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之前沒有看文榜,也不知道在改為雪梅文會榜的時候自己幾篇同在,但獄中三篇和喚劍詩必然在榜上,僅僅這樣就四篇,加上《阿房宮賦》和《別李文鷹》,已經是六篇在榜。

    「明天自然見分曉。」方運道。

    「超過一門七篇同榜就足夠了,若你來個十篇同榜,霸佔整個丁榜,必然會有新的外號,『方霸榜』如何?」

    幾人笑起來。

    「能上文榜真好。」蘇小小低聲道。

    趙紅妝和楊玉環聽后同樣流露出艷羨之色。

    方運微笑著安慰道:「或許不久的將來,你們女子也能參加科舉。」

    「不知道是幾千年以後。」趙紅妝低聲抱怨。

    方運笑了笑,道:「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你們要相信我的眼睛,因為它可以看透歷史長河。」

    「吹牛皮!」趙紅妝笑著瞪了方運一眼。

    敖煌介面道:「龍皮,是吹龍皮,方運太能吹,牛皮一吹就破,也只有龍皮才行。」

    「呀呀!」奴奴生氣地揮舞小爪拍在敖煌的龍背上,不准他跟方運犟嘴。

    楊玉環三人捂嘴輕笑。

    「不說就不說!」敖煌盤在車中眯著眼睡覺,眼皮下的眼珠子不斷滾動,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

    車還沒等到方家門口,馬夫低聲道:「老爺,您最好瞧瞧,門前人多的有點邪乎。」

    方家門房的聲音正好響起:「別急別急!我一一記下來,哎呦,你這裡裝著什麼啊?怎會如此重。把禮單給我,我記下。」

    方運把窗帘掀開一道縫,向外看去,就見今日在門外排隊的人比昨日還多,昨日排隊的人只是送拜帖或請柬,可今日排隊的人大都帶著紅綢包裹的禮盒禮箱,許多禮箱都是兩人抬著,隊伍一眼望不到邊,足足近千人。

    方運算了算,京城的世家、豪門和名門大都會送禮,而各國或各世家在景國的駐地人員也會送禮,有的世家派了二十多人送禮,這幾百人的隊伍並不多。

    門房顯然在記錄各家的名字和禮品,這些都不能馬虎,將來還要根據這份禮單回禮,稍有差池就會遭人誤會,甚至會有不好的名聲,越是高門大戶越是要注意這些細節。

    「從後院的門進吧。」方運道。

    車夫調轉馬頭,停在後院的小門前,方運走下馬車,車夫正好打開後院的門。

    「吱呀……」

    方運愣了一下,門后,就見硯龜正認真邁步逃跑,在大門打開后,硯龜抬頭望著方運等人。

    硯龜的眼神里寫滿了絕望。

    方運搖搖頭,道:「奴奴,把它拎回書房。」

    「嚶嚶!」奴奴自告奮勇上前拖著硯龜往書房跑。

    「傻烏龜!」敖煌從車裡鑽出來,像大魚游水一樣在院子里飛行,舒展筋骨。

    方運沒有進院子,而是讓他們留好後門,自己前去文戰場。

    方運走了幾步,敖煌用兩個爪子扒著牆頭,龍頭探出牆外,道:「方運,你去文戰場?」

    「嗯。」方運點了一下頭。

    「帶本龍玩玩行不行?」敖煌可憐兮兮地看著方運,不由自主地擺動著龍尾。

    方運正要拒絕,但想想敖煌身為真龍整日憋在家裡挺可憐的,便道:「我正好缺個對練,你我切磋一陣。」

    「好!好!好!」敖煌立刻躥出院子,美滋滋跟在後面,開始嘮叨。

    「以後讓本龍當你的文戰陪練吧,本龍可是真龍,比那些妖蠻都厲害。元宵節你要參與春獵,是和景國的進士一起殺妖蠻,本龍可以模仿難纏的幾個種族的攻擊方式,讓你適應他們。據本龍所知,獵場外圍是妖將,裡面是相當於進士的妖帥,最深處可能有相當於翰林的妖侯。景國要想獲得更好的排名,必須要殺妖侯。」

    方運意外地看了敖煌一眼,道:「你知道的還挺多。」

    「當然!本龍可是博覽群書的博學之龍、學問之龍……當然,比你差點,但知道的萬界秘史可不比你少,畢竟我們龍族是最古老的種族。」

    「不是帝族嗎?」方運問。

    敖煌目光慌亂,道:「反正祖龍和帝族生活在同一個時代,不過不說這個,說現在!對了,你以後小心雷家。萬一被雷家抓到什麼把柄,我們東海龍宮還好,其他三海龍宮絕對會配合雷家,與你斷絕關係。」

    「雷家的那位雷祖到底和龍族是什麼關係?」方運問。

    敖煌的頭搖的跟甩水的狗似的,道:「不能說,絕對不能說。雷師之事,是與祖龍並存的絕密事項,就如同孔家絕對不會說孔子的事!」

    方運微微一驚,道:「在龍族眼裡,雷祖……不,雷師的地位和孔子並列?」

    敖煌歪著頭想了想,道:「嚴格來說,在我們龍族的心目中,雷師比孔子地位要高,具體為何,不便相告,總之,你要小心雷家即可。」

    「我明白。」

    方運走了幾步,感覺北方突然傳來震動,皺眉向北方的天空看了看,就見北方的天空烏雲翻滾,雲中電閃雷鳴。也不知為什麼,方運覺得那烏雲好像壓在自己心頭。

    敖煌突然在身後驚叫:「媽蛋!狼戮半聖瘋了!」

    方運一聽狼戮之名,心驚肉跳,這位狼戮可是狼族的狠角色,乃是一代妖皇,在成妖皇后竟然躲開人族眾聖的監視,從妖界偷入聖元大陸。

    妖界那些天才大妖王或大蠻王最不喜來聖元大陸,因為聖元大陸得不到妖月照耀,得到的星力遠不如妖界,封聖成功將無法回到妖界,更何況封聖會失敗,但狼戮卻封聖成功。

    不僅如此,狼戮還曾成功偷襲陳觀海,致使本來就在兩界山之戰受傷的陳觀海傷上加傷,被認定在五年內必死無疑。

    在方運看來,最關鍵的一點是狼戮與兵蠻聖關係極好,而兵蠻聖因方運在妖祖門庭被書山鎮殺,狼戮必然會記下此仇。

    方運越發感到不妙,忙問:「怎麼……」

    話未出口,一道暴戾兇殘的狼吼妖語傳遍天地,震得方運耳膜生疼。

    「明年初雪,屠滅景國!」

    在妖語傳遞的同時,整個北方的烏雲突然化為血雲!

    蒼茫的草原之上開始下著血雨。

    「竟然是妖聖令!」方運望著北方的天空喃喃自語,心中沒來由一陣煩躁,還有一絲掩飾不住的恐慌。

    「媽蛋!他發的什麼狼瘋?妖聖令一下,億萬草蠻集結,一起攻打景國,景國必滅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