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界。

    所有妖聖蠻聖齊聚眾聖樹,開懷暢飲,猴族半聖甚至拿出絕世珍釀猴神酒。

    哪怕妖蠻眾聖各個身高几十丈,最多也只能喝人族拳頭大的一杯。

    在眾聖樹的中心,有一面黃銅古鏡,古鏡散發著青色光芒,交織成景國京城的景象,分毫畢現。

    「哈哈哈哈……此等心頭大患,定然要斬草除根!這才是我妖蠻的一貫做法!」

    「方運在聖墟與登龍台中殺我兩代精英,若是讓他成長下去,不知多少妖蠻死於他手!」

    「只是沒曾想虎嘯神上會為殺方運頒布神諭、降臨分身。」

    「妖皇倒也乾脆。」

    「只可惜違背契約,太古星河支流將成人族之物。」

    「人族哪裡懂太古星河之妙,就當寄存在那裡,待攻破兩界山,我等親自前去。」

    「少喝點。獅尊陛下正在妖界中心看守,避免異族或古妖趁機通過虛空裂縫偷入妖界,要給他多留些猴神酒。」

    「說的是,一定要讓獅尊陛下暢飲。」

    「哈哈哈……呃……」

    妖蠻眾聖彷彿被突然掐住脖子,齊齊望著古鏡投射出的景象。

    在方運寫完《六國論》第四段的時候,文章噴湧出的才氣已經超過五尺!

    策論傳天下!

    與此同時,《六國論》顯現出第二異象。

    史道石門。

    一座高達百里的巨大石門出現在天空,門檻就在考房之上,門楣抵住高空的妖月之矛。

    哪怕強如末日大帝的虛影,都被這巨大石門遮住一部分。

    無論是在聖元大陸還是妖界,無論在東西南北還是上下方向,所有看到史道石門的人都感到這石門面向自己。

    這石門由門框與兩面石門組成,石門緊緊咬合在一起,門上各有一個龍頭叼著青銅門環,形成連國君都不能用的龍首銜環。

    石門之上面坑坑窪窪,若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兩面門的中心位置,是聖元大陸的山河地理圖,而門框之上則是夜空星辰圖。

    但是,聖元大陸的山河地理圖只佔兩面石門的五分之一,石門的其餘部分雜亂無章,看上去就是普通岩石的表面。

    「轟隆隆……」

    兩扇門緩緩打開,發出沉悶厚重的聲響。

    妖月之矛的矛尖扎在門楣之上,爆出燦爛的火光,但卻不能讓史道石門動搖分毫。

    史道石門如億萬年前就屹立在那裡,萬古不滅,萬世永存,沒有任何力量可以讓其改變。

    「嗡……」

    妖月之矛彷彿怒了,天空那巨大的黑色漩渦突然加速旋轉,一道雷霆從漩渦中心劈下,落在妖月之矛上,讓妖月之矛光華大作,力量倍增。

    但,史道石門依舊紋絲不動,只有兩扇門在緩緩打開。

    在兩扇門徹底打開后,一座半透明的巨大城市從石門中飛出。

    「古邯鄲城……」

    許多人族讀書人認了出來。

    那巨大城市完全離開石門后,一聲嬰兒的啼哭響徹天地。

    「哇……」

    眾人看到,碩大的邯鄲城快速變形,化為一間巨大的屋子,屋子之中有婦人生產,接生婆正抱著剛出生的嬰兒。

    沒有誰解說,許多人甚至也沒有思考,但看到這一幕的人,都自然而然知道一件事。

    千古第一帝王秦始皇誕生!

    隨後,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光影從史道石門中飛出,這些光影以秦始皇嬴政的年齡為線,陸續演義六國與秦國發生的重要事件。

    正是秦始皇出生的這一年,秦國攻趙,兵圍邯鄲,而信陵君竊符救趙,解邯鄲之圍。

    三年後,秦昭王滅周,文王世家正式退出統治地位,退回月亮之上。

    十年後,秦始皇之父秦庄王繼位秦王,雜家之祖呂不韋擔任秦國宰相。

    再之後,韓非子入秦,呂不韋封聖,法家內爭,荊軻刺秦,王翦滅楚……

    直到秦國一統天下。

    在史道石門出現秦始皇泰山封禪之後,大門徐徐關上。

    「轟……」

    史道石門慢慢消散在空中,待完全消失眾人才如夢初醒,明明感覺過了數年之久,可實際上,僅僅過了幾息的時間。

    妖月之矛再度下降,越來越小,開始加速。

    妖界的妖蠻眾聖鬆了口氣。

    「不過如此……」

    左相府中。

    「原來是虛晃一槍。」計知白低聲道。

    景國聖廟前。

    一位考官低聲問:「方運還有救嗎?」

    「或許有,或許無。」

    所有史家讀書人卻異常興奮。

    普通讀書人看史道石門僅僅是加深記憶,等於重新深刻學習了一遍秦滅六國的經過。

    但對能夠把史書化為力量的史家讀書人來說,看到史道石門的作用絲毫不下於多上一次書山!

    史道石門便是史家讀書人的印記!

