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京城其他地方文膽碎裂聲並不多,但景國學宮、皇宮附近和官員住宅區附近,密密麻麻的文膽碎裂聲或輕微開裂聲宛如鞭炮齊鳴,震得許多人還以為突然過年了。

    文相姜河川站在聖廟前,喟然一嘆。

    「萬民哀嘆送方運,一人碎裂百人膽。當真國士無雙。」

    其餘考官靜靜地站在原地,無不為方運嘆息。

    考房中,方運寫完《阿房宮賦》后,閉目養神。

    《阿房宮賦》在懸浮許久后,慢慢下落。

    寫完詞賦,便是經義。

    經義首重破題,可問題是現在只有「秦」之一字,無題可破,還需要自己給自己出題。

    方運仔細思索,腦海浮現無數涉及「秦」的眾聖經典。《詩經》中有《秦風》,都是秦國一地的詩歌,其中哪怕沒有「秦」字,任何一句也可成為考題。

    《春秋》中涉及秦國歷史,隨便挑出一句也可成題目,至於其他眾聖經典可以入題的語句數不勝數。

    方運眼前只看到無數的文字與語句亂飛,心中毫無頭緒,越來越亂,總覺的這一句不錯,那一句也可,可細想之下,都不好,一定會有更好的。

    方運這才明白一字題的可怕之處,經義考的都是眾聖經典的內容,都是實打實的聖道,哪怕考場的舉人文位低下,不能觸及聖道核心,可本質上依舊是與聖道相連。

    若是有固定的經義考題,那考生只要思考一個道理,涉及的也只是一條聖道,可現在是一字題,涉及與「秦」有關的所有聖道,都要去一條一條思考,那所耗的精力簡直駭人。

    「若是有選擇困難症之人參與此次會試,怕是淚灑考房。」

    方運正想著,就見前方有一個舉人沮喪地低著頭,慢慢向考房外走去。

    方運仔細看了一眼,這人舉人服十分新,看來是去年新晉的舉人,文膽不固,必然是因為要選題目太多思維混亂,導致追尋聖道之心動搖,引發文膽震動,不得不離開考場。

    方運心中警惕,不再深入思考那些與「秦」相關的考題,而是學科舉輔導書籍上的方法,用筆把適合自己的題目一一列出來,轉化為文字,用眼觀而不是用頭腦去思考,最大可能避免思維混亂。

    會試是進士試的第一試,更可能是最後一次考試,方運沒有絲毫的馬虎,從《詩經》《尚書》《論語》等書籍把適合自己的題目一一列出,足足列了兩百三十三道題目。

    「渭陽。」

    「晨風。」

    「黃鳥。」

    「車鄰。」

    「秋,築台於秦。」

    「晉侯及秦伯戰於韓。」

    「秦誓。」

    「四飯缺適秦。」

    ……

    等寫完兩百三十三道題目,方運露出無奈之色,想選一個適合且有信心拿甲等的題目太難了。

    午間時分,一聲柔和的鐘聲響起,方運抬頭,就見一個大瓷盤自天而將,瓷盤裡有熱乎乎的飯菜,這是進士試與舉人試不同的地方之一。

    方運吃完午飯,休息片刻,開始慢慢回憶曾經看到的經義輔導類書籍,然後開始慢慢回憶從秦國建國開始一直到秦朝結束的歷史。

    會試足有三天,在寫完《阿房宮賦》之後還有大半天的時間,方運也不著急,慢慢複習秦史。

    一直到深夜,方運也沒有決定寫什麼,於是乾脆上床睡覺。

    臨睡前,方運還在猶豫,半夢半醒之際,方運突然想通一件事。

    「既然自題自考,何必去在乎考官意圖?書寫我應書寫之經義即可!」

    方運想通一切,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方運吃完早餐,再一次閱讀那兩百三十三道題目,手持毛筆,劃掉一個又一個,但最後還剩三十餘題目。

    方運開始第二輪篩選,看到「黃鳥」二字的時候,不由得想起舉人試的時候經義考過《詩經?玄鳥》中的語句。

    《玄鳥》一詩是讚美商朝氣象,而《黃鳥》一詩則是譏諷秦國的。

    《詩經?黃鳥》涉及到一個典故,秦穆公臨死前,曾與臣子喝酒,喝到酣暢處,便說要與群臣同生共死,而當時秦國三位姓「子車」的大臣答應與秦穆公同生共死。

    這三位大臣是出名的良臣,正是在三人的輔佐下,秦穆公才放棄爭霸中原,為秦國向西開疆擴土,為日後的秦國打下堅實的基礎。

    秦穆公死後,三位良臣連同一百七十四人,一起為秦穆公陪葬。

    此事並非是簡單的殉葬,無論是秦穆公在玩狡兔死走狗烹的把戲,還是因為下一任秦康公怕重臣奪權,都導致三位良臣死亡,於是有秦人作詩《黃鳥》,哀悼子車三良臣,抨擊秦穆公殘暴。

    但是,方運身為現代人,心中想的不僅是殉葬的三位良臣,還想到了那一百七十四人。

    聖元大陸雖然已經不是奴隸制,但仍然有賣身契之類的存在,而且至今有殉葬制度,夫死妻子陪葬,主死僕從陪葬,除了讀書人有權不陪葬,幾乎沒有人可以反抗殉葬制度。

    聖元大陸歷史上有許多人反對殉葬制度,許多開明讀書人也不再實行殉葬,但殉葬之事時有發生,尤其是為了謀奪親族家產。

    方運想到這裡,心中一顫。

    自己一旦死亡,必然會被封虛聖,那方家就是虛聖家族,哪怕自己沒有子嗣,景國皇室也會從他的侄子中選一人繼承虛聖家族。

    現在大量的寶物財物都在楊玉環手中,方家人不敢明著害楊玉環,但萬一有人見財起意,暗地裡用手段逼迫或刺激楊玉環自殺殉葬,這不是方運所願意看到的。

    但是,葬禮制度乃是「禮」,而殉葬也是「禮」的一環,雖然許多開明的讀書人不再實行殉葬,但卻沒有一個地位很高的人呼籲廢除殉葬制度,最多是私下表示,沒有形成文章。

    「就算是為了最後一次相助玉環,我也應該呼籲廢除慘無人道的殉葬制度,更何況,我本就厭惡這種『惡禮』!人之將死,豈能畏首畏尾!我眼觀人族大勢,廢除殉葬是乃大勢所趨,這種不人道的『禮』,無人出手,那我便來親自將其粉碎!」

    但是,在提筆的一瞬間,方運猶豫了,因為方運想到孔子的一句名言,而這句名言是亞聖孟子口述。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此句一直有歧義,無論是支持殉葬還是反對殉葬之人,都可以用孔聖這話來證明自己是對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