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心中無比紛亂,妖聖令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需要景國、武國和半個悅國共同抵抗的草蠻只攻打一個景國。

    人族眾聖與妖蠻早有協議,在聖元大陸,半聖之間可以廝殺,但半聖不得親自對半聖之下的敵方出手。

    草蠻諸族一旦全力與景國拚命,其他各國自然會派人救援,可絕對不可能全力以赴,若實在支持不住,只能讓景國放棄一定的國土。

    最後若景國損失太嚴重,即將崩潰,那相鄰的慶國和武國就有權瓜分景國,然後全力對抗草蠻諸族。

    到了那時候,景國將成為歷史。

    方運歷經月樹神罰,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可一想到整個景國說沒就沒了,自己的親朋好友、數千萬子民死於戰火,他心中還是有些發慌。

    敖煌飛到方運身邊,低聲問:「明年初雪,是指過了年還是明年冬天?」

    「明年冬天。現在草蠻損失兩尊蠻聖和數千萬精銳蠻族,士氣大受打擊,而妖界眾聖也因為調動月樹神罰力量損耗,他們必須要等明年才能有足夠的力量。」

    「這事……似乎不妙,為何狼戮只針對景國?」敖煌低聲問。

    「我也在懷疑此事。你稍等,我去問問。」方運說著,給遠在孔城的曾原發傳書。曾原是曾子世家的舉人,身為亞聖世家之人,他的消息無比靈通。

    方運還沒等走到文戰場,就收到曾原的答覆。

    「那日借半支神罰之矛偷襲蠻族兩聖之時,陳聖觀海大人負責攔截狼戮,兩聖本來就有舊怨,狼戮曾言陳聖若阻攔他去救援,便屠滅景國,沒想到他竟然真的要做。眾聖似乎已經召開緊急聖議,商討策略。方運,不如你去啟國吧。我問了幾位大儒,都說……景國除了歸入慶國和武國,別無他法。」

    方運心中鬱結,立刻回復道:「此事是不是雜家的那位算計景國?」

    「草蠻三聖堅決反對與人族聯合,歷年也是草蠻對人族造成的危害最大。所以眾聖才決定把半截神罰之矛用來殺另外兩位蠻聖。而妖聖狼戮進入聖元大陸的目的,就是防止沙蠻和林蠻背叛妖界,畢竟狼戮是祖神後裔,有他坐鎮聖元大陸,無蠻族敢有疑心。」

    曾原避而不談,方運卻有些明白過來,這種事,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不能透露任何口風。

    「多謝曾兄。」方運道。

    「你還有近一年的時間考慮,不必著急,你當務之急是要取得狀元,獲得平步青雲,這對你幫助很大,其次就是奪國首。對了,明年你可能要以進士之身參與三谷連戰,到那時,你可能會遇到祖神一族的妖蠻,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嗯,我明白。」

    方運又抬頭望了望北方的天空,就見天空的烏雲開始變形,匯聚成一面巨大的令牌狀烏雲,猶如一座巨大的墓碑鎮封天地。

    也壓在全景國子民心頭。

    妖聖令的聲音遍布整座聖元大陸,對人族的影響太大了。

    方運覺得口中越發乾澀,自己到明年別說沒有足夠的力量再寫驚聖之文,就算真有半聖相助寫出來,也絕不可能喚出那麼多聖魂,最多只有一二人。

    方運早就猜到,在會試上之所以導致那麼多半聖蘇醒,是被月樹神罰逼出來的,恐怕跟祖龍真意也有一些關係。連祖龍都捨得相助人族,人族眾聖聖魂若不全力相助,那簡直是在摧毀人族信念。

    敖煌低聲道:「反正這次狼戮不會找你,景國若是被滅國,你躲進東海龍宮,娶個龍族媳婦,多好。」

    「我不想看到景國被滅。」方運道。

    「那你有辦法在一年內對抗億萬妖蠻大軍和妖聖狼戮嗎?」

    方運沉默了。

    全景國陷入死寂的沉默之中。

    無論是鬧市酒樓還是畫舫花樓,無論是私塾書院還是商鋪工坊,所有景國人都好像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妖蠻半聖要滅景國!

    方運輕聲一嘆,道:「完了,景國人的精氣神被妖聖一句話徹底擊潰,若不能消除,連我也只能說,景國必滅。」

    突然,一個蒼老渾厚的聲音響起,猶如清泉沁人心脾。

    「明年初雪,本聖等你!」

    方運原本感到世界被烏雲籠罩,一片灰暗,但這聲音猶如刺破烏雲的神兵,讓人重見天日。

    「是陳聖?」

    「是陳聖。」

    「是陳聖!」

    景國各地陸續有人高呼陳聖之名。

    一股股無形的力量在十國蔓延回蕩,原本壓在每個人心頭的烏雲全部消散。

    許多人本能地挺直脊樑,哪怕有妖聖在威脅他們!

    「我們有陳聖!」

    無數的景國人在心中重複同一句話。

    方運臉上綻放歡欣的笑容。

    半聖定國!

