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元大陸,有草蠻、林蠻與沙蠻共三蠻。

    在王驚龍截斷神罰之矛后,林蠻的兩尊蠻聖與沙蠻的一尊妖聖同時升空,宛如流星全力向西北方的草蠻趕去,但是,在他們飛行的路上,陸續有半聖文寶出現,將他們攔截。

    草蠻位於聖元大陸北方,乃是數不清蠻族和妖族的統稱,共有兩尊蠻聖和一尊妖聖,在三蠻中實力最強。

    牛蠻聖與狼蠻聖位於草蠻聖地「蠻聖廟」,而一頭狼聖則位於偏東的草原。

    東方的草原,一尊頭頂彎月的巨狼發出憤怒且凄厲的喊聲,腳踏滾滾風雷,以極快的速度飛向蠻聖廟。

    巨狼身形如山,周身聖力如雲,凶威蓋世,所過之處風雨大作。

    巨狼頭頂彎月散發著淡淡的清光,充滿柔和寧靜的氣息,與巨狼眼中的殺意格格不入。

    巨狼的前方,出現一個腳踏白雲的藍衫老人。

    藍衫老人瘦弱至極,如風燭殘年、行將就木,但他站在那裡卻猶如一尊巨人,肩扛蒼穹,身鎮大地。

    他身前,狼戮嘶吼,風雲變化,他身後,無天無地,無空無雲,唯有他的影子。

    「陳觀海!上次被我擊傷,此次你想隕落嗎?滾!」巨狼喝罵一聲,千里元氣化為一隻狼族巨爪,拍向陳觀海。

    陳觀海的左拳放在嘴邊,輕輕咳嗽一聲,然後才抬頭看那巨爪,微微張嘴,一把湛藍色的聖道古劍衝天而起,古劍之後,自成滄海。

    陳觀海從吞海貝中拿出整整五件耀眼奪目的半聖文寶,低聲道:「文寶多就是好啊,可惜不是我的。挑哪件呢?先選這方筆架吧。」說著把一件白玉筆架扔了出去,那筆架瞬間化為一座玉山,灑落青光,形成無數的光芒鎖鏈,困住狼戮。

    「陳觀海!你若放我前去,我便命草蠻百年內不攻景國!你若不放我前往,神罰結束,我當聖駕親征,滅你景國億萬子民!」

    「狼戮,我可是在救你,你不要狼咬陳觀海,不識好人心……咳咳咳……」陳觀海說著又咳嗽起來,臉上的皺紋似乎又深了一分,布滿老年斑的左手顫抖的更厲害。

    「讓開!」狼戮掙脫鎖鏈,就要繞過陳觀海。

    陳觀海又拋出一方鎮紙,鎮紙瞬間化為百里長的巨石,壓得狼戮動彈不得。

    「陳觀海!兩聖若亡,我必殺上景國京城,滅你十族!」狼戮繼續嘶吼,頭頂彎月由月白色漸漸變成淡紅。

    「哦,我等著。」陳觀海再次咳嗽,眼眉低垂,臉上的老年斑越發清晰。

    突然,狼戮仰頭望向西北的蠻聖廟方向。

    一道被火焰包裹的千丈雷光猶如一條長長的彗星出現在草原的上空,一股冰冷狂暴的氣息掠過萬里草原,草原上的每一個生靈都為之顫抖。

    許多的蠻王妖王絕望地看著半截神罰之矛,此物若落在草原,億萬草蠻將盡數滅絕!

