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邊境,一支百人的人族巡邏隊伍正與三十餘強壯的蠻族廝殺,戰鬥正酣,天地大暗,神罰降臨。

    所有的蠻族突然雙膝一軟,匍匐在地,面朝神罰之矛跪拜,全身瑟瑟發抖。

    人族士兵驚駭望天,相互看了看,大都緩緩後退,唯獨一人以長矛刺穿一頭牛蠻人的頸部。

    鮮血汩汩流出,牛蠻人至死沒有反抗。

    但是,那刺死蠻族的士兵突然雙目通紅,調轉長矛猛刺自己雙腿,刺了多下才清醒,低頭一看,血流如注,傷**錯,兩腿怕是保不住了。

    「有古怪,快走!」其餘人抬著受傷的士兵快步離開。

    武國,奴直部落。

    這裡居住著許許多多被人族馴化的妖蠻,在神罰之矛降臨之時,絕大多數妖蠻身體發軟,跪伏在地,心神完全被血脈深處的恐懼支配。

    但是,有上千剛剛被馴化的妖蠻突然發瘋,展開大肆屠殺。

    天空一頁大儒真文輕輕一動,一個金色的「殺」字飛出,所有發瘋的妖蠻突然頭顱斷裂,徹底死亡。

    但是,那大儒真文隨後被無形的力量撕碎,化為點點金光沙礫散落。

    啟國,素來以人族第一大國自居。

    明水鎮中,一個多年舉人試不中的秀才突然走出家門,以紙上談兵書寫《荊軻刺秦歌》,喚出一個煙霧刺客,見人便殺。

    「殺!殺光你們!都是因為你們,我才沒有中舉!人族不公,天地不公,我要逆種!殺光你們……」

    ……

    神罰降臨,十國各地怪事頻發,聖廟周圍的怪事被迅速鎮壓,但遠離聖廟的怪事卻無法阻止。

    四海之中,大量的魚蝦蟹等水族化為妖類,本能地向聖元大陸遊去,要展開一番屠殺。

    「滾!少招惹龍族,不然本聖去妖界屠滅百萬里!」

    東海龍聖一聲大吼,一股蒼黃龍氣直衝雲霄,宛如一根天柱直直撞在神罰之矛上,讓神罰之矛的雷霆暗了一分。

    「我這把老骨頭就幫到這裡了,唉,你要是生為龍族多好……」

    不止景國,整座聖元大陸的上空都被巨大的黑色漩渦籠罩,明明應該是陽光明媚的清晨,卻宛若深夜。

    天空中最亮的不是煌煌大日,而是一支不知長几萬里的雷霆之矛。

    那神罰之矛威勢無雙,在這一刻甚至壓過文曲星。

    直到這個時候,各地的讀書人才意識到月樹神罰降臨,才意識到妖族眾聖已經對方運下手。

    億萬民眾哀嘆。

    考房中,方運勉強吃完早飯,身體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全身的力氣都好像被抽干。

    方運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雙手正在慢慢變得乾燥,好似壽命在流失。

    哪怕神罰之矛還不曾完全降臨,哪怕還沒有正式攻擊!

    方運這才意識到月樹神罰的恐怖,已經超越了普通力量的範疇,甚至達到傳說中「天命」的層次。

    「我當如何?」

    方運思索良久,發現自己毫無辦法,只得長嘆一聲。

    「既然無法改變一切,那我就認認真真走完最後這段時光,寫完最後的策論,完成會試!」

    方運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雜念,開始思索策論。

    妖界中心,大半個神罰之矛進入虛空裂痕中,只剩下末端還遺留在妖界中。

    體長百丈的黃金雄獅突然睜開眼睛,目光中有星月碎滅,一股澎湃的大聖凶威如海嘯爆發,傳遍百萬里。

    「人族方運,當誅!」

    獅族大聖的獅吼傳遍全妖界,隨後他周身浮現奇異的幻境,體內的聖力如潮水般湧出。

    與此同時,數十妖聖瘋狂把聖力注入月樹,四道雷霆長河猛地暴漲,把最後的力量注入神罰之矛中。

    獲得最後的助力,神罰之矛終於完全進入虛空裂縫。

    完整的神罰之矛虛影出現在聖元大陸上空。

    萬丈神兵指下,滅世凶威暴增萬倍!

    人族億萬眾生驚慌失措,數不清的人嚇破了膽子,數不清的孩童嚎啕大哭,數以十萬的人被活活嚇死。

    方運發現自己的皮膚已經不是乾燥,而是接近乾枯。

    「再不寫,就沒機會,沒機會了……」方運雙目有些失神,不斷喃喃自語。

    方運的文宮之中,群星輝耀,文膽不斷散發出文膽之力抵擋神罰之矛的天命氣息,四道才氣正在緩緩消耗。

    真龍古劍兀自輕顫,似是要與神罰之矛決一死戰。

    「轟……」

    一道震耳欲聾的雷鳴聲自神罰之矛的矛尖爆出,瞬間透過聖元大陸、穿過妖界,傳遞到萬界。

    這是神罰之矛在耀武揚威!

    這是妖蠻宣揚自己的武力!

    但是,在這聲音出現的同時,聖院上空突然爆出一團光芒,不過一瞬間,那光芒出現在神罰之矛的一側。

    這一刻,億萬人族抬頭望天,都看到那是一支筆。

    而許多讀書人認出來,那是東聖王驚龍的驚龍筆。

    驚龍筆后閃爍著渾天儀形成的天演星路,若無天演星路,哪怕半聖也無法把握神罰之矛的實際位置。

    「東聖要做什麼?」

    驚龍筆燃燒!

    半聖王驚龍最強的半聖文寶徹底燃燒,力量節節暴增。

    神罰之矛似乎感到威脅,正要滅殺驚龍筆,一位老人手持一把刻刀,出現在神罰之矛萬里之外。

    那老人握著刻刀輕輕一劃,萬里銀光迸射而出,猶如銀河橫掃天空,掠過神罰之矛的中間位置。

    一道缺口赫然出現在神罰之矛上,裂痕中噴發出無窮的電漿,如同瀑布灑落。

    一些讀書人認出來,那老人乃孔家家主,而唯一有如此力量的刻刀,自然是名為「春秋筆」的聖物。

    後世之人已然忘記,在有毛筆之前,讀書人是用刀來刻字,以利器書寫,每一道筆畫都是一個招式,每一個文字都是一次戰鬥!

    孔聖筆削春秋,不僅僅是改正,而是真的用刻刀之筆削平木簡,重新刻字。

    驚龍筆已經徹底融化,化為筆狀的金色火焰,狠狠點在神罰之矛的缺口處。

    「砰……」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過後,神罰之矛竟然被生生截斷!

    驚龍筆吞下半截神罰之矛的矛桿,雷火交融,直向蠻族的領地飛去。

    在驚龍筆之後,是天演星路,在驚龍筆之前,是《海島算經》所化的術數鎖鏈。

    直到這一刻,人族的讀書人才明白之前眾聖們在準備什麼。

    妖界,妖蠻眾聖齊聲大吼!

    獅族大聖哇地吐出一口黃金之血,落入萬亡山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