🏡
PTT小說網
x
    方運舌戰春雷的聲音猶如狂風席捲大地,上萬妖蠻為之變色,隨後妖蠻們沸反盈天。

    「這個人族太猖狂了!殺死他!」

    「下一批?把我們妖蠻當什麼了?」

    「一起殺了他!」

    「蠢貨,看不出他就是方運嗎?」一個聖子忍不住罵道。

    「方運」二字一出,滿場鴉雀無聲。

    方運在人族是天才,但在妖界幾乎相當於一個魔王!

    區區進士就進入大儒獵殺榜!

    一個人為人族貢獻了極多的傳世戰詩詞!

    是一位詩祖!

    在舉人的時候就與眾聖對賭!

    這才不到幾個月,就逼得眾聖撕破臉皮,寧可遭到兩界之力反噬,也要動用月樹神罰!

    因為妖族主動撕毀對賭協議,妖皇要丟掉一條命,而妖界眾人都知道,妖皇的確曾經獲得過古蟬族的天賦「金蟬脫殼」,但僅僅只有一次機會,這意味方運不動一兵一卒就殺了妖皇一次,連人族半聖都做不到!

    妖蠻兩族雖然憎恨人族,但都尊敬孔聖,現在也有許多妖蠻已經不得不承認,方運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族。

    尤其在相對理智的蠻族部落中,最近一直在流傳同一個觀點:方運雖死猶榮。

    在一些蠻族裡,方運已經成為大人們嚇唬小孩的人族魔王。

    方運止啼。

    「不……不會是他吧?」一個膽小的鼠妖帥的聲音顫抖,竟然準備逃跑。

    「當然是方運!一起殺了他!千萬不能讓他跑了!」

    「他不知道用什麼卑鄙手段殺了獅妄,我獅族與他不共戴天!」

    「誰都別動,我要會一會方運!」一頭聖子虎妖帥大吼一聲,周身竟然燃燒起斑紋霧氣,這是虎族的妖煞。

    眾妖蠻一見虎嗣出馬,全都閉上嘴。

    虎嗣本身天賦不強,但卻一步一步腳踏實地不斷修鍊,現在實力已經與熊寒相當,僅次於死去的獅妄。

    「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殺死獅妄,但在天樹,我必勝!」虎嗣大步奔跑,周身的的斑紋霧氣化為狂風圍繞著他旋轉,形成攻防一體的強大妖煞。

    妖煞極為強大,在他身後的道路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

    在虎嗣奔跑向方運的過程中,眾多妖蠻驚訝地發現,那五百狼妖帥死亡的地方竟然布滿了天葉,足足有上千片。

    方運隨手一招,把天葉收入文宮。

    正向這裡趕來的人族也大為吃驚。

    方運也不做解釋,等待虎嗣前來。

    虎嗣大吼一聲:「方運,你若是個真正的人族,就與我一對一戰鬥,不要用這些戰詩生靈!」

    一些妖蠻忍不住失笑,看來方才的一幕對虎嗣的打擊太大,單個的妖蠻擅長肉搏,妖術不過是輔助,可在方運這種讀書人面前,完全會被人海戰術淹沒。

    「嗯,我便只用普通戰詩與唇槍舌劍。」方運道。

    「好!我不用妖術!」虎嗣兩眼放光,戰意熊熊。

    方運微微閉眼,道:「我新得一首藏鋒詩,虎兄既然如此好戰,便贈與你,或可讓你名垂青史。」

    沒有人發現,方運眼中閃過淡淡的無奈。

    人族與妖蠻都疑惑不解,藏鋒詩都知道,可藏鋒詩與虎嗣的名垂青史有什麼關係。

    人族中的孔德息眼珠一轉,似是想到什麼,欣喜地看著方運。

    方運半蹲下來,以手為筆,才氣凝聚在指甲上充當筆鋒,在巨大的天樹樹葉上開始書寫。

    「幽人枕寶劍,殷殷夜有聲。

    人言劍化龍,直恐有風霆……」

    方運的書法已經進入二境,妙筆生花,就見文字顯現之處,花朵綻放,同時蘊含一境的筆落有聲,所有的人都能聽到。

    人族的進士輕輕點頭,彷彿看到一位隱者正枕著寶劍,在夜裡聽到寶劍突然發出劍鳴,想起有人說過劍能化龍,甚至能引發暴風雷霆,出現大異象。

    「不然憤狂虜,概然思遐征。

    取酒起酹劍,至寶當潛行……」

    那隱者轉念一想,就算寶劍不能引發異象,也應該因為痛恨敵寇妖蠻而慷慨激昂地想要去出征殺敵。隱者急忙起身取了酒,把酒灑在地上祭拜寶劍,並認為真正的至寶應該像隱者一樣隱藏行跡,不要過於張揚。

    「豈無知君者,時來自施行。

    一匣有餘地,胡為鳴不平?」

    等方運寫完最後四句,眾人族進士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最後隱者對寶劍說:『這世間怎麼會沒有人知道你是至寶,等到恰當的實際,自然會讓你殺敵。劍匣比寶劍大很多,還有餘地,為什麼還要發出不平的劍鳴聲?』這首詩,是方運把自己比喻成隱者,把自己的才華比喻成寶劍。」

