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二月初一開始的會試,在十二月初四的早晨結束,不多不少,正是三天三夜。

    其餘的舉人考生結束進士試的第一試,陸續離開考場,唯獨方運還在酣睡。

    學宮內的考官們沒有叫醒方運,甚至也沒有去批閱試卷,都繼續站在聖廟前等待。

    等待驚聖之讀書人。

    直到會試結束很久,臨近傍晚,方運才醒來。

    方運迷迷糊糊睜開眼,感覺全身疲乏,他想賴床,但有文膽在,他的身體在這個時候幾乎不受控制,本能地坐起來。

    方運坐在床邊,低著頭,腦中一片漿糊,總覺得昨天發生了什麼大事,可腦海中全是各種記憶碎片,混混沌沌。

    過了好一陣,方運才徹底清醒,回憶起昨天發生的事情。

    方運急忙向書桌上望去,詩詞、經義和策論都已經被收走。

    方運急忙起身檢查身體,昨日受創太嚴重,不過今日除了全身酸疼,沒有任何損傷。

    「應該是聖廟救助我……」

    方運心裡想著,深吸一口氣,強打起精神,快速收拾好所有的東西,背起書箱。

    在走出考房的同時,方運抬頭四望。

    京城上空依舊是一片明朗,冬日的夕陽照在身上,格外舒適。在京城極遠的地方,鉛雲低垂,下著鵝毛大雪,不知是否被昨天的異象所影響。

    方運又抬頭望向正上方,那裡是昨日神罰降臨的地方,但今日什麼都沒有,和往常一樣平靜。

    「聖道八面劍進入妖界后,發生了什麼?這次妖界神罰失敗,會如何對我?我在大儒獵殺榜的排名會到多少?希望別直接進入眾聖榜。眾聖榜可不僅僅是人族榜,而是萬界榜,那可不是普通的排名,內有玄虛,可惜我還不清楚。」

    方運心裡想著,邁步向外走,現在他手中沒有官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走出考房區域,方運來到聖廟廣場的邊緣,就見所有的考官正望著自己。

    「見過方虛聖!」文相姜河川首先作揖,其餘眾人跟著彎腰問候。

    方運急忙作揖還禮,道:「文相折煞學生。難道我的聖像已經入了虛聖園?」

    姜河川手捋鬍鬚,微笑道:「你的雕像雖未入虛聖園,但六位亞聖因你是虛聖而蘇醒,那你便是虛聖!」

    其餘考官輕輕點頭,昨日周文王曾說「何人傷我人族虛聖」,便是傳說中的「聖言封賜」,只有亞聖才能反對,而全人族的半聖加一起都沒資格反對。

    亞聖親口聖賜,莫說方運是名至實歸的虛聖,就算方運一文不名,亞聖說他是虛聖,他就是虛聖!

    方運這才意識到,於是道:「是六位亞聖的厚愛,學生愧不敢當。」

    那些人本來想勸方運不要謙虛,可仔細一想,「被亞聖厚愛」怎麼也不能算謙虛。人族數百年沒有亞聖出世,連那些半聖都沒能力說得亞聖厚愛,方運這說辭實在與謙虛無關。

    方運見眾人眼神不對,也不知為何,急忙打岔道:「請問今天是初幾?」

    「初四,你不過多睡了一個白天,沒有睡太久。」一個考官好心提醒。

    「多謝!諸位考官辛苦了,學生還要回家,就不再多言。」方運說完轉身就走,卻被姜河川叫住。

    「文鷹不久前成大儒,今日啟程去荒城古地值守修鍊,景國眾多讀書人正在相送,老夫無法前去,你代老夫相送。」

    方運立刻道:「學生定當代為轉達文相之意。對了,學生想問,劍眉公成大儒時,生幾層雲、有幾層塔、得幾顆星?」

    姜河川看了看周圍,道:「說了也無妨。三層雲,三層塔,五顆星。」

    方運欣喜萬分,道:「雲塔星相皆過三,更有星破五,封聖有望!」

    姜河川卻道:「雲塔星相過三不算什麼,我亦連過三,只是星不及文鷹。真要說封聖有望,雲塔星相至少要過五才行,那衣知世才是真正的封聖有望,六層雲,五層塔,五顆星。」

    「那學生就去送劍眉公。」方運再次轉身走,卻又一次被姜河川叫住。

    「慢著!」姜河川的語氣突然充滿冷意。

    方運心中微驚,認真看著姜河川。

    姜河川神色嚴肅,緩緩道:「你雖貴為虛聖,但終究是進士。」

    「學生知道,學生並未沾沾自喜。」方運心中有些奇怪,自己雖然心志不如聖人堅定,但也不至於被如此看輕。

    哪知姜河川道:「明日雪梅文會上,你可要考慮清楚!今年梅花盛放,是好兆頭。」

    一旁的國考官唐守德突然道:「河川兄,這會試閱卷還未結束你就胡言亂語,小心我去聖院參你一本!」

    「逆黨!」姜河川說完,轉身向閱卷房走去,驕傲地昂著頭。

    一部分考官緊緊跟上,奇怪的是,這些考官中竟然有一部分人是聖院考官,理應跟唐守德關係好。

    唐守德挺胸抬頭,也向閱卷房走去,原本不動的考官緊隨其後,其中竟然有很多景國官員。

    兩位大儒表面似乎突然翻臉,但跟在兩位大儒後面的一些官員卻面帶微笑。

    方運愣了片刻,也忍不住笑起來,這可是牽扯到一段讀書人的趣事,延綿數百年,聲勢越發浩大。

    方運搖搖頭,向外走去。

    眾考官快步進入閱卷房。

    姜河川與唐守德好似勢不兩立,但在閱卷房門前就化干戈為玉帛,兩人微笑做出請的姿勢,一起入內。

    在進入閱卷房的一瞬間,所有考官都目露精光,快速掃視閱卷房,最後目光落在一處才氣濃烈的連聖廟都壓不住的地方。

    別人的考卷是一車拉上百份,可方運一個人的考卷足足用了三輛牛車!

    與童生試、秀才試和舉人試不同,進士試的第一場會試要經過兩重判卷,在場的考官判閱一次,三位半聖考官則會選出其中最優秀的一部分親自判閱,也就是半聖點評。

    但無論怎樣,一開始也要請三位半聖進行選擇。此次景國錄取兩百進士與一百同進士,那半聖就會選出六百份試卷,由閱卷房的考官進行排列,錄取前三百份試卷的主人。

    但是,在場的考官全然忘記要去拜三聖,快步走向那才氣濃郁之處,目光有神,面色微紅。

    那裡三篇試卷皆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