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道道命令自宗聖、雷家、蒙家和司馬共四大家族的族老會傳出,仔細詢問自家人的情況。

    很快,這四大家族的族老會收到反饋。

    司馬家並非反擊方運的主力,只是與雷家和宗家關係甚密,大多數人受益,沒有其他損失。

    宗家、雷家和蒙家三大家族與方運勢如水火,幾乎沒有人受益,更可怕的是,這三大家族從主家到旁系的所有秀才,只要在三族族譜之上,都沒有出現文膽漩渦!

    上千萬的秀才形成文膽漩渦,但,這三家的秀才沒有!

    「賊子!辱我雷家!」一位雷家族老拍了桌子。

    蒙家罵聲一片。

    唯獨宗家比較平靜,因為宗聖還活著,只要宗聖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若宗聖真能成亞聖,宗聖世家的人必然會一次性獲得大量額外科舉錄取名額,而且之後每年也會有固定的額外錄取名額,這就是亞聖世家和孔聖世家最大的優勢之一。

    但是,三個家族陸續有更壞的消息傳來。

    這三家的秀才得知別的秀才都有了文膽漩渦,少數秀才的文宮出現問題,輕則出現裂縫,重則文宮崩潰。

    三個家族的族老會一片死寂。

    三大家族的秀才太多,以萬來計算。秀才的心智遠遠不如高文位之人,一旦他們對聖道、家族與自身的前途等各方面的理解有巨大的衝突,文宮必然出問題。

    這些秀才,懷疑家族和自己的堅持是否正確!

    沒有文膽緩解或消除這種懷疑,這種懷疑異常致命。

    隨後,三大家族全力封鎖這個消息,禁止族內流傳。

    一旦這個消息蔓延,那些秀才哪怕文宮不出問題,也會因此意志消沉,壓抑思想,從而影響以後的文位。

    不過,三大家族出問題的消息很快以鴻雁傳書為媒介,傳遍眾聖世家,然後再一層層向下傳播。

    當荀家的眾人得知這個消息后,個個驚恐,急忙去調查荀家秀才,最終發現九成的秀才凝聚成文膽漩渦,荀家嫡系的二房、三房和被發配到荒城古地的四房的秀才沒有文膽漩渦。

    荀家長房沒受影響。

    族老會中,荀二先生和荀三先生茫然坐在椅子上。

    兩人後代的秀才沒有文膽漩渦不算什麼,以亞聖世家的資源,足以讓他們輕鬆考中舉人,在成為舉人後凝聚文膽。但可怕的是,後代出事會牽扯到一個極為嚴重的罪名。

    失德。

    仁德向來並列,失德就意味著不仁。

    雖然荀家走的是禮之聖道,不是仁之聖道,但背上不仁的罪名,兩人此生都無力競爭家主之位。

    此事一出,所以荀家人都更加確定,荀家家主之爭塵埃落定。

    族老會上有過半的族老在搖頭嘆息。

    「誰曾想,堂堂亞聖世家的家主之爭,因為一個不成器的舉人的緣故,最終竟然由一位進士決定。」

    「他當時可僅僅是秀才。」

    「現在是虛聖。」

    「幸虧荀庸賢侄高瞻遠矚,面臨全族重壓不退,堅持反對舉全族之力針對方運。若連賢侄也被方運文壓一州的仇恨蒙蔽,我荀家近千年英明毀於一旦。」

    眾多族老紛紛表示后怕,荀家可不是向來不要臉的雷家,也不是臭名昭著的蒙家,更不是與方運有聖道大衝突的宗家,而是堂堂亞聖世家!

    若亞聖世家的秀才五十年無法凝聚文膽,老家主能被活活氣死,荀家眾人以後也將抬不起頭來,必然會被孟子世家全面壓制。

    「幸好,幸好……」

    荒城古地,荀家嫡系四房所在的住處,多人吐血。

    荀燁在出了聖墟后,本來被方運震碎文膽,用荀家神物修復許多,可再次碎裂。

    當景國皇宮奉天殿前的一位將軍讀出新收到的傳書後,左相黨人心驚膽戰。

    文相的一位好友看了看左相柳山,然後故作漫不經心道:「方運也太壞了,這簡直是絕戶計!若我所料不錯,從此以後,人族童生一旦成為秀才,會立刻獲得文膽漩渦,就如同當年唇槍舌劍出現后,人族所有進士馬上能孕劍。只不過,那些大力攻擊名家反對名家的家族,五十年內無人獲得唇槍舌劍,元氣大傷。有的世家甚至因此衰落至今。」

    「看來,蒙家、宗家與雷家的秀才也會有相同的待遇,文曲星有眼啊!」一位官員附和。

    「人族理應團結一心,但,若有人自相殘殺,必然會付出代價,警世後人。」賽侍郎道。

    眾多官員你一言我一語,終於,一位翰林和兩位進士支持不住,不敢得罪左相,又怕自己文膽文宮出問題,相繼宣布辭官。

    三位都是左相的心腹,有一人甚至是左相的學生,而且都身在要位,其中那位翰林擔任工部右侍郎。

    計知白看著昔日的好友離開,一個字也不能說,緊緊閉著嘴,以至於咬碎一顆牙。

    不多時,禮樂編鐘的聲音消失,編鐘也隨之消散。

    冊封虛聖終於完成,天幕漸漸變淡。

    此刻依舊是中午,太陽當空,所有人卻恍若隔世,此次冊封虛聖儀式實在太震撼人心。

    方運的文宮也升到了數十里高空,在漆黑天幕消散后,慢慢下落。

    方運沒有心思看天空的景色,因為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才氣煙柱之上。

    才高三斗加原本的才氣,讓方運有了四道煙柱,但在最左面的煙柱上,多了一座青銅色的三足兩耳鼎,這鼎銹跡斑斑,猶如傳承了億萬年的古物,透著蒼涼的氣息。

    古鼎之上有一個甲骨文。

    詩。

    「這……從未聽說過這個東西,不知是否能夠外泄,還是先隱瞞一段時日,在書籍中找找,日後若有機會見到陳聖或東聖,再詢問。這個東西得有個名字,就叫詩鼎吧。只是不知道此物有何用。」

    方運靜靜地觀察詩鼎,上面的「詩」字在表面凸出,是陽文。除了詩這個字,其餘地方都被銹跡掩蓋,什麼都看不出來。

    才氣以極快的速度向上流動,頂端正好衝擊著詩鼎。而才氣似乎能沖刷銹跡,能讓詩鼎恢復原本的面目。

    方運發現「詩」字的最頂端發散著光芒,並向下蔓延,看來不久之後整個詩字都會發光。

    方運試著與詩鼎溝通,但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罷了,以後會知道這是何物。」

    方運心裡想著,看向自己的文膽。

    在禮樂編鐘的作用下,文膽已經達到二境巔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