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才是虛聖!此事不是面子問題,而是「大禮」問題,當年齊桓公伐楚盟屈完,借口就是『爾貢包茅不入』,僅僅是因為楚國沒有給周天子送一種茅草,因此判定楚國違禮,逼得其他諸侯國不敢幫助楚國。而孔聖說『不學禮,無以立』,就是在說,儒家弟子不遵從禮之聖道,不配當讀書人!」

    敖煌繼續義憤填膺道:「你乃虛聖,福澤人族,雷家怨你應該,但無論怎樣,都應該遵守人族『禮之聖道』,至少以雷家而不是以雷家家主個人的身份道賀。哼,雷家太張狂了,連本龍都不如!」

    「你對人族眾聖經典知道的不少啊?」方運微笑道。

    「自然!」敖煌驕傲地抬頭道:「本龍甚至能明白你為何前後不同。『自我之方運』無所謂雷家的違禮,但『虛聖之方運』必須要遵循禮之聖道!你若不聞不問,『虛聖之方運』的這種行為就等於在詔告天下,雷家沒有錯!你,也是另一種形式的違禮!你必須要以『虛聖』的身份指出,雷家有錯!這才是以直報怨!」

    方運沒想到敖煌竟然真說中自己心中的考量。

    這就是人生的無奈,或者說是每個生命必須經歷的過程。

    有時候,自己的話並不取決於自我的意願,而是取決於自己所在的地位。

    只有等自己達到真正的極限,力量到了無人抗衡的巔峰,才能打破這種束縛。

    書院的老師不喜書院的教材,心中可怨,但身為老師,就必須要遵守「禮」,按照書院的方式來教導學生。

    士兵可以不喜將軍的兵法,但身為士兵,就必須要遵守「禮」,聽從將軍的命令。

    身為人族的將軍,既然與妖蠻對立,知道妖蠻在戕害人族,自然就要說攻擊妖蠻的話。

    妖蠻侵略人族,對妖蠻來說是正確的,但人族的將軍永遠不能說如果站在妖蠻一面的話妖蠻沒有錯。

    人就是人,一旦為妖蠻著想,就是逆種!

    這就是「禮」,是人族都要遵循的基本規矩。

    若是這些規矩都沒有,人族必將立刻崩潰,不如妖蠻,與禽獸無異。

    虛聖,必須要維護禮之聖道!

    方運點點頭,道:「你若是人族,至少可成秀才!」

    敖煌怒道:「有這麼罵龍的嗎?本龍至少是進士!」

    方運不理敖煌,繼續看論榜,越來越多讀書人指責雷家。

    哪怕是與方運聖道衝突的宗家人都嘲笑雷家連最基本的禮之聖道都不遵守,簡直不如一個計知白。

    甚至有人反駁:「若雷家有人封聖,方運身為虛聖不送賀禮,雷家當如何?必然以違禮為由抓住方運!」

    方運思索片刻,在論榜單開一篇文章,只有兩句話。

    「雷家不以人之禮待吾,吾便不以人之禮待雷家!」

    此文在論榜一出,立刻引發眾多讀書人支持。

    有人以荀子的「禮有三本」支持,有的以孔子的「不學禮,無以立」支持,還有的以孟子的「上無禮下無學」來支持,引發了禮之聖道的大討論。

    隨著討論的進行,這篇文章的地位越來越高,不僅有舉人和進士加入,甚至連翰林也開始加入,最後甚至有大學士出言指點。

    最後,有四個大字出現的文章下面,與平常的文字明顯不同,周圍有淡淡的白光。

    「禮教興焉!」

    文宗定論!

    數不清的讀書人奔走相告。半聖不方便參與這種論榜,而文宗幾乎是論榜地位最高之人,文宗表面在說這篇文章引發的討論有益於人族聖道,實則在支持方運。

    若沒有文宗說相反的話,此事就可以定性了。

    方運看了看署名,原來是著名的懶文宗羅敬廷,兩人有過一面之緣,《三字經》就是他前往玉海城拿走並送往聖院。

    雷家違禮之事繼續發酵,方運關了文榜,與敖煌去吃飯。

    敖煌的飯量一直是方家頭疼的事,方家每日都會為敖煌準備大量的肉類,有時候實在來不及,就讓學宮外的酒樓送來。

    敖煌先是彬彬有禮與眾人同桌吃飯,等眾人吃完,它風捲殘雲一般吃光桌上的所有食物,然後道:「再來一桌!」接著開始吃只屬於他的飯菜,大鍋的燉肉,大張麵餅,大盤的菜。

    方運在飯後與楊玉環和奴奴圍著院子散步,聊著家常。

    散步完后,方運回到書房繼續苦讀。

    直到夜裡,方運才收到皇宮的傳書,群臣終於商量完對他的冊封。

    明日,國君將冊封方運為「鎮國公」,相等於正二品,等方運通過殿試,則可封從一品的郡王。

    而方運的身份也由原本的「內閣行走」晉陞為「內閣參議」,但只有部分權力,只有通過殿試才可以獲得內閣參議的全部權力。

    若方運在當代縣令的時候就擁有內閣參議的實權,那整個青烏府除知府和密州轉運司外,方運懷疑哪個官員有問題,就可以讓人押送那個官員去京城接受監察,權力之大完全破壞了殿試的公平性。

    方運的功勞乃是實打實的軍功,所以明日也會有一塊真正屬於他的封地!

    只要方運不叛國和逆種,他活著一天,那塊封地的一切都由他說的算,甚至有權強行更改部分律法。

    但這跟世家封地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某些世家封地之內,只有家法,沒有國法!

    至於古地,遠比聖元大陸更加紛亂。

    對方運來說,景國的冊封實際就是景國的禮單。

    不僅方運獲得冊封,連楊玉環也獲得正三品的誥命冊封,甚至連方運的父親也獲得追封,而是追封為「侯」,乃是極為大的殊榮。

    方運的一部分親屬也獲得封賞,雖然都是一些九品小爵位,但也足以讓無數人羨慕。

    方大牛獲得正九品鄉男的爵位,這對以前的方家來說,就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而方運現在雖然是鎮國公,但府邸比照最高規格的「親王府邸」建造,連皇家賜予的田地、園林、俸祿等等一切都比照親王,算是彌補方運延遲封王。

    而在最重要的「私兵」方面,朝堂從下午爭到晚上。

    普通親王的私兵只有三百,而軍功親王的私兵可達一衛即三千,但是,爵位私兵屬於軍方,吃的是景國的俸祿,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私兵。

    只有根據文位高低獲得私兵才是絕對的私兵,連皇室也無權命令。

    方運文位是進士,但更是聖院的虛聖,超過了景國的範疇。

    人族之前還沒給活著的人封過虛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