    許多仇視方運的人突然在心底咒罵,方運送了史家一份大禮,若是方運死了,再公正的史家也會用盡讚美之詞,方運哪怕犯下滔天大罪,只要沒有逆種,他們都會一筆帶過。

    後世若有人追究方運的罪責,必然會被歷史長河的力量阻攔,徹底失敗。

    這就是筆削春秋,書定歷史!

    突然,天空一個妖語爆響。

    「滅!」

    他人不知,但眾聖卻都聽出來,這是獅族大聖的聲音!

    那妖月之矛突然加速,眨眼間擊中京城的、聖道守御形成的光罩,七頁半聖真文疊在一起,形成強大的力量抵擋妖月之矛。

    「咔嚓……」

    一息之後,聖道守御裂開。

    兩息之後,矛尖穿透聖道守御。

    三息,聖道守御炸開,形成無數破碎的光華飛空。

    「完了……」

    數不清的京城子民無比絕望,連最強的聖道守御都宣告破滅,方運必死。

    妖月之矛下降。

    一道直徑百丈橙色才氣之柱突然如瀑布逆流、江河倒卷,直衝上天,直直撞在妖月之矛上。

    「轟……」

    第三異象,氣貫蒼穹。

    妖月之矛被才氣之柱包圍,並被衝擊的緩緩上升,而才氣之柱則眨眼間逆沖萬里,讓聖元大陸所有人族可見。

    「轟……」

    才氣之柱突然發出第二聲爆鳴,刺穿神罰之矛製造的巨大黑色漩渦,如同捅破天空,直飛向文曲星。

    妖月之矛依舊在幾里高的才氣之柱中,全力掙扎,卻被沖得不斷上升。

    直到這個時候,人族的讀書人們才反應過來。

    「方運,不會寫出驚聖文章吧……」

    不多時,氣貫蒼穹消散,妖月之矛再度落下。

    和之前不同,妖月之矛除了濃濃的殺意,還多了一絲的氣急敗壞和慌張。

    妖月無情,但妖蠻眾聖有心!

    方運雖然身在考房低頭書寫,但在史道石門出現的時候,他身為《六國論》的主人,獲得一種奇特的視角,一個自己在書寫文章,而另一個自己身在千里高空,俯視聖元大陸。

    別人只知《六國論》形成了史道石門與氣貫蒼穹兩道異象,方運卻知道,自己身邊的賈誼是《六國論》的第一異象。

    詩文共鳴!

    賈誼曾寫《過秦論》,在《六國論》之前乃是涉及秦朝與六國的第一策論,在《六國論》橫空出世后,兩文堪稱策論雙璧!

    《六國論》形成的詩文力量,與死去的賈誼遺留在聖元大陸的半聖意識共鳴,直接喚來賈誼的聖魂,形成半聖助考的場面。

    氣貫蒼穹只能削弱妖月之矛,但卻無法擊潰妖月之矛。

    妖月之矛再一次下降!

    矛身周邊突然狂風大作,好似怒氣衝天。

    方運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妖月之矛的威脅,但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

    如果是科舉中還有什麼比聖筆評等更有權威,那就是現在的半聖助考!

    哪怕現在三位考官齊齊出面否定方運的文章,也會被聖廟力量駁回!

    完成會試,臨死前的心愿便完成了。

    方運好似完全忘記了妖月之矛的威脅,用沉穩的右手寫完《六國論》最後一字。

    文章上的才氣達到六尺。

    驚聖!

    整座聖元大陸輕輕一震。

    隨後,倒峰山的眾聖殿內,一座半聖雕像頭頂突然冒出一道白色神光,衝破眾聖殿,猶如一把沒有盡頭的長槍直插天地。

    接著,一道藍色神光出現,隨後是綠色、紅色……

    聖元大陸完全被漆黑的漩渦籠罩,猶如夜晚。

    而現在七十餘道不同顏色的神光沖射上天空,美輪美奐,讓整座聖元大陸變得五彩繽紛。

    與此同時,天地間突然多出許許多多的彩色光點,有的藏與雲霄,有的落於樹葉,有的立於山巔,有的隨風輕搖……

    下一刻,所有的光點好像被莫大的力量吸引,如同億萬彩色螢火蟲一樣飛向聖院上空彩色神光。

    第四異象出現。

    半聖蘇醒!

    三位半聖考官呆坐在眾聖殿內,看著一道又一道神光化為一尊尊半透明的光影半聖。

    這些半聖也不看考官三聖,背負雙手,腳踏白雲,陸續飛向景國京城的方向。

    不過眨眼間,一尊又一尊一丈高的半聖虛影出現在考場上空。

    景國學宮的考官們目瞪口呆,隨後開始數半聖。

    「諸葛亮、董仲舒、左丘明、陶淵明、韓非子、呂不韋、孫子、司馬相如、李斯……」

    「怪不得叫驚聖……」郭子通喃喃自語。

    包括大儒姜河川在內,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驚聖異象。

    這些半聖個個神態謙恭但傲骨錚錚,很快,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圈,圓圈的圓心正下方,便是方運!

    正上方,則是妖月之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