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坐在馬車上,方運沉靜思索,會試的第一已經十拿九穩,七十多半聖加六位亞聖蘇醒,前所未有,如果這樣都得不到會元,那文曲星還不如碎了。

    接下來要過年,到時候書院關閉,各地休假,但對部分新晉進士來說,卻是最忙碌的時期,因為最優秀的新晉進士不僅要參與元宵節的十國春獵,還要為接下來的殿試準備。

    並非所有的進士都有資格參加殿試,今年景國哪怕再努力,也只能讓前五十的進士參與殿試,因為殿試的內容是讓進士去一座縣城當代縣令,景國乃是小國,全國加一起也不到三百個縣,往年也只能拿出二十個縣來讓進士代為管理。

    啟國等大國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上百個縣。

    能參與殿試,就代表有機會進入學海,大國有著巨大的優勢,甚至形成滾雪球,讓小國永遠無法超過。

    至於何時對慶國進行文戰一州,方運現在沒有決定,畢竟慶國的老進士太強,萬一慶國的世家不要麵皮,派出詩狂進士或荒城古地的進士,那結局難料。

    那些最強的進士,能比擬三殿翰林,有的甚至與四殿翰林旗鼓相當,實力非凡。不過,他們也只是在戰鬥方面堪比翰林,在其他方面遠遠不如。許多進士甚至永生無法晉陞翰林,有的是資質不足,但有近三成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文曲星力。

    此次文曲星垂后,人族歡天喜地,就是因為可以讓許多讀書人再度突破。成進士之後,就不會再得到聖廟才氣灌注,主要靠自己,次要靠聖院或世家。

    此次文曲星垂后不過數月,就讓超過三百位老進士晉陞翰林。

    只是,沒有人知道是方運引發的文曲星垂,連方運當時都不知情。

    「殿試要在明年二月初一開始,但現在就要準備,必須要學習政務、農務和工事,訟獄、錢糧等各方面都要稍有涉獵,避免一竅不通,若在近妖蠻聚集任代縣令,需要學習軍務,若是在海邊,則要學習海貿……總之,殿試遠遠比之前的任何一樣考試都更加困難。之前的科舉只能算是考理論,而殿試則是考驗實踐,許多進士在會試中成績平平,但在殿試中驚艷十國。當年李文鷹就是如此,在會試始終排名並不高,可卻在殿試中憑藉政務、教化與軍務奪得景國狀元,尤其是軍務,獲得甲等,震驚十國。」方運心想。

    「不過,到時候學宮的先生會給我們進士授課,教導我們如何治理一縣,我只要學會即可。接下來,我主要的目標是讓景國在進士春獵上獲得更好的排名。去年的十國春獵,景國僅僅排在第十,一直被其他國嘲笑。」

    方運仔細回憶進士春獵的規矩。

    進士春獵各國要派遣三十人,分別是去年會試前十的進士、三十五歲以下的青年進士十名和五十歲以下的中年進士十名。

    每國的三十名進士齊心協力狩獵妖蠻,殺的妖蠻越多且自身損傷越小,則成績越高。

    十國春獵排名越高,則各國進士進入聖院學習的名額越多,進入『翰林殿』的次數越多。

    進士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得聖廟恩賜,而是需要靠自己努力,不過,聖院的翰林殿能增加進士成為翰林的機會,對進士來說極為重要。

    各國為了翰林殿的配額經常吵得不可開交,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之前,十國之間往往會因為翰林殿的問題而引發戰爭。

    方運思索完春獵的事項,想起自己文宮裡三萬片天葉。

    片刻之後,方運便有了思路。

    「三萬天葉放在我手裡用處不大,我日後的天葉會越來越多,而且天葉只有世家買的起,若都給眾聖世家,就是幫助階級固化,我畢竟是寒門出身,不能太過於幫助世家。與其用天葉換取財富,不如增強自己在寒門中的地位,增加自己真正的『勢力』和『實力』。」

    「那麼,就設立兩個寒門天葉基金,一個針對景國,一個面向全人族。面向全人族的就叫『天葉膏火』,膏火本就是各國的助學金。面向景國的就叫「景國天葉膏火」,這兩種天葉膏火只向非半聖世家的弟子提供。」

    之後,方運根據十國的現狀和舉人的數量,決定今年一次性給景國五百片天葉,而給其他各國一共兩千片,明年開始稍稍減少,至少可維持三十年。

    若是一次性給的多了,讓實力不足的舉人進入天樹,等於浪費。若給的少了,則會導致人族成長減緩。

    方運知道每年各給一百片和兩百片為最佳,但怎奈留給人族的時間並不多,儘快把天葉用出去為佳。

    這三萬片天葉能陸續籠絡人族最優秀的非世家舉人,哪怕這些舉人可能被世家招攬,可也不會與方運為敵。

    呂不韋把秦始皇的父親子楚當「奇貨」囤積,進行投資,收穫秦國相位甚至半聖,方運今日便以天下非世家舉人為「奇貨」。

    這天葉膏火是方運親自設立的,這就意味著任何想要獲得天葉的舉人,日後都不能與方運為敵,否則的話,輕則文膽受損,重則文膽碎裂。

    那些鐵杆的左相黨和康王黨原本就因為不能學習方運的詩詞文章而逐漸落後同輩之人,現在也不可能獲取天葉,意味著這兩人黨羽的後代將被其他人全面超越。

    兩黨之所以能招攬人,無非是有強大的勢力和足夠的資源,讓優秀人才得到優待,更好晉陞文位。

    但是,無論是左相和康王,都給不了眾人更強大的煉膽詩、更強大的戰詩詞,至於天葉,那是連半聖世家都捨不得外贈的珍貴之物,左相和康王根本得不到。

    一旦天葉膏火開始形成規模,那麼那些接受天葉的舉人及其親族,將會自發組織新黨或文社,不為其它,只為避免被左相黨與康王黨打擊。

    而新黨或新文社一旦形成,就自然而然成為「方運黨」的中堅力量!

    方運伸手去摸官印,要聯繫東聖閣之人和文相,可卻摸了個空,這才想起官印在家裡,自己在會試前帶著必死之心參與,連飲江貝都沒帶。

    車到家門口,方運快步走下馬車。

    「老爺回來了……」方大牛扯著嗓子大聲喊叫。

    「本龍想死你了!」

    就見一道明黃色的影子直衝過來,咣當一聲撞在方運胸前,撞的方運胸口生疼。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得虧自己身體強如妖帥,若是普通人會被敖煌活活撞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