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新春文會上,敖煌得意洋洋念誦自己從方運那裡得來的好詩。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諸位,如何……」

    敖煌驕傲地抬起頭,心中無比愉悅,準備等眾人誇完自己再說出乃方運所作,可是話未說完,天空傳來洪亮的聲音。

    「嘉國雷氏,違《三禮》,逆人倫……」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三禮定罪的聲音吸引,在聖道力量之下,無人有心思去思索一首詩,哪怕敖煌的身份地位不一般。

    等禮殿聖音說完后,新春文會先是一片寂靜,然後眾人轟然叫好!

    「好!這才是禮殿!」

    「我知道那事後怒不可遏,堂堂雷家竟然棄禮不顧,簡直不為人族。禮殿做的好!」

    「這才是人族之聖院!不是龍……咳咳……」那進士差點說出不是龍族之聖院,偷瞄了敖煌一眼,急忙低下頭。

    敖煌原本得意洋洋,可在禮殿聖音傳達后,發現無人稱讚自己,差點氣炸了。

    敖煌盯著那個進士,心裡暗暗發誓:「好,你不是說我們龍族壞話嗎?記住你了!以後在無人的地方遇到你,一定揍得你滿頭包!」

    敖煌靜靜飄在文台之上,希望事情出現轉機,但眾人太興奮了,雷家利用雷九之死污衊方運,眾人本來就生氣,後來竟然用那種手段侮辱景國的虛聖,眾人更是同仇敵愾。

    現在雷家被聖院責罰,乃是大快人心之事,哪還有心思去管什麼文會。

    「三禮定罪乃是一等一的大罪,別說虛聖世家,連半聖世家都得交出一個大學士出來!」

    「是,雷家是沒犯法,但這種事,我們普通讀書人失禮就是失禮,可他們大家族若失禮慣了,很可能造成更大的危害!越大的力量,就越應該用《三禮》約束,若沒有規矩,後果不堪設想。」

    「此言有理。」

    「聖院其實還是很公平的嘛,上次救方虛聖,此次三禮定罪。若聖院此次不重罰,必然會大失人心。」

    眾人議論紛紛,敖煌一賭氣飛出新春文會,任憑後面有人喊叫也不理,直飛向泉園。

    一路上,不斷有人指著空中的敖煌喊叫,那些小孩子最為興奮,洋溢著崇拜之情。

    敖煌聽到眾人的稱讚和艷羨,心情漸漸好起來。

    「雷家這群王八蛋,壞了本龍第一次獨立登台誦詩,以後遇到雷家人一定不能給你們好臉色看!媽了個蛋,看看景國人多好,多有眼光,一路上老誇本龍,本龍都不好意思了。嗯,以後多在京城飛一飛……不行,飛多了不新鮮,以後每逢假日人多的時候飛吧。」

    敖煌一回到泉園,就去跟方運訴苦,嘮叨了半個時辰才離開。

    大年三十的夜裡,方運一家人其樂融融,一起除夕守歲,小狐狸和敖煌格外高興,玩了半個晚上的煙花,敖煌連玩煙花都激發了戰鬥種族的本性,嘴裡叼著一捆大煙花,點燃后飛到半空放,玩的不亦樂乎。

    左相府。

    到了後半夜,爆竹煙花聲音漸漸平息。

    柳家二少爺柳子芝躺在床上,為父親擔憂,難以入睡。

    這些天,柳山明顯比以前蒼老,精神也不如以前,之前柳山每天只睡兩個時辰,其餘時間都在讀書學習,追尋聖道,可是現在,每天睡三個時辰還不如以前面色好。

    而且,柳子芝甚至看到父親偶爾露出陰狠之色,不像以前無論何時何地都不露任何破綻。

    想了許久,柳子芝才緩緩入睡,朦朧之際,院子上空突然響起煙花和花炮發射的巨響,隨後院子里大亮,有煙花綻放。

    「砰……砰……」

    柳子芝大怒,翻身赤著腳跑出門外,在開門的一剎那,一團火光飛來,正中他的額頭。

    「哎呦……哪個混蛋亂放煙花。」柳子芝眼前一黑,額頭生疼,一股刺鼻的鞭炮味衝進鼻子。幸好他是舉人,若是普通人,很可能被擊暈。

    柳家各處的房門陸續打開。

    眾人抬頭望去,就見一條一丈長的黃龍口裡含著好幾捆大煙花大花炮,像諸葛連弩一樣對著左相府掃射。

    一隻小狐狸站在龍頭之上,兩爪抓著龍角,左腳踩著硯龜,身邊有小流星盤旋,意氣風發。

    「嚶嚶嚶!」

    京城裡人盡皆知,方運家有一龍一狐一流星。

    柳家人氣瘋了,可這三個都不是人,要是真破口大罵,柳府反而會成笑柄。更何況,柳山現在本來就顯現頹勢,要是再把煌親王惹惱了,那處境更加危險。

    「煌親王,大年夜的,讓我們睡個好覺吧。」柳子芝無奈道。

    這時候敖煌已經放完,吐出滿口紙筒,張開冒煙的龍嘴罵道:「睡你麻痹!」說完一扭身子揚長而去,奴奴則笑得直打滾,硯龜一邊用爪子拍著龍鱗一邊大笑,完全停不下來,它要是真龜,一定會笑出眼淚來。

    全柳家人都被敖煌的粗口驚呆了,堂堂真龍、煌親王竟然如此當眾罵人?

    敖煌回家后,得意洋洋向方運炫耀事情經過,方運笑罵道:「你到底是真龍還是痞子龍?」

    「好龍!」敖煌一臉認真。

    初一開始,來方家拜年的人絡繹不絕,方運實在不想拜年,但不去不行,先去了五大半聖世家,又去了文相姜河川家,最後在皇宮外給太后與國君送上賀禮。

    方運在京城沒有其他的親戚,其餘的家族就沒有親自去,只是親手寫了拜年帖讓下人連帶禮物送走,連左相府都沒落下。不過在寫給左相柳山的信帖中,方運表達了萬分歉意。

    到了大年初五,年味還很濃,但方運開始前往學宮,繼續上春獵課與殿試課。

    現在方運出門必然坐皇宮賜下的馬車,而且要十八匹馬拉著,與文相姜河川等同。

    方運的馬車比之姜河川稍有不如,但十八匹馬卻遠超姜河川。

    姜河川的馬不過是最好的蛟馬,而方運的馬是龍宮贈送的十八匹龍馬!

    李文鷹也有六匹龍馬,但只是普通血脈,方運的龍馬可是龍族精心培養的純血龍馬。

    和蛟族不同,每一頭龍族追溯到祖上都是龍聖血脈,所以龍馬也可以算是龍聖血脈。

    這些龍馬是介於妖族與野獸之間的生靈,每一匹都能力戰王族妖帥,而李文鷹的龍馬只不過相當於妖兵。

    純血龍馬一到方家,就有半聖世家的人來收購,但被方運婉拒。

    這種純血龍馬龍宮不賣,只送,普通半聖世家都得不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