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完姜河川的傳音,方運更不想出去。

    「恭喜方全甲!」

    學宮的一位進士高喊一聲,隨後成千上萬的人跟著高聲祝賀,賀語如潮。

    「恭喜方全甲!」

    在場的景國讀書人無比興奮,方運不僅成為人族唯一一個在科舉中文成驚聖的學子,更是人族唯一一個同年進士,沒有任何人能在一年中連續考中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而且次次都是全甲第一。

    更何況方運引來聖道八面劍,讓大量的讀書人有了提升文位的機會。

    那些參與本次會試的考生卻沒心情祝賀方運,都睜大眼睛看著天空巨大的光幕,從上到下仔細尋找自己的名字。

    「我中進士了!」一人突然興奮地輕呼。

    「祝賀李兄……」

    「哥!你也中進士了!」

    「咳,或許是同名之人,稍安勿躁。」

    「兒啊,我們回去吧……」

    此次錄取不過三百進士,但參與考試者上萬,許多舉人黯然離開。

    每年的科舉放榜終究只是少數人的狂歡。

    與其他科舉試不同,進士試中若沒中進士但考中「同進士」,則可悔考一次,放棄本年的才氣灌頂和進士文位,等以後再次參與會試,但下一次無論如何也不能反悔。

    沒中進士的不高興,中了同進士的也有人不高興,而中了正牌進士的人因為沒進前五十還有人不高興。

    因為今年朝廷已經放出口風,今年能參與殿試的進士會比往年多,可最多也只有五十人。

    無法參與殿試,就意味著無法進入學海,除非立下大功,或者人族遇到什麼大事進行「學海納賢」,否則那些進士永生也無法進入學海。

    一些進士明明能突破,成為翰林,但為了進學海得文心,壓制自己的文位。成為翰林不是得不到文心,而是不如進入學海得文心容易。

    凡是進入學海的進士,只要不出意外,都能得到一顆下品文心,比在書山得文心容易的多。

    所以許多高文位之人大都有文心,但都是普通文心,很難得到絕頂文心,更不用說最強的無上文心。

    人族在翰林之下,大都不會經歷危險的廝殺,最危險的時刻也不過是與妖蠻在戰場上戰鬥,而進士往往在遠處戰鬥,尤其是年輕的進士都被高文位之人保護,死亡率很低。

    到了翰林有所不同,聖院基本不會出動力量保護翰林、大學士或大儒,甚至會安排這些人去做非常危險的事,因為在眾聖看來,只有歷經磨難之人才可能成長。

    不能在重重磨難之中成長,再有天賦、活得再久,也對人族毫無用處。

    童生、秀才或舉人如同生活在溫室中的花朵,進士則行走在通往叢林的道路上,更高文位的讀書人則生活在弱肉強食的叢林中,只有一步一步成長,只有慢慢變強,才能在萬界這個大叢林中存活。

    因為,他們的身後站著數不清的人族。

    尤其在經歷了兩界山大戰的慘敗后,人族眾聖對高文位讀書人越發嚴厲,一切以軍功來論,誰想吃閑飯就滾出聖院或各世家的權力核心,將再難得到晉陞文位所需要的一切。

    在歡笑與哭泣聲中,方運讓車夫調轉馬頭離開,這種時候自己沒有必要露面。

    按照規矩,明日先進聖廟接受才氣洗禮,之後新科進士全部前去上朝,由吏部分配前五十名進士要前去的縣城,等到二月初一啟程前往各自的轄區履新。

    殿試,是每位進士人生最重要的一步,重要程度甚至還在之前的科舉之上,因為殿試的成就決定日後的成就。

    像李文鷹、張破岳等人,在殿試之前只能算景國的一流,無法進入十國的一流讀書人行列,可兩人都在殿試大放異彩,躋身十國一流進士之列,其後穩步前進,名聲鵲起。

    李文鷹是憑藉強大的軍政、教化和軍務等各方面奪得狀元,張破岳卻只顧軍務,其他方面慘不忍睹,但硬生生憑藉一縣之長的身份,平定一府的妖蠻,然後通過一次酒席把府將軍喝趴下,而後與府將軍合作剿滅了小半個州的妖蠻,甚至得到半聖考官稱讚。

    馬車剛調轉車頭,方運就聽到文相姜河川的傳音:「傍晚我去你上舍,帶你參與今年的雪梅會。」

    方運無奈一笑。

    「怎麼了?」車裡的趙紅妝問。

    「文相大人傍晚要接我去雪梅文會。」

    「這是好事!每年的雪梅文會直通文榜,讓十國雪黨與梅黨競爭,提升人族才氣。我雖不能親眼看文榜,但也知道,你那首《雪中別李文鷹》正在雪梅文榜榜首。」

    趙紅妝話音剛落,方運只覺文宮星辰輕輕一震,《別李文鷹》此詩正式鎮國,但凡這種很快鎮國的詩詞,在數百年之後,很可能更進一步,傳天下。

    「我去看看文榜。」

    方運伸手碰觸官印,隨後一股力量進入雙目,眼前浮現一座青色的石碑,石碑上面留有歲月之痕,蒼茫之跡。

    石碑普普通通,沒有任何的雕飾,只是在石碑的頂端,以突出的陽文顯現「文榜」二字。

    文榜二字下方,分大儒甲榜、大學士乙榜、翰林丙榜和丁榜共四榜,從上到下依次排開。

    每榜有十篇詩詞文章,共有四十篇詩文。

    方運仔細一看,眼前一片模糊,大儒甲榜、大學士乙榜和翰林丙榜都被雲霧籠罩,看不真切,而「丁榜」二字之後則浮現四個新字。

    雪梅文會。

    至少是舉人才能看丁榜,而且必須是世家或上書山的舉人,所有進士也可以看丁榜。

    方運在九月成為正式舉人後,就可以進入文榜,但文榜要由景國報備,由聖院認可,需要一定時日才能通過官印觀看文榜。

    方運得到資格的時候恰逢入登龍台,等出了登龍台又被誣告入獄,之後就是參與會試,今天還是第一次看文榜。

    方運是十一月獲得進文榜的資格,但在九月初四舉人試結束的同一天,他的詩詞文章只要寫成,就會自動進入文榜。

    在丁榜的右側,有一「文榜墨客」列表。

    第一名赫然是「方運」二字。

    方運微微一愣,但很快釋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