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妖皇向風城絕講解兵蠻聖三計之時,景國禮殿眾人齊聚於聖院。

    雷家等同「虛聖家族」,位格低於世家而高於豪門,國君不能罰。

    禮殿正堂之上,懸浮著三團光華,每一團光華中都有一本半聖親筆撰寫的摹本書籍。

    一位紫袍大儒走到《周禮》前方,道:「聖院宰禮典,士不諧。罰!」

    話音一落,《周禮》上面冒出淡淡的紅色火光,蘊含著奇異的力量,除卻大儒,禮殿所有人的心緒都被那火光影響,義憤填膺。

    又有一位紫袍大儒走到《儀禮》前方,道:「士相見,不攜雉。罰!」

    「呼……」《儀禮》之上也冒出火焰。

    第三位大儒走到《禮記》前方,道:「為士族,其不稱。罰!」

    三團火焰離開三本書,緩緩上升,越來越快,穿過禮殿正堂,離開聖院,最後跨越虛空,出現在雷家上方。

    「不好!」

    「放肆!」

    「竟敢辱我雷家!」

    雷家眾大儒與大學士紛紛喝罵。

    一團火焰自天而降,落在雷家老宅中心,化為淡紅色的光華擴散百里,然後消散不見。

    雷家看上去沒有變化,但冥冥中無形的雷家氣運被生生削掉三成。

    第二道「三禮之火」降下,雷家擁有的嘉國國運生生被削掉一半。

    第三道「三禮之火」降下,凡是雷氏血脈,個人的人族氣運被生生削掉一成。

    一個宏大的聲音在十國上空響起。

    「嘉國雷氏,違《三禮》,逆人倫……」

    方運正在庭院中與楊玉環閑談,聽到這宏大的聲音,微微一愣,急忙和楊玉環一起站立,嚴肅聆聽。

    奴奴也急忙學著方運的模樣直立起來,一臉認真。

    在聲音說到「違《三禮》」的時候,方運和所有讀書人一樣,耳邊響起三位紫袍大儒在《周禮》《儀禮》和《禮記》面前說過的話。

    方運身為讀書人,聽到三句話后立刻知道這三個罪名分別出自《周禮*大宰》、《儀禮*士相見禮》和《禮記*禮器》,心道禮殿的老學究就是厲害,別的讀書人最多只用眾聖的聖道來指責或反駁,並不敢也不能亂用《三禮》,避免引發麻煩,可禮殿的人直接用《三禮》定罪。

    在聖元大陸,三禮定罪比律法定罪更加嚴重,因為對士族來說,只要不是犯下逆種叛國等大罪,可以用各種方式削減刑罰,可一旦被三禮定罪,只有大儒或半聖有權戴罪立功,其餘人該是什麼罪就是什麼罪。

    隨著那聲音繼續說下去,方運愣住了,沒想到聖院這次下手這麼狠,直接降下三禮之火,這下雷家必然傷筋動骨。

    楊玉環異常驚訝,瞪大眼睛低聲道:「三禮定罪?好可怕,以往三禮定罪,可都有人倒大霉。」

    方運神色凝重,目光閃過一抹異色,道:「一禮一罪,雷家至少有三位大學士會被直接剝奪全部才氣!」

    「啊……」楊玉環輕呼,萬萬沒想到懲罰如此嚴重。

    「那可是《三禮》,是儒家的根基之一,原本被奉為儒家第一聖道,後來隨著變遷,已經在『仁』與『義』之後,在『法』之前,淪為第三聖道。此次重罰,因素極多,但有一因素必然存在,那就是,禮殿眾人找機會殺雞儆猴!雷家的力量終究源自龍族,而且愈加驕橫,此次連表面功夫都不做,那些禮道大儒自然憤怒。至於其他原因,我不便告知與你。」

    「活該!誰叫他們害你!」楊玉環握緊小拳頭。

    「嚶嚶!」奴奴用力點頭。

    「今天是年三十,再過一天就是明年,今天降下三禮之火,意味著雷家明年從聖院得到的賞賜會因為三禮定罪而大幅度削弱。」方運道。

    方運望向嘉國雷家的方向,彷彿看見雷家眾人瘋狂的樣子。

    「召集族老!」雷廷榆的聲音在雷家上空回蕩。

    今天明明是大年三十,即將開春,冰雪融化,嘉國大地有了點點綠意,但是,雷家方圓千里之人倍感寒冷,所有新生的草木徹底枯黃。

    不多時,雷家所有族老出現在雷家大殿之中,而大量的雷家人站在門外。

    許多年輕的雷家人望向大殿正門,面露悲色。

    三張醫家行軍病床擺在門內,三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躺在床上,蓋著厚厚的被子,每人身邊都站著一個醫家進士,每個醫家進士面前都有一本薄薄的醫書,各散發出淡淡的白光落在老人身上。

    「哀哉!痛哉!奇恥大辱!奇恥大辱!才氣被聖院徹底剝奪,這可是我雷家三位大學士啊,假以時日,就是三位大儒啊!禮殿怎能如此!方運怎能如此!」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家主,請允許雷家文戰方運!」

    「對,文戰方運,必將其置於死地!」

    「我雷家多年之功,毀於一旦啊!東聖閣已經發來傳書,剝奪雷家虛聖家族一切特權五年!五年啊,這是斷我雷家一代啊!」

    「我當初說什麼來著?不讓你們意氣用事,不讓你們意氣用事,他當虛聖送禮就是了,大不了半路扔進海里,這也是丟禮不是失禮。現在好了……」

    「此事休要再提,誰再提舊事,就是亂我雷家!現在最要緊的是如何減少損失,如何讓方運付出代價!雷家之恥,定要洗刷!雷祖之後,絕不任人凌辱!」

    「絕不!」數以百計的年輕雷家人紅著眼齊聲大吼。

    家主雷越掃視大殿族老,一揮手,關閉大門。

    「方運已成虛聖,合則兩利,斗則兩敗。天降三禮之火,縱然我雷家有千般委屈,也有過錯。若諸位族老舍不下這個面子,我以家主身份,徒步萬里,負荊請罪!」

    「荒唐!」

    「你難道要讓我雷家再背上更大的恥辱嗎?」

    「雷祖後裔,絕不能如此!」

    「你不配當這個家主!」

    但是,少數雷家人低下頭,沉默著。

    「當日我有言在先,登龍台後,你們若不能化解與方運恩怨,我親自去登門道歉,但因雷九身亡,你們反悔,情有可原。現在三禮定罪,你們還如此,那此事將沒有一絲一毫迴旋的餘地。我們是人族!」雷越的語氣無比嚴厲。

    「但,我們更是雷祖後人!是龍族的雷師之後,雷家的榮耀,不下於孔家!無人可辱!」

    「小越,你是家主,並不代表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是死人!」

    「人族之禮不可廢,難道我雷家之禮就是擺設?」

    「唉……在下無能,讓先祖蒙羞,辭去雷家家主之位,自願發配古地,永不回雷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