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儒道至聖》更多支持!

    景國的官員們已經下了早朝,剛走出皇宮正門,準備返家。

    但因為有天演戰詩,眾官不得不停下來。

    在方運最後一首天演戰詩結束后,禮部賽侍郎和眾官一起抬頭望天,道:「得,回去吧。前些日子某些人說方運只是進士就成文侯,不便立刻加賞,等成虛聖再名正言順賞賜。現在好了,封個虛聖也與眾不同,殺了二三十萬妖蠻,又送萬軍『屠妖兵器』,功勞要重新議定,封賞也要升格。」

    「賽大人,此事需要太后召集,你我……」吏部侍郎歐寞道。

    「太後有旨,重議方虛聖封賞!請諸位大人去偏殿吃午膳。」門口一個太監氣喘吁吁大喊。

    左相一黨眾官啞口無言。

    「還愣著幹什麼?回奉天殿啊!」

    眾官員一邊往回走一邊聊天。

    「之前我等議定方虛聖跳過正三品的武侯,直封從二品的州公,現在怕是要封正二品的國公了。」

    「不妥吧,李文鷹大人之前也不過是州公,成大儒后才和其他大儒一樣獲封國公。」

    「有何不妥?十國有幾位大儒能單獨殺五頭大蠻王?」

    「這倒也是,只有不到半數的大儒能以一己之力殺死大蠻王,普通大儒依舊需要藉助他人才能殺大蠻王。」

    「所以封方運為正二品國公沒有絲毫不妥。」

    「那他原本是內閣行走,此次怕是要加封為內閣參議了。」

    「不妥!內閣參議乃是一國支柱,地位僅次於四相,有權反對四相命令。四相若爭執不下,參議也有一定決定權。整個景國的內閣參議不足三十人,如此重要的實權之位,方運怎能擔任!」

    「是極。朝會上已經討論過,方文侯若成內閣參議再去密州擔任代縣令,豈不是密州官位最高之人?他是當代縣令去,還是當代州牧去?的確不妥。」

    「我看,還是按老規矩吧,等方鎮國殿試結束,再加封內閣參議。」

    「等方鎮國殿試結束,他的功勞加起來,怕是直接位列正二品吧,從一品都有可能,憑藉實權也可能位列內閣參議,那就不是加封了。」

    「我倒是想知道他什麼時候封王。」

    「他極可能是我景國下一位軍功王,獲贈半縣封地,私兵數千,當真難以想象。」

    「對了,方鎮國若能奪回象州,那真可能要封王了。」

    「奪回象州太難,還是看他在春獵中的表現吧。我景國去年進聖院的進士名額有三,入翰林殿的次數為十二,我也不貪心,翻倍即可。」

    眾官大笑,這若不叫貪心,那世間再無貪婪之人。

    「再過兩年,大概得稱他為第五相了。」

    「老夫有種預感,今年殿試結束,他就會被人叫第五相。」

    「罷了,此事朝會再議論,不便在朝堂外妄談。」

    「也是。不過,詩滅三十萬,全功,無傷,包括五尊大蠻王,十七頭蠻王,蠻侯無算。憑藉這份軍功,方鎮國在聖院的軍功簿上,怕是從白紙超過錦文,直接入竹堂,就差進聖碑林了。」

    「一般的大學士,也只是位列白紙軍功簿的前列。哪怕是李文鷹,也只在錦文軍功簿后列,畢竟他只殺過一尊大蠻王,但此次從荒城古地回來,便極可能進入錦文軍功簿中列。至於方運……不,方虛聖一人滅如此多的妖蠻,加上之前的軍功,必然能進入錦文軍功簿前列。進竹堂軍功簿就難了。」

    「普通大儒都無法進入竹堂軍功簿。白紙也好,錦文也罷,都是記錄文字的平凡之物,竹堂軍功簿不同。那可是獨立的小廳堂,雖然只有一丈見方,但可供奉雕像,無論其本人還是後代,都會被聖院眷顧。」

    「好么!方虛聖連二十歲都不到,在聖院馬上就要有第二座雕像。我等拼了老命,能在聖院留名已經是最高志向,真是羞煞我等。」

    「李文鷹位列錦文軍功簿后列的時候,就在戰殿之分院海妖院的下院東海院任副掌院,乃是聖院第四等的實權之人。方運軍功至少在軍功簿前列,怕是能在分院之中擔任要職。」

    「下院、分院、主殿院,一步一天塹。劍眉公何等驚才絕艷,勞碌數十年依舊在下院,方運卻有機會直入分院,真是令人感慨。」

    「方虛聖終究不是世家之人,至少要經歷殿試才能入聖院,一切言之過早。」

    「聖前止步於進士,你們說,他能不能在殿試結束前、在去聖院翰林殿之前成為翰林?成為前所未有過的殿前翰林?」

    「未……」十多個官員都想說未必,可說到一半全部收回。

    「誰能說的准方虛聖的事?」

    「下官突然想起,那些之前不學方運戰詩之人,或者學了又放棄之人,此刻會是如何情形。」

    「此次天演戰詩之後,不出三年,人族會出現大量學會二境戰詩詞之人,不出三十年,詩狂的人數將翻兩番!這還只是最保守的估算,畢竟教化萬民的作用太大了。」

    「這還只是教化萬民,若是更進一步,成為教化天下,那人族詩狂的數量何止翻兩番,只要學習方虛聖的傳世戰詩詞,三十年後必然成詩狂!我人族進士所用戰詩都能達到翰林戰詩的威力,妖族傷亡至少增加五成!」

    「此言有理!」

    「教化天下太難得,前提是方虛聖成天下師,並且有更多方面的著作問世。僅僅是詩詞寫的好,難以教化天下。」

    「唉,我等好久沒有如此暢談了。」

    眾官員這才反應過來,一路上眾官員好像變了個樣子,平日里不可能如此多話。

    「因為,他讓我等心中多出希望!」一個將軍道。

    眾官默然,現在景國除了陳觀海,只有方運能讓人振奮精神,除此之外沒人能緩解草蠻南下對他們的壓力。

    左相身邊的人突然扭頭看向左相柳山,似乎聽到他在嘆氣。

    空中,方運本以為在天演戰詩結束后,自己和文宮就會下降,但是,文宮繼續上升!

    方運暫時沒多想,繼續感應自己的力量,現在舉人戰詩《夜襲》進入二境,進士喚劍詩《龍劍詩》只差一絲進入二境,進士戰詩《白馬豪俠篇》也只差一絲進入二境。

    傳世藏鋒詩《寶劍吟》詩出便是二境,原本離三境還有很遠的距離,現在卻差距不遠。

    方運發現,只有自己的傳世戰詩獲得大幅度進步,其他非傳世戰詩的進步很小。

    「文宮怎麼還在上升?」方運疑惑地向四面看,自己已經升到京城的高空。(小說《儒道至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