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惡啊!一代詩祖即將隕落,我等卻無能為力,可嘆!可恨!可悲!」掌院大學士郭子通連連嘆息。

    「唉……方運此篇策論雖剛剛書寫,可那才氣氣息簡直如長江一泄千里,滔滔不絕,隱然有歷史長河之風!若不出意外,他必成半聖,甚至可能獲封亞聖!怎奈……唉……」

    「咦?才氣增長減慢了,難道被神罰影響?可惡的妖蠻!」

    姜河川看了一眼快要落到京城上空的妖月之矛,又望向方運所在的方向,道:「不,方運有二境文膽,此刻妖月之矛縱然對他有所影響,也不至如此。若我所料不錯,是此篇策論涉及聖道,方運的文位不足以完成,正在消耗才氣,現在才氣恐怕接近枯竭。」

    「進士策論涉及聖道,也只有景國之人如此相信方運。」一個聖殿來的考官道。

    大儒唐守德瞥了那考官一眼,道:「我曾看過方運那篇經義《非禮之禮》,文中已經涉及聖道,只是方運巧妙避開。至於他在舉人試上的策論,被虹光接走,我都沒資格看,想來,那篇策論也與聖道有關。若是此篇策論如河川兄所說,不足為奇,畢竟他叫方運。另外,我不是景國人。」

    那翰林考官頓時面紅耳赤,低下頭,不敢反駁。

    考房中,方運額頭出現密密麻麻的汗水,他曾吃過多顆龍珠,此刻卻毫無效果。

    體內才氣越來越稀少,哪怕有微型文曲星、文宮星辰與文心燈火等多種力量幫助才氣恢復,也依舊入不敷出。

    才氣不足,方運只覺手中的毛筆重若千鈞,隨時可能掉落。

    方運書寫文字的速度越來越慢,正在寫「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已經寫到第二個火字,但是,慢到極點,至少要用一刻鐘才能寫完。

    一刻鐘后,神罰必然結束。

    「唉……」

    方運長嘆一聲,終於停筆,卻聽到耳邊有人說話。

    「方小友,此文不易一字,氣象沖霄,為何停筆?」

    方運疑惑不解,這裡可是考房,連考官都只能站在門外,何人敢進考房?於是轉頭向右側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方運差點把手中的筆扔出去,甚至本能地張口吐唇槍舌劍自保。

    就見眼前站著一個透明的人影,此人高冠儒服,漢風古意,不穿文位服,無法分辨是何人,方運本能地把他當成鬼!

    若非有文膽在,方運非得嚇出心臟病來不可。

    若非讀書人不便講髒話,方運非罵出來不可。

    就算這老者慈眉善目,可有這麼嚇人的嗎!

    真龍古劍本要飛出,但一股浩然堂皇的力量降臨,方運只覺那力量籠罩身體,深入身體每一個部分,不僅阻止了唇槍舌劍,甚至讓自己的才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眨眼間滿溢。

    「繼續寫。」老者微笑。

    「哦。」老者身上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溫和卻又浩然,方運原本的驚恐如同被春風掃過,一絲不剩。

    方運默默地書寫,才氣消耗極快,但只要才氣煙柱消耗到一半的時候,那力量必然再度降臨,讓才氣恢復。

    從第三段開始,才氣的消耗堪稱恐怖,幾乎是一個字消耗六寸高的才氣煙柱!換言之,一個巔峰進士連兩個字都寫不完。

    方運一邊寫,一邊回憶老者的面容,一開始還有些模糊,片刻後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想起此人是誰!

    此人的雕像就供奉在景國學宮的聖廟之內!

    方運心跳猛地加快。

    「那位……不是賈誼賈長沙嗎?不是寫《過秦論》的半聖嗎?不是漢賦四大家之一的賈聖嗎?不是聖隕了嗎?賈誼聖魂降臨了?」

    方運腦子裡一連串的問號。

    幸好二境的文膽極強,哪怕方運心神震動,文膽之力也能讓方運本能地繼續書寫,並輕鳴一聲提醒不要分神。

    方運深吸一口氣,穩住心神,開始認認真真寫。

    寫第四段開始,方運雖然才氣充沛,但速度明顯更慢。

    倒峰山上,聖院之中,眾聖殿內,眾聖雕像浮現極淡的光芒,淡到雕像前的三位半聖考官都沒有發覺。

    三位半聖考官原本眼觀十國進士考場,但此刻眼中卻只有妖月之矛自天而降的場面。

    「祖神虎嘯為何出手,令人費解。」

    蜀國半聖米奉典緩緩道:「妖界祖神以分身殺之,祖龍以真靈保之,方運自重於泰山!前人曾言,一道祖神神諭,價比半人族!方運若亡,等若人族毀半族。」

    「奉典兄言重了。方運此子當有亞聖之資,但若我人族舉聖院之力加護,妖蠻眾聖必休養一年而後傾巢而出,發動第二次兩界山之戰。哪怕龍族再度救援,結局也是我人族損失多位半聖。到那時,只要妖界再有兩尊大聖回歸,兩界山必然失守!」

    「方運或許價值半人族,但終究不抵全人族!」

    「罷了。明日會試結束,我去方家弔唁。」

    「咦!」

    三位半聖突然齊齊發出訝異之聲,望向妖月之矛下面的方運考房。

    左相府中。

    柳山與計知白仰頭望著天空。

    左相原本面色陰鷙,但此刻神色緩和,嘴角甚至有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

    計知白長長鬆了口氣,道:「結束了。末日大帝力量降臨,別說龍族,哪怕眾聖都沒有絲毫對抗之心。可惜方運辛辛苦苦十餘年,終究化作塵土。」

    柳山道:「方運終究是我人族之方運,明日你我前去他的靈堂,各隨百兩紋銀,以謝他為人族之功。」

    「方運意圖置您於死地,您卻毫不怪罪,真乃胸懷寬廣,我輩楷模。」計知白順手一個馬屁拍過去。

    柳山冷哼一聲,似是不滿學生的阿諛,道:「方運已死,你戲要做足,唯有你能擔任景國青年表率。」

    「學生知道!」計知白只覺全身火熱。

    「待宗聖功成,我……咦?」

    柳山猛地轉頭望向考房的方向,計知白也面露驚容。

    東海龍宮。

    「龍聖爺爺,難道您就不能救下方運?」龍族公主敖雨薇的聲音在龍宮中回蕩。

    「救不了。救他,得把我這條老命搭上。」

    「難道祖龍遺留的力量也不行?」

    「荒唐!祖龍遺訓豈能更改?雨薇啊,不是我……呃?」

    四海龍宮,眾多龍族齊齊望向景國學宮的考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