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清音可好。」一個景國翰林拱手舌綻春雷。

    雷遠鼎的額頭浮現條條青筋,聲音過於陰柔是他最惱火的事情。

    「若敢文戰就來,不敢文戰就滾,徒逞口舌之利的翰林之恥!」

    「只有犬可吠,不許人張嘴?」那翰林面帶微笑,方運一看是在內閣做事的龔議郎,內閣議郎乃是從二品的官職,比侍郎高,比尚書低,負責處理內閣的各種事項,算是內閣的大管家,脾氣不好很難擔任。

    此人乃左相一手提拔,但此刻明知道方運要死卻站出來主動相助,讓許多人敬佩。

    雷遠鼎卻向聖廟內一挑下巴,道:「你可曾去過學海?」

    全場寂靜無聲,龔議郎的笑容僵在臉上。

    龔議郎是同進士出身,說白了就是因為景國或人族有所需要,把一部分原本排名不到的人錄取。

    正規進士根據成績分三甲,即三個等次,學名科甲,科甲之人都有資格從聖廟之內進入學海。而同進士在聖元大陸不屬於三甲之列,乃是甲外進士,不僅不能入學海,除非能到大儒,否則身份始終是個污點,多多少少有些在科甲出身之人面前抬不起頭。

    雷遠鼎當著數萬人的面羞辱「甲外之人」,把許多同進士出身之人也罵了進去。

    方運則微笑舌綻春雷道:「聖廟裡最高之人也不曾去過學海。」換言之是說,孔子也不是科甲出身,畢竟科舉是在孔子封聖之後出現的。

    這次輪到雷遠鼎面色一僵,無言以對,要是再敢說下去,那就是等於在羞辱孔子,他就算狂妄百倍也不敢反駁,一旦被人找到一絲的漏洞,那文名可就毀了。

    在場的同進士們暗暗鬆了口氣,感激地看著方運。

    「我見過你,間接害死我家雷九的方運!」雷遠鼎眯著眼看著方運,周身突然起風,一絲絲鋒銳的氣息向四面八方飛射,但下一刻,聖廟自有力量降下,封住他的所有力量。

    「我只是救之不及。」方運淡然道。

    「若非你搶他之龍氣,他或可逃過一命!」雷遠鼎的聲音更加尖銳。

    「且不說並非我主動搶龍氣,我只問你,登龍台是險地還是蒙童學堂?那是各憑本事爭龍氣的地方,不是穿開襠褲玩過家家的地方!雷九被凶君毒死,你不去蒙家追問真兇,反而來這裡找不相干的人,有辱斯文!」方運毫不客氣指責。

    「凶君那時被邪魔控制,我怎能找他!」

    方運淡然一笑,道:「你敢對文膽發誓?」說完方運轉身,不再理會雷遠鼎。

    雷遠鼎呆立當場,傻子都知道凶君未必完全被那邪龍控制,可這事偏偏不能說。

    許多景國人笑眯眯看著雷遠鼎。

    「會試開始,無關人等後退!」聖院的國考官唐守德一揮手,莫大的力量湧現,把非考生和考官緩緩向後推。

    雷遠鼎大吼道:「那我就在學宮外靜候三日,替你送行!」

    景國眾人大怒,這是當著景國人的面詛咒方運死。

    「何人給你的膽氣辱我景國進士!」李文鷹揮手對著幾百丈外的雷遠鼎遙遙拍下。

    啪地一聲脆響傳遍聖廟,雷遠鼎的臉高高腫起。

    方運默然,心道李文鷹果然不是慣孩子的人,成了大儒更加霸氣。

    「你身為大儒,竟然……」

    「啪!」李文鷹反手又是一巴掌,把雷遠鼎另一側的臉打腫。

    雷遠鼎閉上嘴。

    「你若不服氣,我自縛雙手雙腳,不用出口成章,把才氣和其他方面壓制到翰林的程度,只以唇槍舌劍與你生死文戰。」李文鷹冷冷地看著雷遠鼎。

    雷遠鼎猛吸一口氣就要答應,自己可是雷家之人,孕劍之物遠超李文鷹,而李文鷹不僅要把唇槍舌劍等所有力量壓制在翰林層次,還不用他成名的風雨劍詩,以他的實力,勝算在六成以上!

    但是,雷遠鼎最後緩緩吐出一口氣。

    因為他突然清醒,理論上自己有六成勝算,但前面是李文鷹,哪怕對方壓制力量,自己的實際勝算也不足一成,甚至可以說必輸無疑。

    「今日之仇,在下銘記在心!」雷遠鼎說完瞪了方運一眼,轉身快步離開。

    「隨時恭候復仇。」李文鷹淡然道。

    隨後,會試正式開始,眾考官與考生先祭祀眾聖,隨後就見聖廟上空如噴泉似的噴出大量的木牌,準確地落在每一個人身上,木牌上標註著每個人的考房。

    方運和其他人一樣,向聖廟作揖謝過,然後手持木牌尋找考房。

    和之前的童生、秀才和舉人三試不同,方運在想要尋找考房一剎那,自己就好像獲得了全知全能的視野,視線突然穿過數不清的人群與考房,落在屬於自己的考房中,好像自己被突然吸到那裡似的。

