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往後點!」方運一手推開敖煌的龍頭,一手揉著被撞疼的地方。

    「方運,你太牛了!不,你太龍了!比本龍都龍!昨天差點把本龍鱗片嚇光,差么一點點就把龍泉嚇了出來。你倒好,一文驚聖,反手一巴掌把妖界眾聖拍暈!太龍了!瀟洒!」

    方運笑道:「龍泉是什麼?」

    「嘿嘿……就是龍尿,本龍尋思咱也是讀書龍,就文雅一點。」敖煌嘿嘿直笑,有些不好意思。

    方運正要笑罵敖煌,見到楊玉環從門口出現,急忙快步走過去,抓著她的雙手,深情凝視著她。

    楊玉環因為連哭三日,眼睛還有些浮腫,她哪裡會想到方運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深情凝視,頓時羞紅了臉,低下頭,輕聲道:「別,他們看著呢。」

    方運根本不在乎任何人,但這裡終究是禮教森嚴的社會,於是用右手扶著楊玉環的腰,微笑道:「娘子,我們回屋裡說。」

    楊玉環又喜又羞,依偎著方運向里走。

    「嚶嚶!嚶嚶!」奴奴揮爪把硯龜甩進花壇,撲到方運懷裡。

    方運伸出左手托著奴奴,笑道:「奴奴這幾天乖嗎?」

    「嚶嚶!」小狐狸淚汪汪地看著方運,眼淚吧嗒吧嗒直掉,不斷用小爪子擦眼淚。

    楊玉環眼圈也紅了。

    「小運昨日避過了神罰,不是說好不哭的嗎?」楊玉環伸手輕輕撫摸小狐狸的頭。

    小狐狸點點頭,乖乖地趴在方運懷裡。

    方運完全無視其餘人,和楊玉環與奴奴一起向里走,敖煌像以前一樣把龍頭搭在方運的肩膀,被方運瞪了一眼,灰溜溜地挪開。

    「驚聖了不起啊?本龍哪天去龍爺爺那裡氣他一次,也算是驚聖!不過昨天真驚險啊,方運,你有沒有啥想法?連月樹神罰都弄不死你,以後你還怕誰?呃……那些險地古地你還是別亂去了,到了那些地方,你寫一車驚聖文也無用。你現在實力還不行,等實力夠了,跟本龍一起去妖界禍害妖蠻去!」

    方運道:「這些事明日再說。」

    敖煌眼珠子一轉,嘿嘿笑道:「對對對,你和嫂夫人團聚為重。奴奴,別打擾兩人團聚。」

    「嚶?」奴奴疑惑不解地看著敖煌。

    「鷹什麼鷹?過來,別打擾人家小夫妻倆!」敖煌板著臉道。

    「敖煌你少廢話!」方運瞪了敖煌一眼。

    小狐狸看了看方運,又看了看滿臉通紅的楊玉環,跳出方運懷抱,然後竄到敖煌的頭頂,兩隻前爪抓住敖煌的龍角,好像踏龍而行,威風凜凜。

    敖煌怒道:「本龍跟你說了多少遍,本龍是真龍,真龍你懂嗎?不準踩著本龍的龍頭,不準踩!方運,管管你家小狐狸,簡直不把本龍放在眼裡!媽了個蛋的,要是讓龍宮那幫壞種知道狐狸騎到本龍頭上,本龍以後還怎麼當東海龍聖?呃,東海龍聖被我姐預訂了,我以後去搶西海龍宮。方運,到時候你要支持我!奴奴,你要是還騎在我頭上,以後可得助本龍一臂之力!」

    方運懶得理這條話癆龍,繼續和楊玉環向屋裡走去。

    「嚶嚶!」奴奴拍著胸脯,擺出一副特別仗義的模樣!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小流星呢?」敖煌看向小流星。

    小流星原本在天空傻晃悠,被敖煌這麼一問立刻停下,然後繼續傻晃悠。

    「說明你同意了!對了,小龜呢?」敖煌看向沾了一身泥正在清理的硯龜。

    硯龜怒視敖煌,張嘴叫了叫,雖然發不出聲音,但適當表達出自己不滿的態度。

    「嗯,你也答應了!等本龍實力足夠那一天,咱們龍龜狐石四大才子一起殺到西海龍宮,助本龍奪西海龍聖之位。」

    硯龜白了敖煌一眼,自顧自整理身上的泥土。

    敖煌一臉得意,道:「再加一個方運,那就是五大才子,贏定了!」

    奴奴用小爪子扶著額頭,一副頭疼的模樣。

    直到扶楊玉環進屋坐好,方運才發現她身邊一直跟著一個身穿粗布衣服的女孩,這個女孩生的嬌小玲瓏,面容精緻的如五境畫道大師所畫,好似一朵淡雅的蘭花立在屋中。

    這個少女年約十六七歲,眉目間隱隱有書卷氣,一雙眸子透著說不出的靈動,方運一看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

    「這位是……」方運看著楊玉環問。

    楊玉環立刻起身,握著少女的手微笑道:「她就是蘇小小,是孔家的德天公子遣人送來的。她聽了你的那首《獄中夢》后,認為你不應遭受那般折辱,發下誓言,以婢女之身侍奉終生。我怎麼勸也不聽,只好把她留下,只是捨不得讓她做粗活。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正好當我的老師。」

    方運聽到「蘇小小」名字就愣住了,這可是十國聞名的才女啊,而且是地位最高的女舉人之一。女舉人雖然是榮譽稱號,但讀書人都清楚,能得這個稱號的女人倘若可以參加科舉,至少能考中進士!

