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喬兄竟是隱藏的雪黨!」同為上舍進士的陳禮樂佯裝發怒。

    「咳咳,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絕不攙和雪梅之爭,我覺得雪與梅都好看!」喬居澤繼續當老好人。

    李文鷹不管別人,微笑看著方運。

    其餘人繼續紛紛勸說,方運看了看天空,京城之內,依舊晴如白晝,陽光可見,但這裡遠離京城,十分昏暗,遠處的烏雲透著淺黃色,天地都被白茫茫的大雪遮擋覆蓋。

    方運輕輕一點頭。

    眾多讀書人頓時笑逐顏開,恭敬地等待方運的詩作。

    方運掃視眾人,心中暗嘆,現在自己的身份果然和以前不同。之前自己寫詩文,其他人只是好奇或期待,而現在所有人都多了厚重的恭敬。

    力敵神罰,亞聖封賜,進士虛聖,文成驚聖,任何一點都足以讓真正的讀書人心生敬意。

    方運緩緩道:「劍眉公將遠行古地,方運身無長物,便寫一詩贈與,望劍眉公一帆風順,功成歸來!」

    方運說著,放下胸前的擋板,從書箱里拿出筆墨,緩緩書寫。

    「千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寫完后,方運停下筆,望著遠方思考。

    這裡不是學宮,許多人看不到紙面上的才氣,低聲議論。

    「第一句不錯,寫此刻太陽被染著淡黃色的烏雲遮擋,明明是白天可依舊昏暗。無論是取景還是用詞,都是上佳,猶如千錘百鍊一般。這恐怕就是傳說中的天才吧。」

    「第二句……似乎不妙啊,我們聽北風、見雪紛紛,可哪裡有大雁?一般來說,下雪之前,大雁已經離開北方,風雪怎會吹到大雁?」

    一些人愣在原地,不知如何解釋。

    李文鷹卻突然微微一笑,默不作聲。

    一位老翰林拂須含笑,道:「大雁近在眼前,乃一逆黨!」

    眾人旋即明白文中大雁是指李文鷹,哈哈大笑。

    「不錯,方詩祖果然深得詩中真意,此番虛實用的出神入化。」

    「虛實相合,頗有畫意,更顯離別之苦。」

    「意境不錯,但詩句一般。」之前解釋的老翰林實話實說。

    方運當時在讀高適的詩的時候就曾懷疑,大雁在農曆的八月或九月南下,此刻很難有大雪,就算有也很難被詩人湊巧碰到。所謂的「北風吹雁」卻又有大雪紛紛,實則是詩人筆下的意象,以此來指代離別的朋友。讓大雁與大雪在同一片天空,更顯友人的處境。

    許多讀書人心中黯然,李文鷹被妖蠻重點關注,此去荒城古地必然危險重重,可身為新晉大儒,他必須要進行一番歷練,荒城古地是李文鷹自己的選擇。

    方運提筆思索片刻,再度落筆。那老翰林期望地看著方運,方運寫一個字,他念一個字。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好!」老翰林舉起手,發現身邊沒有桌子,狠狠拍向自己大腿!

    「此詩轉折之妙,堪稱神奇。前兩句寫陰雲密布,大雁冒著風雪飛行,后兩句我本以為方運會抱怨或悲傷,最多是言不由衷的安慰,可誰知這兩句簡直如紅日出海,噴薄萬里,當真神異!」

    「好一個『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雖不是壯行詩,卻充滿豪邁與振奮,此兩句詩中真情足以衝破風雪!」

    「方運當真厲害!一言道盡其中道理!劍眉公雖然現在如大雁凄涼南飛,可實則不用發愁,去了荒城古地,哪位讀書人不願意相助他?劍眉公此行必然有驚無險!」

    「哪怕之前有人不願意相助劍眉公,現在有了這首詩,也必然相助了!誰不想當劍眉公的知己?誰不想讓天下人知道,我人族真正的讀書人絕不冷落功臣!眾聖可為方運蘇醒,我們這些活人怎能捨棄李文鷹!」

    「此詩必然鳴州,而且離鎮國相差不遠,只要稍加傳揚,必然鎮國!」

    「這是當然,不說其他,單說后兩句蘊藏的情誼也可鎮國!這才是英雄惜英雄,只有方虛聖能有此情懷,也只有劍眉公有資格得贈此詩!」

    「最後兩句擲地有聲,迴響不斷,讓我心潮起伏,恨不得也趁機前去荒城古地殺妖滅蠻,尋遍知己,讓天下人也知道我!」

    「方運之詩句,虛聖之胸懷,名副其實!名副其實!」

    眾多讀書人交口稱讚,最後兩句文字平平,但細品之下,實在有著超乎尋常的豪邁,在送別詩中堪稱一絕。

    方運之前也不懂此詩,在送別常東雲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用此詩送別,可見到李文鷹要走,他腦海中自然而然浮現出「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文鷹當得起此詩!」一位大學士開口。

