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儒道至聖》更多支持!

    文膽之重要,僅次於才氣,一個人的文膽若強,晉陞速度會遠遠超越同輩!

    在場的翰林有三十四位,最終能晉陞大學士的不足三人,這已經是很大的比例,因為這些翰林都是景國翰林中的佼佼者。有了此次的禮樂編鐘,讓眾人文膽增強,這些翰林晉陞大學士的人數至少會達到六人!

    至於在場的進士官員更不用說,原本最多十之一二能晉陞翰林,但現在至少能翻一倍!

    突然,文相手握官印,驚喜地道:「人族大興之兆!禮樂編鐘奏鳴,所有秀才生出文膽漩渦!」

    「什麼!」數十官員齊聲驚叫,難以置信。

    曾經有大儒說過,高文位與低文位之人真正的差距不是頭腦,不是智慧,而是意志,是對自身的掌控能力。大梵谷文位之人,除了極少數是常人無法企及的天才,都有可怕的自控力,也有堅定的意志,都可以完成自己應該做或想做的一切。

    相同頭腦的人之所以有人進、有人停留,只是因為後者沒有做完自己應該多、做的事,甚至是不去做,而不是不如人。

    文膽是人族特有的精神力量,是人族精神和意志所化之物。

    一個人若有了目標,一旦稍有鬆懈,文膽就會提醒,在暗中影響,繼續完成這個目標。

    一個人遇到傷心之事或受到打擊精神不振,文膽會馬上相助脫離陰影。

    文膽越強,讀書人走彎路的機會越少。

    但是,文膽並非萬能的,一旦讀書人立下錯誤的目標,那麼文膽會沿著這個目標努力。

    文膽只有執行力,沒有決策能力。

    哪怕文膽有所瑕疵,對秀才也有巨大的好處。

    景國一州原本只錄取三十舉人,名額是定死的。

    但,若以第三十名秀才的成績為標準,凡是達到他的水平都可以成為舉人,今年只有三十,但明年一州能達到這個水平的秀才,至少會有兩百名!

    再過一年,這個數字會超過四百,因為文膽一直在起作用。

    文膽得到的越早,秀才的學習能力越強,行事越成熟,經過多年積累,人族的秀才會越來越強,那麼舉人自然也會越來越強,依次后延,整個人族都會越來越強。

    在場的每一個官員都知道秀才得文膽的好處,欣喜若狂,除了左相一黨。

    天演戰詩也罷,禮樂編鐘也罷,都是因方運而生,為方運而現。凡是視方運為敵之人,自然不可能得到好處。

    計知白雙拳緊握,兩手都要握碎了,他知道以方運為敵會有一定的損失,但萬萬沒想到會損失這麼大!

    計知白的手輕輕顫抖著,他原本超越除方運之外的所有上舍進士,但恐怕不到一個月,其他上舍進士的實力就會與他齊平,喬居澤甚至可能反超!

    吏部的右侍郎龐翰林突然向左相柳山一拱手,道:「下官受柳公之恩,三生難報,若有來世,必當結草銜環。方文侯已然獲封虛聖,有經天緯地之才、澤被蒼生之德,實乃我人族典範。在下官心中,兩位不分高下。只是,下官任吏部右侍郎多年,年紀愈長,漸感力不從心,今日在眾官與太後面前,下官奏請乞骸骨,望柳公成全。」

    在場的官員各個都是揣摩人心的好手,龐翰林此言一出,眾人立刻明白,龐翰林這是為了衝擊大學士,不僅脫離左相,也將脫離景國官場。只有如此,才能得到禮樂編鐘的恩賜,若方運以後再形成驚天異象,會獲得更多的好處。

    吏部的尚書和左右侍郎都是左相中堅,可是現在,吏部被方運挖出一個大口子!

    對左相黨來說,之前的損失都不如今天的大!

    以前那些離開的人,要麼文位很低,要麼並非柳山的心腹,可今日不同,右侍郎龐桓不僅是翰林,不僅是吏部第三人,更是柳山培養了近三十年的心腹!

    計知白罵道:「龐桓老賊!當年若不是恩師……」

    「閉嘴!」柳山低聲輕喝,左拳緊緊握住,神色卻異常平靜。

    計知白立刻意識到自己失言,龐桓已經說的很明白,以後兩不相幫,為了大學士文位,寧可放棄文官前途。

    若柳山報復龐桓,只要太后與文相力保,龐桓最多是被辭官,畢竟他是翰林,在聖院還有身份,結果必然是柳山威望大降,讓左相黨人心生反感。

    若是柳山不顧一切用極端的手段報復,那原本對他敬畏的左相黨人將失去「敬」,只剩畏懼,極為不利。

    更何況,一旦雙方撕破臉皮,龐桓身為吏部第三人,哪怕沒有左相的黑材料,也必然有其他左相黨人的把柄。

    若是柳山不報復龐桓,必然還會有人為了文位而離開他倒向方運。

    現在有人要走,柳山沒有絲毫的辦法,最多是稍稍阻撓。唯一減少損失的辦法,就是優待剩下的左相黨人。

    左相輕輕點了點頭,道:「老夫與你有三十年的交情,對你甚為了解。既然你志不在朝堂,休養一陣后,可去他處為人族而奮戰。」

    「下官多謝柳公!」龐桓彎腰九十度拜謝柳山。

    計知白看著柳山,突然發現恩師的鬢角的白髮又多了一些,眼角的皺紋也更深了,想起恩師對自己的恩情,心中刺痛。

    「方賊子,我與你勢不兩立!」

    太后道:「龐愛卿,你當真欲致仕?」

    「微臣已然想通,還望太后恩准。」

    「罷了,人各有志,哀家不便強留,准了。」太后的聲音異常平穩,沒有喜悅之意,也沒有強裝遺憾。

    「謝太后!」龐桓向太后與左相一拜,轉身離去。

    眾人望著龐桓的背影,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音自龐桓頭顱中發出。

    龐桓的文膽提前進入二境。

    眾官一愣,很快想清楚原委,單單是禮樂編鐘絕不會讓龐桓突破二境,但他此次徹底脫離廟堂,離開左相,心境為之大變,理應是看透了許多,機緣巧合,突破二境。

    翰林達到文膽二境之人只要沒死,十年內必然成大學士,從無例外!

    眾官心中感慨,這就是有舍有得。

    但並非人人都捨得。

    「不愧方虛聖,又為我人族添一新大學士。」

    慶國荀家。

    眾人陷入沉默之中。

    突然,一個進士大喊道:「你們誰愛反對方運誰反對,我不奉陪了!荀家同輩人輸給虛聖不丟人!」

    眾多荀家人一聽,豁然開朗,心道對啊,方運已經是虛聖了,輸給他就輸了,何必糾結?荀子是說過貴賤有別,可方運現在已然貴氣逼人,不再是那個寒門子弟,乃是虛聖!(小說《儒道至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