    這就是半聖,只需要一句話,就可讓一國子民重獲信心。

    「敖煌,我們去戰鬥切磋。」方運面帶微笑大步邁向文戰場。

    敖煌疑惑不解,一甩尾巴跟上方運,問:「你不在乎妖聖令了?」

    「在乎。」

    「那你怎麼還笑?」

    「妖蠻來了,殺光便是!」方運的聲音斬釘截鐵。

    「有道理!那時候本龍要是能去戰場,別忘了帶上本龍!」敖煌屁顛屁顛飛在方運身後。

    「你可是龍族,親自上戰場不好。」

    「沒事,我可以偽裝成蛟族。」

    方運失笑,與敖煌一同進入最好的甲字文戰場。

    甲字文戰場中有別的景國學子在文戰,但在看到方運與敖煌進來后,所有學子立刻停下文戰,向方運施禮,然後離開這個文戰場,前往其他文戰場。

    方運伸手阻止,但這些學子堅持離開,既為了給方運留出更好的空間,也為避免泄露方運的實力。

    這是人族的老規矩。

    沒有人抱怨,也沒有人委屈。

    「唉,人族還是很團結的,若再給人族千年時間,必然能與妖蠻全面對抗。」敖煌道。

    「可惜,時間有些少,來吧,陪我練練,小蛟龍!」

    「嘿嘿……」敖煌嘿嘿一笑,身體在半空一滾,化為四爪獨角的普通蛟龍,然後用蛟龍的方式開始戰鬥。

    在前幾十息的時候敖煌的動作還有些生疏,但很快他就成為一頭合格的蛟龍,甚至比真正的蛟龍更加兇悍。

    不過,方運的真龍古劍太厲害,強如敖煌也不敢硬拼,始終無法接近方運,這還是方運在沒用傳世藏鋒詩《寶劍吟》和喚劍詩《龍劍詩》的情況下。

    不過方運知道,若與敖煌生死相搏,最好的結果也是同歸於盡,因為真龍有太多的龍族天賦,普通妖蠻絕對難以企及。

    文戰完畢,方運離開文戰場,一邊向家裡走,一邊手握官印給文相姜河川傳書。

    「文相大人,學生在天樹之中得天葉眾多,留之無用,想獻於人族與景國,準備設立兩項天葉膏火。其中今年的景國天葉膏火發放五百天葉給五百名景國非世家舉人,而另外一部分天葉交與東聖閣,今年發放兩千片天葉給他國的優秀非世家舉人。此事我沒有時間親自處理,還望交由您負責。」

    姜河川很快答覆。

    「你的無私之心值得讚揚,但天葉乃是人族稀缺之物,若是送交聖院可換得軍功。你若設立天葉膏火,所得軍功不及直接將天葉上交聖院所得兩成。但……從長遠看,作用巨大。你可要做好取捨。」

    「學生心中清楚。」方運回復。

    「不過,你把世家子弟排除在外,未免有些不妥。不如分潤一些給世家子弟。」

    方運沒想到姜河川直接反對,雖然言辭不嚴厲,可讓堂堂大儒提出自然非同一般。

    方運始終認為學習、思考和改變是成功的基礎,大儒之言自然值得自己學習,至於是否值得自己改變,那需要更多的思考。

    僅僅思索片刻,方運就回復:「文相大人乃老成之言,我原本的目的雖是減少寒門與世家的差距,但若不分潤給世家子弟,那未免有些對不起助我的眾聖聖魂,更對不起那些為人族犧牲的世家子弟。不如這樣,其中兩成用於世家子弟,並保證每個世家每年至少得兩片天葉。」

    「孺子可教。」姜河川誇讚。

    方運甚至願意給蒙家或宗家等子弟天葉,表面上看似吃虧,可實際卻是在挖這兩家的牆角。這些世家若拒絕天葉,必然會導致一部分子弟心懷不滿,若是接受天葉,那接受天葉之人必然會放棄與方運對立,也會被仇視方運的同族孤立。

    而且,接受天葉之人也必然是舉人中的天才,這種天才一旦成長起來,甚至可能影響整個世家對方運的態度。

    方運又與姜河川商討了一些天葉膏火細節,才回到書房繼續學習。

    不過,和以前不同,方運要學習的書籍有了變化,不再是主學儒家經典,而是開始涉獵聖元大陸不曾有的其他典籍。

    比如明代徐光啟所編的《農政全書》,涉及田地、農務、水利、鐵器、植樹、蠶桑、畜牧和製造等等,主要是農事和工事兩大部分,而農事和工事恰恰是殿試中極為重要的科目。

    還有涉及軍務的《武經總要》和戚繼光所作的《紀效新書》,涉及醫家的《千金方》《針灸集成》和《本草綱目》等等都在方運必學之列。

    這些,都是殿試評等的科目。

    臨近傍晚雪梅文會即將召開的時候,文相姜河川的馬車來到方運家門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