    方運寫上詩題「別李文鷹」四個字,雙手捧起,遞向李文鷹。

    李文鷹亦用雙手接過,仔細觀看。

    「好詩!我定當不讓此詩蒙塵,不僅讓天下之人識得我李文鷹,更要讓億萬妖蠻識得我李文鷹之名!送別詩千千萬,我獨愛此首!」

    李文鷹小心翼翼疊起這頁詩,放入含湖貝中,心滿意足望著方運,道:「明日的雪梅文會,你就不用寫別的詩詞了,這首《雪中別李文鷹》就當是你為雪梅文會獻詩詞!」

    李文鷹說完哈哈一笑,腳踏白雲向天空飛去,所向之處,烏雲分開,大雪遠離。

    方運白了李文鷹一眼,臨走還不忘讓雪為冬日正統。

    等李文鷹的背影消失在漫天的風雪中,前來相送的數百人才轉身往城內走,一邊走一邊繼續賞析此詩,還有人猜測此詩到底過多久才能鎮國,有的說最多三天,有的說最多一月。

    突然,一聲龍嘯傳遍京城。

    「方運!你死哪裡去了,快點回家!考完試不回家去哪裡鬼混?還能不能好好過日子了!」

    「咳,諸位,我先告辭了。」方運說完,匆匆上了馬車,向京城內駛去。

    景國的學子望著方運的馬車,目光里充滿了敬意。

    上舍進士公羊玉道:「能看到方運活著,真好。」

    「昨日當真把我等嚇壞了,那月樹神罰恐怖得匪夷所思,誰知道方運終究還是扛了下來。這才是吉人自有天相!」

    「你們聽說了嗎?東聖以半聖文寶驚龍筆為代價,把半截神罰之矛虛影的力量投射到草蠻中心,再加上幾位半聖相助,連殺兩尊蠻聖以及上千萬妖蠻。」

    「這可是振奮人心的大消息,怎會不知道!據說不僅是草蠻兩聖出問題,妖界也出了大問題,先是上萬精銳聖族妖帥死在天樹里,後來連獅族大聖也受到重創,在不知名的地方養傷。至於那些普通半聖更不用說,為了此次月樹神罰耗儘力量,一年之內難恢復巔峰實力!」

    「我從軍中得來消息,三蠻本想在這兩天大舉進攻,可現在元氣大傷,絕不可能有餘力進犯我十國邊境。」

    「方文侯的功勞太大了。此次神罰失敗,妖蠻前功盡棄,而我人族僅僅損失一件半聖文寶,孰勝孰負一目了然。」

    「唉,可惜東聖了。他也只有一件半聖文寶,沒了驚龍筆,他只靠聖書,實力折損不小。」

    「也只有東聖大人捨得如此,換成別的半聖,只會把半聖文寶留給後代,而不是換兩尊半聖的性命。希望以後東聖大人可以獲得新的一件半聖文寶。」

    「半聖文寶雖然多多益善,但與自己心神相通的一件就好。東聖大人或許能找到新的半聖文寶,但未必是他喜愛的聖道力量,自然就難以心神相通。」

    「就等明日放榜了,希望可以學習驚聖之文。」

    「我倒更期待之後的雪梅文會。你們想想,劍眉公把雪之送別詩當方運參與雪梅文會的作品,這讓文相知道還了得?文相必然會逼方運寫一首詠梅詩詞,壓過《別李文鷹》!」

    「哈哈,對,明日必然有好戲看!我倒要看看方運最終如何兵敗雪梅文會。」

    「你們這些傢伙真是主次不分。真正重要的事是年後的進士春獵和之後方運文戰一州奪回象州!我若是慶國皇室,絕不會丟那個臉,直接退還象州正好。」

    「慶國必然派人阻撓,那可是一州之地,居住數千萬人,而且與長江相隔。一旦我景國收回象州,慶國將繼續寢食難安,想辦法拔掉象州這根卡在嗓子里的魚刺。」

    「唉,希望這些事不會影響方運,我更希望看到他在殿試成為代縣令的表現,若他真能言行如一,必然能將一個縣治理的夜不閉戶、路不拾遺。」

    「你這麼一說,我更好奇方運殿試將去何處,他到底能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縣令。他可是四聖前,若是他在殿試結束前成為翰林,雖然沒有聖前翰林之說,可說他是聖前翰林一點都不為過!」

    「不要說了,方文侯此人太神奇了,他的神奇程度總是超出我等的想象。」

    「對了,殿試之前的評等只是在一縣、一府、一州或一國內,而殿試評等,則是十國所有參與殿試的進士一起評論,你們說,方運會不會創造出殿試全甲等的可能?」

    「你患了失心瘋?殿試評等不僅有政務和教化,還有軍務、工程、醫書等等各個方面,我就不信方運能在各方面超越其餘進士,你不要忘了,今年必然有眾聖世家的進士參與殿試。你讓方運跟墨家比水利?跟醫家比治療?還是跟兵家比軍務?」

    「這倒也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