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文鷹左臂放在腰后,腳踏白雲,身體挺直,頗有氣勢。

    「我看你面有疲憊之色,回去休息罷,我馬上就離開。累壞了方虛聖,誰人書寫傳世詩詞?」李文鷹半開玩笑道,許多人微微笑起來。

    虛聖並非是實際文位,而是榮譽稱號,榮譽地位在大儒之上,在半聖之下,但實際地位只相當於大儒,與李文鷹平起平坐。

    方運微微一笑,道:「那學生就不再多言,祝劍眉公在荒城古地震懾十方、威壓妖蠻!」

    李文鷹點點頭,正要走,突然道:「你成會元,如今已經是『案首』『茂才』『解元』與『會元』四首,若不出意外,明年殿試的景國狀元也非你莫屬,你當成五首,至於最後的國首,你儘力去爭奪。」

    「學生自當努力。」

    「你在一年從童生到進士,乃是千古不出的『同年進士』,朝廷和聖院都會有封賞。不過,你可不要麻痹大意,正月十五的進士春獵乃是十國共競,如同在十國大比中一樣,以你自身之力很難力挽狂瀾,只要位列十國一城前九,你便是勝利。」

    「學生儘力而為。」方運知道李文鷹的心態,他即將前去荒城古地,不知道多少日才回來,畢竟是長輩,臨走面對關心的後輩本能地有些嘮叨,所以方運哪怕成為虛聖,也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其餘年輕人羨慕地看著方運,他們得李文鷹一句話千難萬難,可李文鷹卻對方運不厭其煩叮囑,同樣是年輕人,待遇簡直是天淵之別。

    李文鷹說完,突然皺起眉頭,緩緩問:「你……真要文戰象州?」

    方運立刻堅定地道:「學生既然曾說奪回象州,他日自當文戰一州,揚我國威!」

    「也罷。」李文鷹輕嘆一聲,不再多言。

    方運卻道:「學生即將經歷春獵也好,文戰也罷,都不值一提。倒是劍眉公此去荒城古地,不僅要面對古地妖蠻,更要面對祖神各族的獵者狙殺,劍眉公更應小心。」

    一人立刻道:「方文侯說的是。李大人,您剛成大儒,與方虛聖有舊,又是大儒獵殺榜的重要人物,此刻的處境比方運更加危險。別的獵者您不怕,若是與妖皇同層次的祖神族獵者出手,後果不堪設想。」

    妖界設立獵殺榜,最主要是激勵妖蠻天才,殺人族精英反在其次。

    祖神各族傳承久遠,都有祖神親自創造的修鍊方式,根本不需要去跟其餘妖族競爭聖墟或登龍台,最多是去天樹等一些地方。

    祖神各族基本不屑於獵殺大儒之下的人族,可一旦成為大儒,必然會被列為祖神各族獵者的目標。

    這些年,人族死亡的大儒中,有五分之一死於祖神各族的獵者,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

    眾人默默嘆氣,方運說的沒錯,李文鷹太過於耀眼了,區區大學士還不被祖神各族放在眼裡,但成了大儒,已然位列妖界的心腹大患之一。

    李文鷹點點頭,神色凝重,他比所有人都清楚在荒城古地有多麼危險。

    「我人族所有半聖世家都有精英駐守在荒城古地,在那裡,兵家與墨家力量空前強大,劍眉公又輔修兵家聖道,在荒城古地里應會如魚得水。」

    「劍眉公可一定小心與宗家、雷家或司馬相如世家等有瓜葛的那些人,他們或可因為方運的關係遷怒與您。」

    許多讀書人頓感無力,方運與景國的敵人太多太強,萬一有世家加害李文鷹,真可能讓人找不到證據。

    那裡是戰亂的荒城古地,除卻原著民半聖,無半聖可以進入,不是聖元大陸,兩地的許多規矩並不通用。

    可以說,整座荒城古地就是大型的兩界山,人族與妖蠻為爭奪荒城而廝殺,不同於兩界山,荒城古地寶物眾多,各荒城也另有神異。

    喬居澤道:「方運,那日常東雲離開京城前去邊關從軍,你送了他一首藏鋒詩,不如也送劍眉公一首詩吧。不過原作藏鋒詩難得,就寫一首普通的送別詩詞即可。」

    「是啊!我景國大儒本來就少,劍眉公此去兇險,若我景國讀書人連一首不錯的送別詩都拿不出來,實在慚愧。」

    「方才我們就在低聲商量如何贈詩劍眉公,可發現才情不足,自然不能在劍眉公面前班門弄斧。」

    「除了您這位喚劍詩的詩祖,誰還有資格贈詩送別大儒?」

    「方兄,別猶豫了。」

    方運有些遲疑,自己剛清醒,身體還有些微恙,實在沒往這方面考慮,可謂毫無準備。

    李文鷹突然一笑,道:「方運,若我所料不錯,你會參與明日的雪梅文會吧?」

    「正在考慮。」方運一聽到雪梅文會四字便哭笑不得。

    有的讀書人喜歡雪,有的讀書人喜歡梅,偏偏兩物在冬日相伴相生,許多讀書人非要分個高下,誰也不肯服輸,以至於雪梅之爭綿延數百年,雖說乃是雅鬥文爭,是讀書人的消遣,可每年這個時候依舊會有紛爭。

    方運真沒想到,文相姜河川是梅黨,而李文鷹是雪黨。

    在場的讀書人各個露出奇特的微笑,有些平日里關係非常好的朋友突然變得敵視對方,不過眾人都看得出來,此刻的敵視都是假裝的,並非真的勢不兩立。

    李文鷹道:「我明日無法參與雪梅文會,乃是憾事。今日正值大雪,你不妨就寫一首帶『雪』字的送別詩贈與我。送別為主,雪是其次,如何?」

    「逆黨!」一位與李文鷹交好的翰林突然冷哼一聲。

    「方運,你可莫要中了雪黨的奸計!你曾寫過一篇梅詩,你乃梅黨正統、梅香中堅,萬萬不可被雪黨逆賊誆騙!」

    方運馬上裝無辜,道:「我哪裡寫過梅詩?」

    那人立刻道:「你寫過一首《謝蔡禾》,『蔡家洗硯池邊樹,朵朵花開淡墨痕;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此詩難道不是寫墨痕梅花嗎?」

    另一人馬上反駁:「你哪隻眼看到蔡禾家的池邊有墨痕梅花?」

    「兩隻眼都看到過!去去去,離我遠些,你去文鷹逆黨那邊站著。」

    許多讀書人發出笑聲,也只有在雪梅文會前後,才有人敢開玩笑罵一位大儒是逆黨逆賊。

    李文鷹面帶微笑,道:「待我從荒城古地歸來,下一次雪梅文會,必當持筆斬盡天下梅!」

    「雪黨逆賊太猖狂!」

    喬居澤輕咳一聲,道:「此番不論雪梅之爭,只談送別。既然大家都想讓方運寫送別詩,自然要聽從劍眉公的安排,方運你就寫一首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