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儒道至聖》更多支持!

    等所有人還禮,計知白才隨便一拱手,微笑道:「方鎮國揚名登龍台,在進士獵場必然技壓群雄,你的奇特才氣古劍必然是進士第一,你的傳世戰詩詞也定當力壓詩狂。」

    眾多進士極為不悅看著計知白,雖然眾人知道計知白與方運有仇,但現在並不是算賬的時候,現在是要學習如何為景國爭春獵排位,計知白一上來就挑撥離間,實在令人厭惡。

    詩狂馬朝明慢悠悠說:「我不知他的傳世戰詩詞與我的《轅門箭》孰高孰低,但我知道在獵場,我與他都抵得上許多個計知白。」

    何魯東在一旁道:「方文侯,景國進士第一才氣古劍之位繼續讓本將坐幾天如何?」

    方運笑道:「何將軍依舊乃進士第一唇槍舌劍,小生甘拜下風。」

    「好,等春獵歸來,共飲一杯。」

    「固所願也,不敢請耳。」方運道。

    計知白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沒想到兩位老進士如此直接。

    眾多進士用玩味的目光看著計知白,甚至露出譏諷之色。

    方運年輕可能被挑撥,但何魯東與馬朝明都是四十多歲的中年進士,豈是區區計知白可以玩弄的。

    馬朝明還好一些,直接嘲笑計知白,可何魯東和方運的對話就太狠了,何魯東先是與方運談笑,然後邀請,方運則說相互喝酒結交就是他想要的,只不過不敢先說而已,兩人一唱一和,就差直接感謝計知白讓兩人關係拉近。

    「哎呀,砸到我的腳了。」就見崔勝笑嘻嘻彎腰,從地上撿起扔到腳上的官印。

    眾人莞爾,崔勝性格活潑,喜歡玩鬧,哪怕進入聖院成了進士也依舊如此。

    張知星右手玩弄新的渾天儀,道:「計知白,你在獵場外泄私憤也就罷了,若是敢在獵場中禍及我景國春獵排名,別怪我將你鎮殺!」

    張知星在登龍台里中毒,被方運救下性命,所以看計知白的目光格外冰冷。

    計知白更是恨極方運,沒想到自己不過一句話就招來如此多的人嘲諷打擊,怪不得柳山昨日說不得在春獵中針對方運。

    「諸位過慮了,在下只是隨口一說而已。諸位放心,知白若在春獵中辜負國恩,必自斷一臂,永不續接。」

    「說的你好像可以隨便得生身果一樣。」崔勝笑嘻嘻道。

    方運當年拿出生身果和延壽果救治友人朋友,但不意味人人都可以拿得出,計知白就不用說,哪怕柳山身為一朝左相、一代大學士都拿不出來,唯一的辦法是舍了老臉求到宗聖頭上。

    各半聖世家是有備用的生身果或延壽果,可最低也要用來給大學士或者特別優秀的天才,像方運那種給舉人戰友延壽果、給進士戰友生身果的事,百年不遇。

    計知白心中越發擔憂,之前在景國誹謗方運,還有人迎合,可現在他堂堂景國狀元不過說了一句話,就慘遭圍攻,簡直豈有此理!

    方運卻突然心生感慨。

    敖煌低聲道:「你怎麼不回敬他,怎麼還一臉感慨的樣子?」

    「我只是想起幾個月前的我。」方運回答。

    敖煌一愣,嘿嘿笑起來,聽到這話的進士們也微笑,當年方運可沒少被讀書人圍攻,現在景國真找不出這種人,也只有武國和慶國的那些人還孜孜不倦罵方運。

    計知白更加惱火,越發覺得方運只要開口就會羞辱自己。

    一些中年進士輕輕搖頭,憑藉計知白的才智本不至於如此,可惜「幾個計知白」這個度量單位太毒了,換做是誰也不可能不怨恨方運,現在十國已經通過「幾個計知白」衍生出了各種罵人的話,計知白這幾天絕對沒少生氣。

    方運先從年紀大的中年進士開始,主動上前一一攀談,說的話不多,不過四五句,但都準確叫出對方的名字、籍貫,最後還說出對方生平得意的事。

    這看似簡簡單單的禮節,讓他們對方運的好感倍增。

    有什麼比被虛聖稱讚更有面子?

    年輕的進士見到這一幕恍然大悟,沒想到方運不僅詩詞學問厲害,連做人也有值得學習之處,不過幾句話就籠絡了進士中的佼佼者,於是記下這個細節,以後可以對別人用出。

    中年進士暗贊方運得體,沒想到方運和傳言中那個樹敵無數的愣頭青相距甚遠,這種人敢招惹雷家蒙家,明顯不是太幼稚,而是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人不能一點骨頭都沒有!

    腦子是靠骨頭支撐的!

    陳靖微微點頭,又望向門口道:「先生們來了。」

    陳靖因為在聖院潛修錯過登龍台,沒有在登龍台里受過方運恩惠,但他大婚那日恰巧遇到老婦人逝世,多虧方運一首前所未有的紅白詩化解尷尬氣氛,他是陳聖世家最感謝方運之人。

    就見三個老翰林緩緩走進來,每人都年過六十,最大的那位是年過八十的吳翰林,乃是公羊世家的女婿,參與過整整十七次進士春獵,在場諸人都要甘拜下風。

    三位翰林沒有廢話,甚至也不介紹眾人可以自行學習的書本知識,上來就是用親身經歷講學,然後讓眾人實戰,進行指點。

    前兩位翰林極為嚴厲,哪怕是方運出了問題都毫不客氣指出,計知白更是不敢發脾氣,許多人暗暗叫苦。

    但是,輪到最後的吳翰林教授眾人生存之道的時候,許多學生是憋著笑聽完的,計知白則是幾乎憋著一口血聽完。

    因為吳翰林的新口頭禪全是從「論榜」上學來的。

    「你看看你,要是如此躲避妖蠻攻擊,早就死一百遍了,你也就值一個半計知白!」

    「你還笑?連計知白都不如!」

    「我教你保命,你那般用唇槍舌劍是拚命,讓我說你等於兩個計知白好意思嗎?我都不好意思開口!」

    「計知白,你不錯啊,比一個計知白強多了……」

    敖煌從頭笑到尾。

    等春獵課結束,計知白三步並作兩步離開文戰場。

    春獵課結束,方運與其餘九個新晉進士前往學堂,聽「殿試課」,學習如何在殿試中治理一縣之地。

    敖煌嘿嘿笑道:「終於學到一句新罵人的話。你連計知白都不如!還有,你比計知白強多了!哈哈哈……」

    學完殿試課,方運中午返家,然後再一次繼續《三十六計之借刀殺人》,準備進行借刀殺人的第二次才氣演武。(小說《儒道至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