    蘇小小去年曾女扮男裝,在孔城的一個中型文會上以一首詞壓全場,一位進士不服氣,說詩詞無用要與蘇小小比經義。

    兩人當場比經義,結果蘇小小的經義簡直以碾壓之勢勝過那進士,氣得那進士拂袖而去,再也不敢見蘇小小。

    許多讀書人感慨,蘇小小之才,絲毫不亞於四大才子年輕之時,只不過因為是女子,得不到才氣,只能是女舉人,而不是真舉人。

    方運對蘇小小的記憶很深刻,因為蘇小小拒絕了一位半聖世家家主長子,那人想納蘇小小為妾,此事轟傳一時。

    方運一直比較同情這些有才華卻無處施展的女人。

    「奴家蘇小小,見過虛聖大人。」蘇小小乖巧地行了一個萬福禮,然後低眉順眼地站在那裡,沒有煙視媚行,沒有爭寵賣弄。

    楊玉環微笑道:「這幾日多虧小小在,教會了我許多東西。」

    蘇小小輕聲道:「還是玉環姐姐冰雪聰明,對琴瑟之道的天賦遠超小小,小小自愧不如。」

    「我就是喜歡你這張嘴,太會說話!」楊玉環笑道。

    方運問:「你真願意委身在我方家當一下人?」方運沒有說奴婢,他本身不太喜歡這類稱呼。

    蘇小小臉一紅,輕聲道:「小小被那『十年生死兩茫茫』所感動,情難自已,昨日看到聖道八面劍后,才明白是鑽了牛角尖。可是我已經把話說出,覆水難收。我已與孔城一位貴人交惡,在景國又人生地不熟,昨日只好硬著頭皮坦誠相告。玉環姐體諒小小,說暫居此處,等我日後有了去處再離開。」

    方運微笑道:「原來如此。我正好要備考殿試,不能教玉環讀書,你便當玉環的女先生,我每月給你十兩修金,如何?」

    「小運真小氣,我已經與她說好,每月二十兩修金,已經付了半年的。」楊玉環笑道。

    方運啞然失笑,道:「倒是我小氣了。玉環,你近日如何?」

    楊玉環卻道:「有小龍保護,有小小談心,自然一切安好。」

    門外敖煌大喊:「不要叫本龍小龍,本龍是大真龍!」

    楊玉環掩嘴一笑,繼續道:「我只想聽你的事。《阿房宮賦》我聽了,小小也逐字逐句給我解釋,當真寫的好。經義和策論我還看不懂,但我想聽你說。」

    楊玉環的目光中充滿了崇拜和眷戀之情。

    方運被楊玉環溫柔的眼神看得都要化了,輕聲道:「那我就說說……」

    方運就深入淺出地把當時的經過說了一遍,最後還把給李文鷹的送別詩念誦出來。

    說完後方運扭頭一看,就見敖煌、奴奴、硯龜和小流星一字排開站在門檻上,除了小流星,都瞪圓眼睛仔細聆聽。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真是好詩,聽著就有一種力量在鼓舞友人。真好。」楊玉環低聲道。

    「方君送別,別具一格,送張破岳將軍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送常東雲是藏鋒詩,送劍眉公卻又不一樣。您的詩文中,總有一種震撼人心的力量。」

    敖煌用力點頭道:「也能震撼龍心!」

    奴奴不高興地用小爪子拍了敖煌一下,好像在說認真聽,少說話!

    楊玉環起身道:「你今日累了吧,你先休息片刻,我去為你準備晚飯,吃完就睡下。明日還要看放榜。」

    方運伸手拉著楊玉環的手,微笑道:「晚飯讓下人準備就好,我想與你多說說話。」

    「也好。」楊玉環高興地坐下,然後把飲江貝遞給方運。

    不多時,飯菜上桌,一家人吃完飯,方運前往書房。

    方運仔細打量書房,雖然離別三天,可卻恍如隔世。

    上一次的離開,是帶著永別之念。

    方運握住桌子上的官印。

    傳書如海。

    方運無奈一笑,早就知道會是這樣,於是按照時間和親疏程度排列,從最近的開始看。

    「方虛聖你不厚道啊!送別李文鷹是『天下誰人不識君』,送我就是荷花荷葉!不過那詩真好,唯一的缺點是詩名並非《別張破岳》!我正在幫你馴化王族鷹妖帥,明年冬天前一定可以送你一隻鷹妖帥私兵!娘的,鷹族就是難馴。知道你忙,不與你聊了,不用回我的傳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