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哪怕是當世第一大儒衣知世在未經歷禮樂編鐘之前,也不過處於文膽二境大成狀態,論境界僅僅比現在的方運稍強一小層。

    方運望著文膽,對進士春獵更有信心。

    這意味著他只要放出文膽之力,可以直接把妖帥的妖術隔絕在外,而消耗的文膽之力極少。哪怕現在普通妖侯使用妖術攻擊,方運都可以憑藉文膽之力連擋數次。

    只不過,方運的文膽之力境界足夠,但沒有經過歲月的磨礪,實際力量要比那些同境界的大儒差許多。

    現在許多大儒也不過文膽二境,境界與方運相仿,但經過數十年的時光磨礪,文膽之力一放,足以絞殺大量妖帥,方運的文膽就沒那麼凌厲,勉強可以絞殺普通妖兵。

    換言之,方運文膽一動,已然可以殺死秀才。

    「可惜時間緊迫,若讓我經過數十年的歲月洗禮,我的文膽足以殺死妖帥。」

    這個念頭只在腦海中一閃而過,方運並非是不知足的人。

    文宮緩緩下降,方運已經心滿意足,在心中暗暗總結自己的成長。

    文膽直接提升一小層力量自是不必多說,主要是那些戰詩的力量明顯增強。

    強弓詩《擒王》進入二境,殺敵詩《石中箭》三境,讓方運一舉成為當世最年輕的詩狂!

    舉人戰詩中,《風雨夢戰》接近三境,《夜襲》達到二境,也就是說,這兩首舉人戰詩的威力相當於進士戰詩!

    進士戰詩中,《龍劍詩》與《白馬豪俠篇》即將進入二境,一旦進入,則威力相當於翰林戰詩!

    藏鋒詩《寶劍吟》原本就是二境,現在向三境進發,一旦進入三境,就等於大學士在相助藏鋒,唇槍舌劍出必然會引發小範圍的異象。

    「《白馬豪俠篇》雖然不錯,但爆發力量卻不夠強,看來我還需要一首很強的進士殺敵詩。防護詩和疾行詩也不可或缺。雖然可以學習聖廟中的傳世戰詩詞,但威力終究有限。」

    文宮落回原處,方運睜開雙眼。

    隨後,方運感應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自己,心中一動,意識到是自己的雕像進入虛聖園后被聖院加持的力量。

    於是方運再度進入文宮,仔細打量,赫然發現自己的雕像表面多了一層光芒長袍!

    這長袍散發著極淡的白光,附著在自我雕像的表面,明明很簡約,如同天地之光盡聚其上,蘊含一種難以言喻的光輝與榮耀,若是普通人見到,必然會心生膜拜之念。

    方運望著這層光衣,猜到這就是極少數立下大功的大儒或半聖才有的力量,無縫天衣。

    無縫天衣也是十國成立后聖院商討賜予虛聖的獎勵。

    虛聖天衣比半聖天衣差許多,但比大儒天衣強許多。

    宗聖世家、蒙聖世家和雷家之所以要阻止方運封虛聖,就是避免方運獲得虛聖天衣。

    只要方運在聖廟範圍內,而且遭到攻擊,就可以調動聖廟力量送入無縫天衣中,獲得強大的防護力量。

    但是,若遠離聖廟,這天衣的力量就大減,畢竟方運現在只是進士,承載的力量有限。

    再過幾天,聖院就會有大批人馬前來京城,賜予方運虛聖賞賜,必然會冊封方家為虛聖家族,位列豪門。

    自此之後,方家人只要列入方家族譜,地位自然不同。

    「咣當……」

    敖煌衝進書房,興奮地沖了過來,把龍頭搭在方運肩膀上,急沖沖道:「牛!不,是龍!真是太龍了!太壯觀了,把我羨慕壞了,我恨不得投胎轉世當人族!你才是進士,論位階比我這個龍侯低一層,我是真龍,很牛吧?可根本比不過你!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又高了那麼一丈,不,一丈半!我姐姐厲害吧?現在年紀輕輕已經是大龍王,可她也玩不出這麼大的異象!」

    方運拍拍敖煌的鼻子,笑道:「等你成龍聖了,異象比這還大。」

    敖煌動了動鼻子,喜道:「說的也是!那本龍努力成聖,爭取成龍聖的時候震驚萬界,然後去其他三海龍宮裡搶個龍宮龍聖的位子。」

    「對了,你們龍族現在有多少龍聖?不算蛟龍。」

    敖煌不高興了,板著臉道:「本龍鄭重糾正你一個錯誤,蛟龍是蛟,不是龍!要說我們純龍族有多少龍聖啊,應該有十尊左右,除了四海龍聖遵守祖龍遺訓鎮守四海,其餘龍聖都在各界探尋祖龍遺物和雷師遺物。不過,我聽東海龍宮的龍們嘮叨,說那些龍聖大概快回來了。」

    「何故?」方運問。

    「反正跟神神叨叨的祖龍遺訓有關。因為他們發現,這些年出生的龍族越來越多,除了我姐姐和我,其他三海龍宮各出了一頭真龍,這是傳說中的真龍盛世。嘿嘿,你們放心,等我們龍族再一次成為萬界之主,你們人族依舊是我們的同盟,畢竟雷祖庇護人族。」

    方運一聽雷祖,臉色微微一變,雷祖終究是雷家的祖先,龍族越強,雷家地位越高。若真出現什麼真龍盛世,雷家的力量必然暴增,怕是很快會出現一尊半聖,有資格與孔聖世家一爭上下。

    敖煌沒有意識方運的變化,繼續道:「惹雷家是麻煩,不過也麻煩不到哪兒去,就算雷家勢大,你大不了入贅我東海龍宮,你成了東海龍宮的女婿,雷家也不敢怎麼著你。哦,對了,春獵能帶上本龍嗎?」

    「當然不能。」

    「那你去寧安上任的時候呢?」

    「我倒是能帶,你真敢去?」方運道。

    「笑話!不是本龍吹牛皮,本龍就算去狼戮部落門前撒龍尿,他們都只能看著聞著,誰敢動真龍?龍聖爺爺弄不死他們!不過我不敢太過招惹妖聖狼戮,他畢竟出身祖神族,論血脈只比我們真龍差兩籌。他是不敢殺本龍,但他敢揍。」敖煌一臉的沮喪。

    「哦。」

    「對了,千萬不要讓本龍見到東聖王驚龍!龍聖爺爺當年沒少揍他,他要是見到本龍,肯定得揍本龍一頓解恨!」

    「你放心,東聖不至於欺負小輩。」

    「呵呵,本龍輩分比王驚龍高好吧!你知道龍聖爺爺多大嗎?本龍是龍聖的孫子輩的,輩分比一千多年的周文王都高,周文王的曾曾曾曾曾祖父也沒我輩分大。」敖煌驕傲地抬起頭。

    這時候,楊玉環走了進來,蘇小小跟在後面,奴奴也沖了進來,跳到方運腿上,用力推開敖煌的龍頭,佔據方運的懷抱,美滋滋打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