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日方運為了無上文心才高八斗,用了後世的自然圈概念,再配合所知的知識才得到無上文心才高八斗,其功勞足以讓數億妖蠻陷入困境。

    而且才高八斗也只是最初期,以後要提升文位才能獲得更多的才氣。

    現在天樹僅僅在第二層就賜予半顆無上文心,堪稱慷慨。

    有了這半顆一心二用,方運就有極大的機會獲得完整的一心二用。

    迄今為止,人族眾聖除了孔聖和荀子得到完整的一心二用,像司馬相如等天才也都只得到殘缺的。

    孔聖是在編寫六經的時候獲得,而荀子是在悟通「天人相分」聖道后彌補了殘缺的無上文心。

    若是方運真能得到完整的一心二用,等將來封聖,作用之大難以估量,

    「可惜遠水救不了近火……」

    方運神念返迴文宮,仔細觀察,發現文曲星光中多了天樹樹液的氣息,而一心二用文心燈火格外明亮,天樹幼苗也發生變化。

    天樹幼苗原本有三片葉子,現在長到四片。

    第四片葉子上什麼都沒有,只有第三片的幼苗之上有一滴晶瑩剔透的露珠,至今不知道是什麼。

    方運起床,看了看官印,子時四刻,凌晨零點左右。

    雖然天樹樹液讓身體變得更好,但戰鬥那麼久,方運精神還是有些許疲勞。

    方運整理了一下書桌,離開書房。

    夜色深深。

    奴奴正坐在門前,一本正經用左前爪按著硯龜,仰著頭,炯炯有神地望著方運,目光堅定執著,像一位盡忠職守的小衛兵。

    方運莞爾一笑,道:「奴奴真棒!」

    原本還一臉嚴肅的小狐狸立刻咧開嘴傻笑起來,然後用小爪子撓撓頭,鬆開了硯龜,硯龜抓住機會就要跑,奴奴的小爪子立刻落回去,繼續按著硯龜。

    硯龜扭頭瞪了一眼奴奴,無奈地把頭縮回殼裡。

    客房裡,敖煌正輕輕打鼾,在方運走出書房的時候,鼾聲變小,但很快恢復。

    方運看到楊玉環正在她自己的房間里,便回到卧室。

    在床上躺好,方運與以前一樣,在臨睡前回憶今天發生的事情,很快發現自身一些地方的不足,又學到了一些之前忽視的方面或細節。

    不知道過了多久,方運迷迷糊糊睡下,突然聽到房門打開,因為沒有感受到危險,方運並沒有立即清醒。隨後,聽到是楊玉環的腳步聲,方運繼續放心睡下,知道她可能要拿或放什麼東西。

    方運很心安。

    腳步更近,一陣淡淡的香風撲面而來。

    方運依舊心安。

    隨後,床邊響起脫衣服的簌簌聲。

    方運心不安了。

    方運從來不是什麼心無雜念的聖人,也曾有過許多幻想,現在意識到可能的事情即將發生,突然口乾舌燥,不知道如何去做。

    被子掀開,一個順滑如綢緞的身子進入,那身子的心跳聲如擂鼓,呼吸聲如大風。

    方運立刻睜開眼,扭頭看向枕邊人。

    夜色中,楊玉環的眼睛格外美麗,彷彿有一朵朵桃花在眼中盛開。

    楊玉環輕呼一聲,揪起被子蓋住頭,呼吸更加急促。

    方運輕嘆一聲,道:「玉環姐。此次大難,我若能活著回來,便立刻娶你。若一去不回,你還能找個好人家嫁了。可現在……」

    一隻手捂在方運的嘴上。

    「別說了,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可……」

    「相公,給我一個孩子吧……」楊玉環堅定的聲音裡帶著嬌羞。

    方運只覺文膽被徹底擊破,理智全無……

    芙蓉帳暖度**,燕子銜泥濕不妨。

    穿花蝴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

    楚腰纖細掌中輕,弦將手語彈鳴箏。

    小弦切切如私語,園林處處聽新鶯。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吹盡黃沙始到金,化作春泥更護花。

    ……

    雲收雨歇,兩人大汗淋漓,方運一揮手,龍珠賦予他的能力將兩人清潔乾淨。

    楊玉環枕著方運的臂彎,嘴角含著前所未有的甜蜜淺笑,進入睡夢。

    方運正要入睡,隱約間聽到敖煌在說夢話。

    「怎麼會山崩地裂、日月震蕩,嚇死本龍了……」

    方運的笑容僵在臉上,方才竟然忘記用文膽之力隔絕內外。

    「算了……」

    方運把所有的顧慮拋在腦後,閉目沉睡。

    清晨,方運準時清醒,昨夜的鏖戰雖然前所未有,但對身體強於普通妖帥的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哪怕鏖戰一天一夜也能夠讓才氣迅速補充體力。

    楊玉環卻不一樣,哪裡承受的住方運的征伐,至今昏睡。

    方運輕輕起身,發現楊玉環的衣服在椅子上,上面還有飲江貝,於是從飲江貝取出一件防護文寶,然後注入大量才氣持續激發,護住楊玉環,讓她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隨後,方運離開卧室。

    方大牛偷偷豎起大拇指,幾個丫鬟抿著嘴紅著臉低著頭,快步沿著牆根走,年紀大的幾人則嘿嘿直笑。

    敖煌還在打鼾。

    奴奴和每天早上一樣,依舊活蹦亂跳跟小流星玩。

    硯龜孜孜不倦向大門方向爬行,一見方運出來,無聲輕呸,默默地轉身往回爬。

    方大牛快跑過來,道:「昨夜我們已經把您書房裡的東西都收拾好了,選的都是御賜的文房四寶,每一個地方都乾乾淨淨,沒有一點灰塵。車也早早備好,就在門外停著。早飯也準備了您平日里最愛吃的菜,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噹噹。」

    方運點了點頭,看著方大牛。

    幾個月前,方大牛還是一個憨厚老實的普通年輕人,可今日卻有了大管家的氣質,尤其在其他下人面前,多了之前不曾有的威嚴。

    方運臉上沒有絲毫的笑容,道:「大牛哥,我問你,若我死了,你當如何?」

    方大牛數個月沒聽到這個稱呼,身體一顫,仔細看了看方運,認真道:「您走了,夫人還在。她還是方家的主人,我還是方家的管家!」

    「不,玉環姐是玉環姐。」

    「我相信夫人還是會把自己當方家人。」

    方運愣住片刻,喟然一嘆,沒曾想在這方面,方大牛比自己看的更透。

    「嗯,她就是我方家的主人。敖煌!」

    「啊?啊!大清早鬼叫什麼!」敖煌撞門出來,浮在半空中迷迷糊糊看著方運,。

    「幫個忙,誰若搶我妻子楊玉環的方家主人之位,你幫我殺人,殺到你累為止!」

    「哦?哦!本龍明白!明白!本龍怎麼可能會累。嘿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