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方運準備以後空閑便重新速讀一遍,必然會有新的發現,學到新的東西。

    此刻太后與國君根本難以參與朝政,頗有雜家解讀的「垂拱而治」的理念,架空皇權,百官治之。不過卻與真正儒家解讀的垂拱而治有區別。

    儒家理解的垂拱而治,是國君不去加重賦稅徭役,國家自然昌盛,國君自然閑適。

    方運在聽朝議的時候看了看紗簾,裡面的太后與國君端坐,猶如泥塑木雕。

    方運終於明白左相為何能與太后對抗,單單朝議就不是非讀書人所能理解的。

    「怪不得禮法會變……」

    孔聖之時,各國還沒有發展到這種程度,隨著科舉的完善,讀書人的力量越來越強,朝堂之上的改變愈發明顯。

    直到此刻,方運才明白自己那篇策論《非禮之禮》為何會被眾聖看重,並讓大儒學習,因為眾聖就是用這種考題與經義來潛移默化,讓人族讀書人慢慢接受「禮」的變革,避免有的讀書人因為無法接受聖道變化而文膽文宮受損。

    方運突然意識道,自己最強大的力量,根本不是奇書天地中的書籍,而是看透未來的目光。

    「或許,我的聖道就在聖道變遷之上!」

    眾官根本不停嘴,一直吵到中午也沒有任何要休息的跡象。

    「母后,我餓了……」

    小國君輕聲道,太后立刻向宮女招手,讓宮女端來早就準備好的糕點,然後低聲囑咐讓御膳房開始備午膳。

    「又是冷食……」小國君低聲抱怨,但仍舊慢慢吃起來。

    在場的所有讀書人耳聽八方,在小國君開口后,一些官員停嘴,說話的官員陸續減少。

    「臣以為,國未滅,君不可輕易退位!」

    「孟子曾言:『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為民生,社稷可舍,君亦可舍!」

    「午時將過,眾卿用膳吧。」太后的聲音響起。

    眾人也爭累了,一起謝恩。

    那些官員習以為常,但新晉進士卻非常興奮,因為只有在殿試之後國君才會賜宴慶賀,現在就可在皇宮用膳實乃喜事。

    眾人離開奉天殿,前去側殿。

    數百人的午飯對皇宮御膳房來說並不是難事,用了半個時辰,眾人便吃完午飯,返回奉天殿。

    這一次沒有早朝時那般正式,只是等太后與國君落座后,群臣才坐在軟席之上。

    一路上敖煌都老老實實,就是眼珠子不停地轉,不時瞄向奉天殿中一顆看似很普通的夜明珠。

    眾人剛落座,提出景國國君退位的庄瀘突然起身,向方運一拱手,道:「下官先祝賀方大人成會元,並預祝大人高中狀元。只是……大人即將成為人族虛聖,地位遠在在場諸公之上,為何不發表見解?」

    「今日之方運是進士方運。」方運道。

    一些老臣輕輕點頭,方運的回答非常得體,若是說得太謙虛則有些虛偽,若是太軟弱則會顯得怯場,辱沒虛聖之名,說自己現在身份只是進士,不亢不卑,恰到好處。

    「原來如此。那我想問方會元,您是支持戰不利則國君退位,還是支持堅決以景國之身抗蠻?」

    方運隱約意識到左相黨要衝著自己來,但卻不知道他們所為何事,腦中急轉。

    「此事斷然不可能含糊,若是和稀泥或玩外交辭令,退位派倒是無所謂,但主戰派必然反感。這時候,必須要直截了當,至於之後發生何事,我承擔便是!我方運的肩膀,扛得下!」

    方運心中有了決定,立刻道:「身為景國子民、大景官員,我自當堅決抗蠻!國在尚不能保證景國子民安康,國若破,是庄司正能保我景人平安,還是哪位能保?」

    「原來如此,在下佩服。」庄瀘坐下。

    吏部侍郎歐寞道:「方會元,吏部分派進士代掌知縣,也會考慮進士心志。我見你一心抗蠻,若是讓你委任普通縣的代縣令,乃是大材小用,不若成全你抗蠻之心,派你前往寧安縣,如何?」

    滿朝嘩然。

    寧安縣不是最北的縣,也不是最危險的縣,但卻是邊境區域的樞紐,景國送往三邊的糧草軍械大半要經過寧安縣,乃是重中之重。

    左相柳山在密州經營多年,打造的猶如鐵桶一般,水潑不進,密州的文官和州軍兩系皆是柳山門生,文院之中也過半是他的黨羽。

    寧安縣就在密州。

    哪怕方運之前對左相一党進行連續打擊,密州勢力依然沒有動搖,這就是柳山至今敢來朝堂的緣故,也是太后最忌憚柳山的最大根源。

    一旦激怒柳山,引發密州向慶國或武國倒戈,那京城的屏障蕩然無存,蠻族大軍將可在幾日內兵臨城下,包圍京城。

    柳山自從中了進士,就在經營密州,儼然密州真正的主人。

    方運心頭閃過一絲陰影,感覺左相一黨今天的一切所作所為,就是在逼自己去寧安。

    「歐侍郎,請收回方才之言!方虛聖乃國之棟樑、人族脊樑,若沒死在月樹神罰之下,反而死在內鬥之中,萬民皆怒!到了那時,朝堂之上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禮部尚書毛恩崢義正詞嚴道。

    眾官無比惱怒,禮部尚書毛恩崢乃是出了名的和事佬、老好人,逼得這種人說出此話,可見事態嚴重到何等程度。

    計知白陰聲怪氣道:「毛尚書此言差矣。連月樹神罰都殺他不死,寧安縣又不是龍潭虎穴,怎能害死方運?更何況,連我計知白都能在寧安縣任代縣令,獲取狀元之外,他方運為何不能?莫非是說,他方運不如我計知白?」

    敖煌忍不住問:「方運等於幾萬個計知白來的?」

    「哈哈哈……」紗簾內傳出孩子的笑聲,但隨後一隻手捂在小國君的嘴上。

    眾多官員低頭笑著,小國君可以肆無忌憚發笑,但他們要掩飾一下。

    計知白氣得臉一陣青一陣白,卻不敢對敖煌說半句話,自己已經結仇方運,若是在惹上東海的龍宮的真龍,左相都救不了。

    歐寞看向方運,微笑道:「方文侯,你若真有心抗蠻,為何不前往寧安縣?寧安縣乃是我景國三邊樞紐,更能施展才華。」

    「歐侍郎此言差矣。寧安縣恰恰因為是三邊樞紐,方運當代縣令才難以施展。那裡乃是軍方要地,而且寧安縣品級最高的衙門不是縣衙,是轉運司衙門!若吏部願意讓方運兼轉運司司正,老夫支持方運前往寧安縣。不然,就是大材小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