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儒道至聖》更多支持!

    「萬象珠里有什麼?」方運問。

    「他沒說,不過既然誇我,自然很好。你放心,你假意罵我幫我脫罪,讓別人不好藉機生事,等龍聖爺爺獎勵下來肯定分潤你!」敖煌一邊說一邊搖著尾巴,格外高興。

    「嗯,既然是聖位力量記載的信息,必然不錯。你過年若是喜歡參加文會,可以拿著我的請柬自己去。」方運道。

    「我去也行,但你得讓我帶著你的詩詞啊,你人不到,但詩詞得到。」敖煌眼珠一轉。

    「到時候再說吧。」方運現在心裡有春獵、殿試和草蠻入侵三件大事,沒心情去做別的事。

    「好吧……」敖煌的眼睛繼續亂轉。

    回到家,方運與家人閑聊吃飯,與奴奴玩鬧片刻,然後拎著逃跑失敗的硯龜前往書房。

    方運把門鎖好,拿起《孟子》默讀。

    默讀完孟子,方運鋪上一張紙,提筆書寫《正氣歌》。

    之前方運最多只能寫五個字,而現在準備試試能寫多少。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寫完前兩句,方運感到輕鬆自如,沒有絲毫的凝滯,鬆了口氣,然後盯著這兩句看。

    這兩句雖然普通,卻是《正氣歌》的總綱,是說天之間有正氣,賦予萬物以不同的形態。

    這十個字與紙張沒有絲毫的變化,表面上也沒有任何異象,但是,夜裡的星辰光芒變亮了一絲,方運文宮的那顆微型文曲星的亮度則增加一倍!

    一旁的硯龜瞪大眼睛,張開嘴巴,露出鋒利的牙齒,恨不得要把這張紙吞下去,小爪子甚至在桌子上摳出淺淺的印子。

    墨蛟從龜背硯台上飛出,飛來飛去,急不可耐。

    方運繼續書寫。

    「下則為河嶽……」

    寫完這五個字,方運感到無比疲憊,只覺身體真的被山峰壓住。

    這句話就是解釋上一句話,是說天地正氣降落在地便形成山脈河流。

    硯龜和墨蛟認認真真看著,無比緊張。

    「上則為……」

    方運本想寫完「上則為日星」五個字,可寫完「為」字后,方運只覺眼前突然多了一條銀色的瀑布,猶如無數的星辰垂落,壓在自己身上。

    「啪……」

    方運手中的御賜湖筆折斷。

    方運一眨眼,星光瀑布消失。

    就見寫有「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的紙張突然飄起,字字金光,隨後整張紙燃燒殆盡。

    硯龜大怒,猛地一跳,張口一吸,把那微不可見的塵埃吸到嘴中,然後美滋滋一笑,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方運輕輕搖了搖頭,自己現在勉強有察河嶽之能,面對日星卻力不從心,根本不能把天地正氣與日月星辰相連。

    隨後,方運進入奇書天地,那裡的《正氣歌》上共有「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十五個字。

    「我有種感覺,一旦再寫三句,必然引發巨大的異變!因為直到現在,還沒有人族為浩然正氣定性。」

    方運知道這種事急不得,便不再強求。

    方運看了看硯龜,閉目進入奇書天地,學習《三十六計》。

    三十六計第一計的「瞞天過海」和第二計「圍魏救趙」方運已經完全寫成兵書,而第八計「暗渡陳倉」也因為得了《韓信三篇》的第一篇而可直接使用,方運現在準備把第三計「借刀殺人」書寫成兵書。

    方運讀遍史書,發現玩借刀殺人最特別的要數唐朝的史思明,此人不僅隨安祿山的叛亂,還曾歸順唐朝後又叛亂,最後自立為國稱帝。

    史思明未發跡前窮困不堪,為逃債逃到奚族被抓住,史思明為求自保說自己是大唐使者,是來和親的,奚王信以為真,奉為上賓並送一百人讓他帶人前往大唐。

    但史思明卻說這些人太過低賤,為什麼不派奚族最重要的大將一同前去?

    奚王就派遣史思明與奚族大將和三百人前去。

    快到平盧城的時候,史思明讓人告訴平盧城守將:「奚族大將和三百人就在城外,表面是朝拜大唐皇帝,實則是準備偷襲平盧城。」

    於是,平盧守將率軍殺光毫無準備的奚族人,只留奚族大將。而史思明則把奚族大將當做俘虜送往幽州節度使那裡,立下大功,之後平步青雲,一路高升。

    方運反覆琢磨,不得不讚歎史思明厲害,無論是計謀還是膽識都乃個中翹楚。

    方運之前一直在研讀兵書,成進士後效率更高,現在完全可以把第三計化為兵書內容,從而使用兵法。

    到了夜裡,方運囑咐方大牛,不準別人打擾,然後回到屋裡,開始書寫《三十六計之借刀殺人》。

    和以前一樣,方運以《易經》《孫子兵法》等內容闡述計謀的總綱,然後進行分析,再用真實的歷史事件舉例,最後方運以聖元大陸不曾有的史思明的事迹結束這「借刀殺人」。

    在方運寫完最後一個字后,和之前一樣,被拉入才氣演武。

    方運一睜眼,便發現自己位於一座華麗的府邸中,自己身穿武國進士服,桌子上放著自己的官印,是正六品的衛將官印。

    三千人為一衛,將領為六品衛將。一萬人為一軍,將領為四品封號將軍。

    不過,官印卻是百年前的式樣,方運立刻判斷出此時是十國相互征戰的時期。

    在方運看到衛將官印之時,就聽前方一個幕僚低聲道:「大人,此刻定北將軍急缺一位五品正將軍輔助他掌管定北軍,但目前人選除了您,還有四位衛將軍,您必須要勝過這四人才可。」

    隨後,另外一個舉人佐官開始誦讀四個衛將軍的履歷、喜好、特點等等一切細節。

    方運一邊聽幕僚與佐官們稟報,一邊思索。

    「才氣演武真坑人啊!第一次瞞天過海還好,主要考的是細節。上次圍魏救趙,是我的人馬被圍魏救趙,差一點失敗。這一次又來陰的,明顯是要借四把刀殺四個人!」

    方運心中腹誹,怪不得都說才氣演武一次比一次難。不過,若通不過才氣演武,就無法獲得「智之聖道」力量加持,威力有限。之前的瞞天過海之所以能瞞住敵人,就是因為有智之聖道。

    而且,一旦兵書融入智之聖道的力量,威力還會隨著方運文位提升而提升,否則的話,提升兵書力量極難,只能去不斷學習別人的兵書,終究落了下乘。

    方運不喜勾心鬥角,但這是才氣演武,自己現在是兵家之人,那就不能有婦人之仁。(我的小說《儒道至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