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進士獵場中,十國進士分散在各處,相互望著。

    現場的氣氛有些古怪。

    蜀國、啟國、雲國與武國等四個老牌大國的許多進士面帶微笑,望向其餘各國。

    十國大比的名次與進士春獵的名次歷年來都十分接近,一百多年來,四個老牌大國穩佔前四的位置。

    而嘉國、慶國和悅國始終位於中等,景國、谷國與申國一直在最末當陪襯。

    但去年的十國大比卻出了大事,慶國被生生擠出中等國家之列,進入末等國家,導致今年從童生到進士的所有錄取名額都會大幅度減少。

    大多數慶國人對方運是又愛又恨,愛是因為骨子裡對強者的尊敬,也有對方運提升人族整體實力的感激,恨是方運把慶國折騰的太狠了,不僅文壓一州,甚至還把慶國擠出中等國家之列,成為慶國讀書人的奇恥大辱。

    嘉國也被景國超越,但因為依舊位列中等國之列,嘉國人對方運沒有太大的惡感,只是嘉國的雷家人恨方運入骨,結仇太深,已經無法挽回。

    慶國進士之中,一人突然向方運一拱手,道:「在下荀叢,見過方虛聖,在下不僅學習您的所有戰詩詞和煉膽詩文,更是反覆拜讀您的大作,對您毫無私憤。為私,我當敬您,但為公,我慶國進士必當不惜一切代價勝過景國!若慶國在春獵之上再輸給景國,那我等必將背負罵名!」

    啟國的李繁銘慢慢悠悠道:「何必呢,方運在登龍台之戰諸位有所耳聞,他在天樹的事,雖然不能外傳,但大家心知肚明。荀兄雖然實力接近聖院七進士,但與方運搞不好得差一千個計知白,此次春獵上,估計景國還是會超過你們。」

    眾進士一愣,望向離方運不遠的計知白,大多數進士都控制自己的表情不笑出來,但與方運交好的進士們則毫不掩飾笑容。

    尤其是那些在聖墟中被方運相助極大的人,本來就厭惡計知白,笑得更是放肆。

    唯獨聖院七進士之一、文王世家的姬守愚望向獵場遠處,雙目之中八卦圖徐徐轉動,沒有絲毫笑意。

    計知白哪怕脾氣再好,也不可能無動於衷,他輕輕低頭,垂下眼帘,牙齒緊緊咬著,牽動面部的肌肉。

    「你少說兩句。」方運對李繁銘道,現在可不是論私人恩怨的時候,而是國與國之間最激烈的較量,僅次於文戰廝殺,方運分得清輕重。

    「好吧。」李繁銘微微一笑,意識到自己不適合說這種話。

    雷礫卻道:「啟國的小娃,荒城古地風大,小心閃了舌頭。春獵是一國之春獵,不是方運一人之春獵!去年的十國大比之中,若非我嘉國與慶國進士被方運影響,發揮失常,豈會再落後景國!」

    「雷詩狂,雷前輩,我知道您不一般,我絕對比不過,但我可以保證,此次景國極可能成功排在第五,成為四大上國之後的第一中等國度!」李繁銘嘴角帶著笑意。

    雷礫不為所動,道:「我知道你在耍什麼花招,但我不與你爭辯。春獵前,我們嘉國進士已經作出決定,殺上一座妖山!哪怕全軍覆沒也在所不辭!」

    眾多進士為之動容,吃驚地看向嘉國進士。

    別的地方倒也罷了,唯獨獵場的三座妖山不一樣。

    在其他地方瀕臨死亡,半聖遺留的力量會提前把人救走,但進了三座妖山,半聖遺留的力量不會提前救人,而是等受傷之後再救,可往往會遲一步,偶爾導致有人死亡。

    這是半聖故意如此設置,就是要讓人族進士懂進退,知取捨。

    方運仔細看著嘉國眾人,發現他們目光堅定,沒有絲毫詫異,竟真是下了決心。

    慶國隊伍中,一個與雷礫年紀相仿的四十齣頭的進士道:「雷兄豪氣干雲,在下佩服,既然嘉國進士有如此勇氣,我慶國怎能落後。慶國諸位文友,輸給方虛聖不丟臉,但輸給景國,我宗卜丟不起這個臉!那麼,此次春獵就啟用第四方案,若文榜排名低於景國,直上妖山!」

    方運一聽對方是宗卜,心中一驚,這宗卜可是一個凶神。

    宗卜和別的天才不一樣,三十歲前實力平平,毫不起眼,可在兩界山歷練三年後,實力突飛猛進,被宗家看重。但是,僅僅因為他不是主家,就被定為「固進士」。

    所謂固進士,和當年那些為了進聖墟不參與進士試的舉人相似之處,為了某種目的壓制境界,不進行提升。這些人或在完成使命后再提升文位,或可讓後代獲得極高的待遇。

    但還有人認為,這是主家削弱旁支的手段之一。

    因為宗卜和進聖墟的舉人還有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進聖墟的人能讓自己實力獲得長足進步,為以後晉陞更高的文位打下基礎。

    宗卜這種固進士不同,他這些年一直參與進士春獵,自己所獲的收益極小,而讓整個宗家和慶國獲得的收益極大,耽誤了自己的前途和聖道。

    宗卜之所以被稱為凶神,是因為此人嗜殺成性,殺妖蠻已經成了一種本能,而且專門挑選強大的妖蠻殺。

    五年前,宗卜殺死過一頭聖子妖帥!

    三年前,宗卜殺死過普通妖侯!

    去年,宗卜單獨獵殺過聖族妖侯!

    哪怕是方運在天樹的時候,也只能殺死王族妖侯,而且是以傷害自己為代價獲得勝利,差一點就被反殺。

    而且那王族妖侯不是巔峰妖侯,只是二原妖侯,相當於人族的二殿翰林。

    人族翰林闖七殿,而妖族妖侯要闖七處平原,翰林殿在一定程度上借鑒了妖族的模式。

    方運懷疑,這個宗卜拚命起來,應該有四殿翰林的層次,比雷礫還強一分。

    畢竟宗聖還活著,對宗家人的血脈力量影響很大,若用妖族的標準衡量,宗卜可不是普通妖帥,而是聖族妖帥。

    宗午德無奈地道:「族叔,我不上妖山行嗎?我怕死。域空,你可是有半聖之資,萬一在妖山丟了命,那多不值得啊!慶國的諸位,我們宗家恨方運入骨,你們可沒有啊,你們誰沒受過方運的好處?輸就輸,贏就贏,別拿自己性命開玩笑。」

    顏域空卻搖頭道:「不行,在十國大比輸的太慘,以他的成長速度來看,這次春獵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勝過他的機會,不能放棄。我上妖山。」

    曾經在文壓一州中敗給方運的荀執星笑道:「我也一樣!」

    一直未說話的姬守愚突然開口。

    「今日的進士獵場,與往年不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