    「唉……不愧是方鎮國。哪怕面臨月樹神罰,哪怕明知自己現在被壓制,依舊心中有希望,依舊認為自己還能像寶劍一樣殺敵。詩中有些怨氣也是應該的。」

    「此詩……有化龍與雷霆之雄壯,有慷慨為國的悲壯,還有方運因為即將死亡而無法施展才華的怨憤,濃郁的情感躍然眼前,威力必定不凡!」

    「為什麼鳴不平?因為這世間本不平!這天地都應該為方運鳴不平!」一個進士憤怒地低吼。

    「方運有量天之才,怎能屈居劍匣之中!何人知方運!何人知!」

    「你們看,竟然是傳世藏鋒詩!」

    「這寶光,有些大啊……」

    方運以二十里的巨大樹葉為紙作詩,就見一層層寶光籠罩整片二十里長的樹葉。

    原作寶光、首本寶光與傳世寶光三層寶光如同巨大的天幕蓋在眾人頭頂。

    在場的所有人與妖蠻都看傻了,戰詩詞寶光誰都見過,但這麼大的寶光卻前所未有。

    孔德息一翻白眼,道:「我們也曾在巨大樹葉上寫過戰詩詞,可從來沒引發寶光,這個方運簡直處處是故鄉,跑到天樹寫個詩也能引發如此大的異象,難道他是真正的天樹之子?」

    「人族終於出現一首傳世藏鋒戰詩了!之前沒有傳世藏鋒詩,只有少數人可以詩成藏鋒,為自己或他人增強唇槍舌劍,現在不同了。此詩的作用之大,絲毫不亞於喚劍詩!」

    「明日就離開天樹回聖元大陸,一定要學習這首藏鋒詩!」

    隨後,巨大的戰詩寶光凝聚成一團光球,飛入方運的眉心。

    著名大詩人陸遊的《寶劍吟》的力量隨著光球進入文宮,附加在文膽之上。

    虎嗣原本的奔跑速度極快,可在距離方運一里的地方慢了下來。

    虎族聖子虎嗣沒了王者氣概,慚愧地道:「方運,咱們商量一下,你不用唇槍舌劍,我只用一半的氣血,咱們好好切磋,不偷奸耍滑如何?」

    一干人族被這虎族聖子氣笑,許多妖蠻也哈哈大笑嘲笑虎嗣。

    只是熊寒等妖蠻卻面色難看,方運憑藉原本的藏鋒詩就幾乎在同文位無敵,現在方運把自己內心所有的悲憤全部融入此首戰詩,藏鋒的效果可想而知。

    方運的心神已經與此詩相合,根本沒有聽到虎嗣的話,而是望著上空的寶光,眼中流露出淡淡的悲憤之意。

    自己怕是沒有機會出劍了。

    「一匣有餘地,胡為鳴不平?」方運突然張口說出,聲音一個字比一個字響,尤其是最後「鳴不平」三個字,竟然讓方運口舌生雷,驚天動地。

    彷彿整片天地都在問相同的問題,劍匣還有空餘,為什麼還要鳴不平!

    第四重寶光出現在巨大的樹葉之上。

    詩魂寶光!

    《寶劍吟》越居二境!

    在方運重複《寶劍吟》最後一句的時候,真龍古劍從空中飛出。

    當詩魂寶光形成的時候,真龍古劍之上赫然多了一層風與一層雷電,如同詩中所說,劍化真龍引風雷。

    「不……」虎嗣只覺一股天地偉力自真龍古劍中發出,自己渺小的猶如大象面前的螞蟻一樣,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只能本能地大叫。

    「噗……」

    不過眨眼間,真龍古劍刺穿虎嗣的額頭,從身後飛出,徹底捅了一個通透。

    傷口焦黑,被風雷灼燒。

    「怎會如此強……」虎嗣閉上眼,死亡。

    普通藏鋒詩的力量在才氣古劍擊中一次敵人後,會立即消散。

    人族眾多進士與上萬妖蠻一起看著繼續向前飛的真龍古劍,本以為上面的風雷兩種力量會消散,但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上面的力量沒有減弱!

    眾妖蠻遍體生寒。

    藏鋒詩強大之處在於第一擊的力量,異常恐怖,可方運的傳世藏鋒詩卻讓藏鋒詩的力量更上一層樓,讓那恐怖的力量一直存在。

    方運一邊向妖蠻群的方向走,一邊張口念誦喚劍詩《龍劍詩》。

    「寶劍雙蛟龍,雪花照芙蓉……」

    旋即,一柄同樣糾纏著風雷雙重力量的真龍古劍出現在方運身前,一起向妖蠻飛去。

    雙劍藏鋒!

    「諸位妖蠻弟兄,一起上!哪怕一人一道妖術,也能淹死他!」

    「殺啊!先攻擊唇槍舌劍!」

    但在妖蠻攻擊之前,方運身前飛出一卷兵書。

    「瞞天過海」的力量落在第一把真龍古劍之上,眾妖蠻突然失去了攻擊目標。

    「暗渡陳倉」的力量進入第二把真龍古劍之上,就見第二把真龍古劍突然消失不見,隨後出現在妖蠻群中。

    妖蠻炸了。

    「跑啊!」鼠族、鹿族、兔族等等種族轉身就跑。

    但是,逃走的不足三千,剩餘八千妖蠻仍堅守原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