    方運眨了一下眼,發現自己還站在原地,於是根據之前看到的路線前往自己的考房。

    這會試不需要搜身檢查,因為沒有人可以瞞過半聖,也沒有人敢瞞。

    大多數人都默不作聲,只有第一次參與進士試的年輕舉人偶爾小聲嘀咕。

    「進士試的題向來比其他試更難,考了幾百年,三位半聖考官必然挖空心思為難我等。」

    「我在書院里已經押了許多題,聯繫我人族形勢,策論至少可押中一篇,畢竟來來去去就是那些東西。」

    方運點點頭,策論乃是出十道題,除非有聖筆評等在考完之前定下甲等,否則任何人都要從十個題目中選擇三篇題目回答完畢。

    十道題目涉及軍、政、醫、工、農等等十大分類,幾乎每年都會有人押中題目,稍作修改就可當作應試之卷。

    「希望不要出偏門題,希望不要出偏門題……」

    方運聽到附近許多舉人低聲念叨,莞爾一笑。

    走到考房前,方運抬頭看了看天空。

    此時正值冬季,陽光原本很冷,但在聖廟的力量下,每個人都如沐春光,分外舒適。

    方運掃視考房,裡面的擺設很簡單,有桌椅、筆洗與床,但遠比之前的科舉考房更大,看著也更舒適。

    方運打開書箱,慢慢把裡面的文房四寶等物拿出來,最後目光落在兩塊青色的鎮紙上,眼中浮現脈脈溫情。

    當年家裡窮,買不起好的鎮紙,楊玉環就去河邊撿了兩塊青石,磨成筷子長的鎮紙,用以壓著紙張的邊緣。

    每次科舉考試方運都會帶著這一對鎮紙。

    把書箱里該拿出之物放好,方運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除了聖廟內必要的考官,景國所有的大儒與大學士竟然全部腳踏平步青雲,向半聖陳家老宅的方向飛去,甚至還帶著趙紅妝與蒙面女人。

    那蒙面女人手中握著景國國君玉璽。

    方運拋棄私心雜念,繼續閉目養神,連眾聖經典也不去想,只是讓自己的頭腦處於空白狀態。

    方運的嘴角發起一絲微笑,現在的情景就是發獃,年輕時經常會發獃,可自從來了聖元大陸,卻連發獃都忘記了。

    片刻之後,一個聲音在方運心底嘶吼。

    「妖族未滅,怎能甘心!」

    方運的面色一瞬數變,最終深吸一口氣恢復正常。

    不多時,一聲奇異的鐘聲響起,忽遠忽近,隨後,一個莊重威嚴的聲音在所有考生的耳邊響起。

    「秦!」

    方運一愣,接著聽到附近考房傳來許多人的驚呼聲,還有凌亂的桌椅聲,顯然這個題目脫離了眾舉人的預測,隨後所有的雜音都被聖廟的力量壓下。

    方運面色微苦。

    「竟然是一字題,以秦朝的『秦』字為考題,讓我等寫出一篇詩詞歌賦,一篇經義,還有三篇策論。簡直能讓人腦子炸掉!」

    方運立刻回憶科舉輔導類書籍中有關「一字題」的記載,一字題三四十年才出一次,每一次都會讓考生哀嚎遍野。

    科舉是考學生的學問,但學生卻要摸清考官的意圖。題目的文字越多,考官所展現的意圖越明顯,可現在只有一個字,摸清考官意圖那就太難了。

    「秦」可不僅僅是秦始皇繼承併發揚光大的那個秦朝,還包括秦國。

    在秦朝成的五百年前,周平王分封了一個名為『秦』的諸侯國,第一任諸侯乃是秦襄公。

    考生首先就要考慮,是寫秦始皇創立的人族第一皇朝,還是寫歷經五百餘年的秦國,是要歌頌秦國秦朝,還是抨擊秦國秦朝。

    詩詞簡單,只要對得上就行,但經義就難了,因為要在眾聖經典中尋找跟「秦」有關的語句或文章,然後再開始解題。

    一般來說,經義都從孔子編寫的《詩經》《尚書》《禮記》《易經》《春秋》和《樂經》等六經中選取,自己從浩瀚的書海中選取合適的題目,反而要更加慎重。

    至於策論則要自己選取三個題目來闡述秦國的軍政農工禮等各方面,看似自由度大,但卻更加讓人頭疼,因為這種一字題可以說怎麼寫都能圓上,可也要寫好太難了。

    一篇詩詞歌賦、一篇經義和三篇策論,這就要從五個不同的角度來寫「秦」,但偏偏其中又不能有衝突的地方,若是衝突必然降等。

    方運抬頭望天,也不知怎麼的,天空明明很晴朗,方運卻感覺天空有了透明的烏雲。

    那烏雲壓在頭頂,壓在景國,壓在人族之上!

    壓在方運心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