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今年不僅景國增加了許多進士,各國也都增加,但這種幾乎是十倍的增幅卻僅僅景國一家。

    方運靜靜地等著,過了好一會兒,眾多進士的神念才陸續離開文宮。

    一個同進士突然面向方運深深作揖,腰彎得已經超過九十度。

    「若無您,在下恐怕終生無望進士,請允許我叫您一聲方先生。」

    眾多進士一聽,此言大有道理。若是沒有方運,排名前一百的人考中進士的機會很大,但後面兩百人考中進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方運提攜了他們,自然可以稱得上他們的老師。

    「謝過方先生!」眾多進士紛紛行大禮。

    尤其是那些同進士最為感激,因為若無方運,他們哪怕年年趕考,也不可能擠進前幾十名,終其一生也只能當舉人。

    同進士只是地位稍低於進士,無論是唇槍舌劍還是其他力量,與正常進士毫無區別,哪怕日後不成翰林,也有機會做到四品大員,而舉人能做到七品已經謝天謝地。

    更何況,進士在戰場的自保能力是舉人的幾百倍,各種進士戰詩詞和唇槍舌劍讓他們可以輕鬆碾壓舉人。

    此次會試排名第二的高庸雖未行大禮,但依舊拱手致謝道:「多謝方文侯為我景國增加如此多進士,您雖不發一言,此功此恩勝過千言萬語!」

    其餘進士也隨之致謝,哪怕其中有左相和康王的人,也由衷地致謝。

    方運超出他們太多,他們早就沒了仇視方運的念頭。

    方運微笑道:「馬上就要上早朝了,不能耽擱,諸位還是挑選進士的戰詩詞吧。」

    方運說完,不再客套,望向大殿內左側的木架,這些木架上面放著一面面木牌,每面木牌都代表一首戰詩詞。

    其中最新的三塊木牌分別是方運的《龍劍詩》《白馬豪俠篇》和《寶劍吟》。

    高庸突然笑道:「提到學進士戰詩詞,我們又得謝謝您,您這三首詩都是必學之詩。」

    眾進士發出善意的笑聲。

    方運笑了笑,開始學習其他戰詩,第一首自然是曹植的戰詩《白馬篇》,這首詩可以和李白的《白馬豪俠篇》並用,雖然方運用的時候沒有原作寶光和傳世寶光,但畢竟相當於喚出一頭妖帥,也算是不小的助力。

    方運面朝《白馬篇》木牌,彎腰作揖,心中默誦《白馬篇》的全文。

    在默誦完后,一點金光飛入方運的文宮,最後進入文宮雕像眉心,方運便學會此詩,但若要真正用出來,還要練習一段時日。

    之後方運學習防護戰詩《詠桂樹》、疾行戰詩《少年行》和壯行詩《常武》等等各種進士戰詩詞。

    方運學這些戰詩詞非常輕鬆,但其他人卻不一樣,每個人學完一首戰詩詞后,都會導致文膽與才氣震蕩,要坐下來休息好一陣才能繼續學習第二首。

    有的人在學習了三首戰詩詞后就再也無法學習,只能等以後再來。

    方運看許多人坐在地上,便站在原地等候,思索戰詩詞。

    「秀才殺敵戰詩有兩首。《易水歌》對進士來說過弱,而《石中箭》雖然強,可除非我修鍊到三境,否則依然不如進士戰詩。但是,這種底層的戰詩並非毫無用處,我還是應該練習。因為這些戰詩可以形成連詩,雖然連詩很難傳世,可一旦連好,必然會形成莫大的威力。當然,若是形成多重傳世連詩,讓其他人學會,必然會讓我人族實力大增,不過可能性太小。」

    不多時,進士們紛紛起來,有人小聲嘀咕:「一首喚劍詩頂幾個計知白?」

    「起碼兩三萬吧。」

    「能別這麼侮辱堂堂狀元嗎?」

    「那我問你,一萬個進士作用大,還是一首《喚劍詩》作用大?」

    「呃……倒也是。」

    方運沒想到計知白這個度量單位竟然如此流行。

    眾人學罷戰詩詞,離開聖廟,然後坐著早早就備好的馬車,一起前往皇宮參加朝會。

    按照規矩,第一輛是大型的蛟馬車,裡面可以坐二十人,而現在裡面坐著十人,會試前十名。

    這十人都會參與明年一月的春獵,也會參與明年二月開始的殿試,若不出意外,這十人將會成為景國日後的佼佼者。

    方運來聖元大陸后一直刻苦讀書,早就放棄了交際,平時也懶得處理人際關係,可現在卻由不得他。

    因為馬車裡的其他九人一言不發,一起看著他一個人。

    眾人都知道十人乘坐同一輛車是為了交流,為了春獵,可方虛聖不開口,誰敢亂說話?

    這位雖然從不做欺凌弱小之事,卻有更可怕的外號。

    碎膽狂魔!

    連妖蠻都稱呼他為魔王!

    方運一看自己不說話真不行,輕咳一聲,道:「想必諸位也知道朝廷讓我等十人在一起的目的。我只想說,無論諸位對殿試有何想法,都不得影響此次春獵。此次春獵的排名,決定明年景國進士入聖院的人數和進入翰林院的次數,和在座的每一位息息相關,其重要程度還在殿試排名之上!」

    高庸立刻道:「方兄此言乃真知灼見,殿試的狀元非您莫屬,平步青雲也屬於您。而其後無論是第二榜眼還是殿試最後,都沒有太大的區別,所以並不重要。若您能帶領我們在春獵中創造與十國大比媲美的奇迹,殺入前七,我們將都有進入聖院的資格!」

    「高兄此言有理。」一位進士道。

    其餘進士也輕輕點頭,只是其中幾位進士目光閃爍。

    九名進士中,跟左相黨關係密切的有兩人,跟康王關係密切的有一人。

    方運雖然打擊了左相與康王的勢力,但許多人身上的烙印並沒有立刻消除,只是變淺。

    高庸看方運並不想繼續說,於是道:「除卻方兄實力非凡,我等新晉進士在春獵上發揮的作用不大,我這幾日研究春獵事宜,有了一個想法。今日到春獵大約有四十天的時間,我們只能練熟一首進士戰詩。若是攻擊戰詩,作用極小,還不如老老實實操控唇槍舌劍,但若是防護戰詩,無論是用來保護自己還是方兄或其他進士前輩,都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這個想法不錯,但還要請教學宮的老先生和那些前輩。」

    「我已經問過負責教我們的翰林先生,他說此法可行,而且之前也有人用過,就等方兄開口了。」

    方運微笑道:「既然那位翰林先生說可行,我不反對。」(想知道《儒道至聖》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Qidian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