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梅園位於京城外,處於聖廟力量覆蓋的邊緣,乃是皇家園林,裡面遍布各種臘梅和梅花。只在冬季開放,供遊客賞雪賞梅。受聖廟力量影響,這裡的梅花經常提前開放。

    蛟馬車所過,所有的馬車紛紛讓路,讓馬車直達梅園門口。

    夜裡的梅園張燈結綵,許多夜明珠點綴其中。

    周邊道路的大雪已經被掃走,但道路之外的積雪仍在,雪白燈紅相映成趣,冬意盎然,美不勝收。

    姜河川很少參與文會,今年在百忙之中參與雪梅文會,立刻引發關注。許多坐在馬車上的達官顯貴早早下車,仰頭觀望。

    在十八蛟馬車抵達梅園之前,就有人通知梅園之內眾人,現在梅園中的人大都來到門外,迎接景國文相。

    眾人望著文相的馬車,車門打開,最先下來的是一隻白色的狐狸。

    許多人好奇,可隨後出來的小流星卻讓許多人猜到方運在車上,接著,一條明黃色的黃龍飛出車門。

    敖煌正要跟奴奴嬉鬧,發覺這裡人太多,天地元氣輕輕震動,立刻收斂笑意。

    「見過煌親王!」一個老官員急忙行禮。

    「見過煌親王!」其他人也急忙行禮,龍族對人族幫助太大,所以人族都很感激龍族。

    「眾卿平身!」敖煌昂起龍頭,一本正經揮動著小龍爪。

    眾多讀書人哭笑不得,這敖煌當真胡來,不過敖煌的大名已經逐漸傳遍京城,都知道他是個才幾歲的小龍,不會有人跟他計較。

    隨後,方運從馬車上下來,向眾人拱手表示問候。

    「見過方文侯!」

    「見過方虛聖!」

    「見過方鎮國……」

    問候方運的稱呼五花八門。

    方運回禮完后,轉身站在門邊,在楊玉環下車的時候,主動伸出手,托著楊玉環的手。

    「小心,別滑倒。」方運輕聲道。

    楊玉環沒想到方運在眾人的注目下為她做這種事,在這個男尊女卑的世界中堪稱驚世之舉,心中熱流涌動,恨不得撲到方運懷裡哭著告訴心上人自己有多麼感動,但她強忍著流淚的衝動,輕輕邁步走下馬車,低著頭,用力握著方運的手。

    在場的讀書人都被驚住了。

    方運做這種事雖然算不得多大的錯誤,可也足夠監察院的御史參他失禮。

    若是被聖院禮殿的老頑固們知道,必然被下書責斥。

    方運把眾人的表情都看在眼裡,滿不在乎。

    趙紅妝和蘇小小露出羨慕之色,一個女人能被堂堂虛聖如此對待,那真是三生修來的福分。

    雪梅文會的許多讀書人帶著家眷前來,無論是已婚的女人還是未婚的少女,全都無比羨慕楊玉環。

    「就算當方鎮國的妾也比當別人的妻好吧……」一個少女低聲道。

    但大多數男人卻看著楊玉環,一些年輕人心裡嘀咕,若自己有這等妻子也會這般對待。

    不遠處一個老進士突然怒道:「成何體統!禮樂崩毀,人倫斷絕,此文會不參與也罷!」說完轉身離去。

    方運循聲望去,沒認出那老進士,但在離老進士七八步之外,見到一個很少見面但經常聽到名字的人。

    計知白,今年的景國狀元,左相柳山的得意門生。

    計知白在微笑。

    方運卻視而不見,拉著楊玉環的手走到一側,為車上的其餘人讓路。

    趙紅妝與蘇小小相繼下來,讓眾人眼前再度一亮,沒想到車上下來的女人個個美若天仙。

    最後,文相姜河川走下馬車。

    「見過文相!」

    眾人齊聲問候。

    姜河川面無表情輕輕點頭,然後邁步向梅園中走去,方運拉著楊玉環的手跟在後面,其餘人魚貫而入。

    進門之後,方運四處打量。

    這是一處很標準的皇家園林,地面是鵝卵石小路,兩側是花圃,種植著各種各樣的花樹,在紅燈籠和夜明珠的照耀下,美輪美奐,頗有萬樹花做裳,映雪梳冬妝的景緻。

    過了第一個院子,進入裡面的大院,大院中燈火通明,桌席遍布,圍繞著一處涼亭。

    涼亭中有一張桌子,上面有文房四寶。

    方運發現,涼亭的東西兩側涇渭分明,東側各桌的中心有一座小型雪雕,而西側的各桌中心則放著花瓶,瓶中各有一支梅花。

    方運正猶豫怎麼選,姜河川突然握住他的手腕,帶著他向梅黨桌席走去,而方運另一隻手拉著楊玉環。

    身後的眾人忍俊不禁,有一位老進士喊道:「梅黨逆賊,怎能強搶我雪黨中堅!他為雪黨所作《雪中送李文鷹》已然鎮國,莫非梅黨有人不識方鎮國?」

    不等姜河川說話,梅黨中人就大喊道:「雪逆,爾等有本事就把方鎮國拉回去!」

    雪黨讀書人沉默了,李文鷹在這裡估計能做出來,除了李文鷹,景國誰敢從姜河川手中搶人?

    「梅黨果然不講道理!」

    雪黨與梅黨們相互揶揄,但都沒有真正的攻擊,有的人甚至嘻嘻哈哈,只有少數人真想壓過對方,在方運看來這些人必然都有慘痛的雪梅記憶。

    冬日雖冷,但早有雪梅文會主辦方陳家大儒改變這裡的局部環境,在文會過程中保證雪不化同時也不會讓人覺得寒冷。

    等眾人陸續落座,姜河川輕咳一聲,道:「不論雪黨梅黨,今日方運既然是梅黨,諸位就應該鼎立支持方運在文榜以詠梅詩詞力壓其他九國!」

    「雪黨是沒有國界的!」一人大喊,惹來陣陣笑聲。

    時辰未到,文會沒有立刻開始,眾人飲茶賞雪賞梅,各處的讀書人非常活躍。

    只是,每個人的眼睛深處都藏著什麼。

    偶爾有人提起妖聖令的事,都會被旁邊的人打斷。

    妖蠻攻景之事太過駭人,在朝廷沒有下定論之前,實在不好在文會上詳談。

    計知白坐在雪黨之中,許多人向他靠攏,其中包括這些天疏遠左相黨的官員。

    計知白卻好似什麼都不知道,與這些人聊的十分開心,雙方的隔閡被他巧妙地化解。

    不多時,一位陳家翰林走到涼亭,輕咳一聲,周圍的聲音陸續停下。

    方運抬頭望去,漆黑的夜幕下,整座梅園被紅色的燈籠與白色的雪光照耀,兩種分明的顏色構成了美麗的世界。

    不等陳家翰林開口,計知白突然起身,舌綻春雷道:「諸位,知白有一事不解,不知誰能解惑?」

    那陳翰林面色一沉,但又不好對一國狀元翻臉,於是道:「計狀元有何指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