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儒道至聖》更多支持!)歐寞道:「本官不知你們怕什麼。明年初冬草蠻南下,殿試必然在草蠻南下前結束,以便讓我人族全力備戰。方運在寧安縣無比安全,何來害他之心?我吏部最講究人盡其才,寧安縣乃是出了名的難以治理,去年曾派遣最優秀的計知白前往,今年依舊選派最優秀之人。」

    「信口雌黃!」

    「吏部文書已下,若方運出爾反爾,口中為國為民,心中貪生怕死,可請內閣重議此事。至於其他人,請待方運答覆之後再爭論。」歐侍郎平靜地看著方運。

    朝堂眾官員不再爭吵,一起看著方運。

    朝堂之上才氣激蕩,上空的元氣如風呼嘯。

    監察院的監察御史突然手握官印,不知做了什麼。

    許多官員發現這個細節,監察御史乃是監察院的第一大員,掌管整座監察院,曾屢次為難左相的黨羽,是反左相黨的一面旗幟。左相屢次想將其調任,都以失敗告終。

    隨後,左都御史手摸官印,突然道:「歐侍郎,既然您說吏部人盡其才,那為何青烏府知府游澤原本官名狼藉、不堪大用,卻委任其為知府?」

    寧安縣就在青烏府的轄區內。

    歐寞身體一震,監察院的二號人物說出這事,明顯是掌握了游澤的罪證,可游澤是左相的學生,雖然昏庸無能,但極為善於迎合左相。

    歐寞思索片刻,道:「若游知府力有不逮,吏部自當將其調任。」

    左都御史道:「我聽聞原濟縣縣令蔡禾為官清正,教化濟縣有功,又在短短一年內使一下縣所獲賦稅超過中縣,擢升五品,此等大才必然可治理一府。」

    方運心中一動,前幾日蔡禾就發來傳書,因為治理濟縣有大功,直升五品,只是不知將調任何處,左都御史在這時候舉薦蔡禾,是一種朝堂上管用的手段,也是想利用蔡禾保護他。

    歐寞閉口不言,文相一黨雖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迅速做出反應,文相一黨同意方運前往寧安縣,但左相必須要以青烏府知府交換。

    歐寞沉默片刻道:「吏部對知縣有任免權,但知府向來由內閣決定,下官無權置喙。」

    眾官看向左相柳山。

    柳山若不同意,其他三相聯合起來都無法讓一人當上知府。

    柳山一直眼帘下垂,此刻睜大眼睛,目光如燈,掃視群臣,緩緩道:「蔡禾正身勤民,訓導有方,禮義興行,廉政富民,可任青烏府知府。」

    左相的聲音鏗鏘有力,每一個字都好像敲打在百官的心頭。

    方運靜靜地看著左相柳山,這是兩人第一次當面交鋒,但自始至終左相都沒有正面出手。

    左都御史沉默了,沒想到左相會答應的這般乾淨利落。

    許多官員也不再爭論,有蔡禾在青烏府照顧方運,哪怕密州是左相的天下,也不用擔心太多。

    歐寞再一次望向方運,道:「方會元若無異議,吏部將公布殿試名單。」

    方運沉思片刻,道:「既然吏部有令,本官自是不會抗爭。」

    隨後,歐寞以吏部左侍郎的身份宣讀殿試名單,共有五十名進士,在二月初一后可前往各縣任代縣令。

    進士前五十歡呼雀躍,但其餘進士卻心中嘆息,不過卻也並不太過失望,今年取三百進士都難以參與殿試,那取三十進士之時更不可能參與殿試。

    殿試名單宣布后,百官繼續朝議,這一次雙方都沒有太多爭論,而是在四相的帶領下,一條一條逐漸敲定抗蠻,動員、徵兵、外交、運輸、糧草等等事項非常順利。

    直到太陽落山,輔相建議朝議結束,太后總結今日的朝議,並言明日的朝議先討論方運的封賞。

    太后與國君在紗簾之後站起,太監高聲尖叫。

    「退朝!」

    除卻大儒,百官低頭行禮,但在百官行禮的一剎那,敖煌終於按捺不住,直飛向大殿頂部一顆很普通的夜明珠。

    在敖煌的龍爪抓到夜明珠的剎那,整座奉天殿華光大作,所有的門窗轟然關閉,一股浩然堂皇的氣息瀰漫大殿。

    與此同時,一道雷霆憑空而降,劈在敖煌的身上。

    但是,敖煌的龍爪已經抓住那顆常人拳頭大小的夜明珠,生生拽了下來。

    敖煌倒在地上輕輕顫抖,全身黑乎乎的,龍鱗被電的片片直立,各處冒著煙,鼻口歪斜,正流著口水呵呵傻笑,爪子一松,夜明珠慢慢滾動到方運腳下。

    敖煌毫無所覺,繼續傻笑。

    陡生異變,百官都驚呆了,連方運都滿頭霧水,敖煌憋了一整天,怎麼朝會結束了卻發瘋?

    在場的大儒一直氣定神閑,哪怕朝會吵翻了天,他們也不動聲色,可現在卻哭笑不得看著敖煌,龍族怎麼會有這麼一條不可理喻的龍。

    方運抬腳踢了敖煌一下,敖煌傻呵呵地笑著,顯然被電的不輕。方運無奈翻了一個白眼,這裡畢竟是京城樞紐,景國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哪怕防衛再差,防備大儒層次的敵人不在話下,更何況敖煌還只是相當於翰林的小龍,沒被雷劈死已經算是命大。

    太后緊張地道:「煌親王身體如何?」

    方運立刻拱手道:「啟稟太后,敖煌無恙。只是敖煌無禮,驚了御駕,乃下官教導無方,請太后責罰。」

    「傻……傻龍!」小國君輕聲笑道。

    太后鬆了口氣,道:「無妨,煌親王年幼,喜歡玩鬧倒也真性情。那夜明珠他既然喜歡,就贈與他吧。來人,命御醫仔細檢查煌親王的傷勢。」

    「不……不用……本……本龍辣么膩害……」敖煌說完全身的黑色緩緩褪去,周身重新恢復明黃色澤,身體以極快的速度恢復。

    「真龍天賦,不朽龍身!」一個將軍忍不住低聲道。

    方運頗為羨慕地看著敖煌,不朽龍身可不一般,四海龍聖也只有兩尊有,若敖煌沒有不朽龍身,現在不死也只剩一口氣。

    方運本來擔心敖煌,一看不朽龍身起效,便放下心,只要敖煌還有一口氣在,不朽龍身就可以讓他迅速恢復,這也是在登龍台中其餘妖蠻龍妖不願意跟他纏鬥的原因。

    方運呵斥道:「混賬東西,奉天殿豈是你撒野的地方?回家老實反省,抄寫一千遍《禮記》!」

    上到國君太后,下到四五品官員,全都被這一幕驚呆了。(我的小說《儒道至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