    「人族賊子!」牛蠻聖大喝一聲,與狼蠻聖齊齊升空,兩聖攜帶蠻聖廟凝聚千年的力量、妖界賜予的寶物和大聖之血,周身纏繞的兩道金光迎向半截神罰之矛。

    轟……

    虛空崩裂,萬物成灰,一道遠比太陽耀眼無數倍的光芒在草原的上空出現,散發出一片片無形的死亡光線,滅殺數百里內的大量妖蠻。

    一環碩大的衝擊波猶如雪崩一樣向四面八方滾去,掀起數尺高的泥土,翻開大地,形成前所未有的沙塵暴。

    上千萬妖蠻死於神罰之矛爆炸形成的光芒與衝擊波。

    「人奴!我等與你們勢不兩立!」

    死亡之光暗淡,兩尊身體殘缺的蠻聖懸浮在半空,妖界賜予他們的寶物和大聖之血徹底化為烏有。

    突然,三具蠻族屍體站起,化為三位老人。

    三位老人原本毫無特殊之處,但突然齊齊張口,三道形色各異的聖道古劍飛出,同時跟隨的還有三件半聖文寶,最後還有三點形狀各不同的光芒。

    比之前更絢爛的光芒在天空爆發,更響亮的轟鳴傳遍四方。

    第二輪毀滅草原的沙塵暴向四面八方席捲。

    三位老人收回各自之物,一言不發,轉身離開。

    光芒散去,天空空無一物。

    片刻之後,萬里生雲,血雨瓢潑,萬靈慟哭。

    半聖隕落,天地同悲。

    還是兩尊。

    數以千萬計的蠻族一邊咳血一邊大哭,數十萬妖蠻自殺殉葬,數百萬妖蠻向更北的方向逃亡。

    「陳觀海!待到天懸半月,我狼戮必讓景國雞犬不留,焦土萬里!」

    「嗯,我等著……」

    兩個聲音飄飄渺渺,消散不見。

    三位老人與陳觀海匯合,一起望著景國京城的方向。

    「開始了……」

    「惜哉……」

    「貓哭耗子!」

    半截矛桿被東聖王驚龍以半聖文寶為代價截走,剩下的只能稱之為神罰斷矛,但其威能遠在落入蠻族的半截矛桿之上。

    神罰斷矛在斷裂后陷入短暫的混亂,但很快輕輕一振,直直落下。

    斷矛過處,時空扭曲,虛空碎裂,留下黑漆漆的裂痕和刺耳的聲音。神罰斷矛自身卻越來越小,組成斷矛的雷霆越來越凝實,甚至有雷霆化金屬的趨勢。

    在神罰斷矛下落的過程,一道道奇異的神光從十國各地眾聖世家的祖宅中飛出,形成莫大的力量阻攔神罰斷矛。

    神罰斷矛因為被攻擊不斷爆出火光電漿,光芒也逐漸暗淡,但始終不改路徑。

    整座京城突然輕輕一動,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罩籠罩上空,七頁半聖真文懸浮在聖廟上空,散發著宏大無盡的氣息。

    景國眾多讀書人喜極而泣,原來眾聖世家與景國皇室一直沒有放棄方運,景國竟然在此刻動用了最終力量,這可是為了抗擊妖蠻眾聖而儲存多年的力量。

    一道道聖力在光罩中若隱若現,只等神罰斷矛落下。

    左相府,書房外的庭院中。

    計知白哈哈一笑,道:「恩師,太后當真是婦人之仁!竟然動用『聖道守御』!一旦用出,十年方可再次使用,聖道守御針對半聖自然有一戰之力,但在神罰斷矛之前堅持不了三息!恩師,只要方運死去,您就可以藉此抨擊太后失德!」

    「靜觀其變。」柳山抬頭望著天空。

    神罰斷矛猶如一團火焰,而各地眾聖世家飛來的力量簡直如同飛蛾。

    這些飛蛾讓神罰斷矛的力量一直在削弱,但剩下的力量卻依然可以毀滅萬物。

    方運的呼吸突然加重,只覺全身劇痛,皮膚表面裂開,絲絲鮮血向外流淌。

    神罰斷矛越近,方運承受的壓迫力越強。

    不要說神罰之矛的攻擊,看目前的趨勢,在神罰斷矛碰到方運之前,方運就會被神罰之矛的天命之力與神罰氣息徹底殺死。

    方運死死地咬著牙,始終挺直脊樑,高高抬著頭顱。

    方運一開始驚恐,後來迷茫,之後慢慢清醒,而現在,方運的目光中帶著少許蔑視。

    「集眾聖之力,也不過換我一命而已!」

    突然,一卷書卷展開,出現在神罰斷矛之下。

    「韓家還賬。」一個聲音傳遍景國。

    一股遠比十國國運更凝練、更堅實、更廣袤的皇道國運氣息顯現。

    景國學宮中,一個進士忍不住興奮地叫起來:「那是秦始皇泰山封禪書!人族第一始皇帝與人族第一帝國之力量!」

    「有了此物,方運生還的可能又多了一成!」

    就見那《封禪書》化為一座千丈高的泰山虛影,泰山虛影之巔,一位身穿龍袍的帝王在封禪。

    封為拜天,禪為祭地。

    萬古第一帝王祭拜天地,自有天命!

    當日方運在聖墟中獲得《韓非子》的一卷半聖污文,要了飲江貝為前期報酬然後交給韓家,而韓家曾說若找不到適合的半聖真文,便用這卷《秦始皇泰山封禪書》交換,可方運當時拒絕,就是因為《封禪書》中蘊含極少見的天命之力,太過珍貴。

    神罰斷矛之中同樣有天命。

    兩物相撞,神罰斷矛穿透泰山虛影,但是,斷矛生生縮減一半,光芒大為暗淡。

    景國眾人原本無比絕望,可看到這一幕又心生希望。

    神罰斷矛繼續下落,速度突然又是一減,如臨大敵。

    十三點光芒出現在神罰斷矛之下,隨後十三點光芒凝聚成一把聖道之劍。

    劍身有枯血,劍刃有銹斑,劍柄有屍骨。

    劍身一震,一片比海嘯席捲、比山嶽崩塌、比電閃雷鳴更加嘹亮、更加雄壯、更加熱血的吼聲響起。

    軍魂聖音!

    更為可怕的是,這軍魂聖音還引動了億萬人族民心!

    所有仰頭之人彷彿有種錯覺,在這一刻,數億士兵組成錐形大陣,捨生忘死迎向神罰斷矛。

    一直下降從未停頓的神罰斷矛終於出現短暫的停頓,矛尖的光芒又暗淡了整整三成,而兵道聖劍僅僅是裂而不碎,依舊頂著神罰斷矛。

    但是,一聲奇異的虎吼聲突然自神罰斷矛處發出,粉碎《孫子兵法》形成的兵道之劍,聲傳聖元大陸。

    上到半聖,下到蟲豸,在聽到虎吼的一瞬間,頭腦一片空白,失去了靈魂。

    短暫的失神之後,濃濃的絕望籠罩著景國的讀書人。

    「那……那是什麼力量?」

    「怕是亞聖之上,相當於人族聖人的……祖神之力!」

    「天滅我人族啊!為何月樹神罰中蘊含祖神之力!」

    「我懂了!徹底懂了!妖界那道祖神神諭,就是為方運而來!就是要殺方運!」

    「完了……」

    就在此時,一道龍吟聲自方運的文宮中傳出,瞬間傳遍諸天萬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