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姬守愚乃是文王世家傳人,出生時雙目就顯現文王八卦圖,這是根植於姬家血脈中的力量,後來讀書時對《易經》的理解遠勝常人。

    此人有強大的預感能力,很多時候不亞於大儒用《易經》竹簡原本進行推演。

    隨著文位的提高,姬守愚的力量越來越強。

    甚至有人惋惜,姬守愚有此天賦,若成孔聖弟子必然成半聖,可現在無一人能保證姬守愚封聖。

    文王世家之人就是怕姬守愚太過聰慧早夭,強行更改他的名字為「守愚」,如同小孩起賤名一樣,希望他可以順利成長,也警示他不要賣弄自身的天賦。

    聽到姬守愚的話,所有人為之動容。

    「守愚兄,你看到了什麼?」一人問。

    「災難,我等完全無法抗衡的災難。」姬守愚突然閉上眼,兩縷鮮血從他眼角流出。

    「守愚兄!」附近的人急忙過去扶住他。

    「無礙,只是透支力量而已,休息一刻鐘即可。」

    「看來此次春獵危機四伏,不過,有眾聖監察天下,有大儒暗中護佑,我等只要不尋死去妖山,便不會死亡。」

    「獵場偶爾會出一些亂子,畢竟這裡的妖蠻以百萬來計算,總有一些妖蠻隱藏實力,伺機而動。獵場的死亡率太高,每一個月就會一批新的妖蠻進來,其中必然有問題,但最後都被找出,從來沒有釀成大禍。」

    「賀兄說的不錯,或許只是翰林獵場那邊有問題,進士獵場恐怕早就被半聖的化身力量梳理數遍,絕不會出錯。」

    「現在是春獵時間,我等除了看文榜,連論榜都不能看,與外界失去聯繫。但,眾聖必然可以看到我們,若這裡發生大事,他們會第一時間出手。就算有天大的災難,也不會禍及我們。」

    「此言有理!」

    眾多進士輕輕點頭,除了兩界山那次,人族還沒有發生眾聖無法控制的事,甚至連月樹神罰那等大事,都有眾聖聖魂力挽狂瀾。

    人族對眾聖的信任超乎尋常。

    姬守愚雙目緊閉,微微點頭,道:「的確如此,《易經》之力並非只是猜測或預見,而是利用一切變數來推演可能性最高的結果,但,我之力量僅限於聖位之下,無法把聖位力量納入其中推演。」

    方運道:「無論如何,諸位還請小心,此次排名固然重要,但性命更加重要。若是死亡,便一無所有。」

    「方虛聖說的好。」

    「那麼,我們雲國先行一步,諸位告辭。」一位年約四十許的中年進士帶領其餘雲國進士一拱手,向獵場深處走去。

    方運望著前方。

    近處是一片普普通通的草原,左面是一片樹林,右面是河流,遠處的正前方則是高低起伏的丘陵。

    方運知道,丘陵過後是獵場沙漠,而最遠處有三座高聳的山峰,在天地盡頭與白雲相伴,若隱若現。

    這獵場根據人族習慣改變,本來山清水秀,但這裡沒有陽光,天空的鉛雲讓整座荒城古地猶如陷入永世的黃昏之中。

    在眾進士望不到的妖山深處的洞窟中,一個又一個妖蠻切開自己的手臂,將自己的鮮血注入直徑十餘丈的血池之中,直到體力不支才離開。

    那血池之中血液沸騰,散發著邪異的氣息。

    一道道黑影在血池中遊動。

    所有妖蠻彷彿置身於莫名的恐懼中,不敢發出任何細微的聲音。

    血池上空,懸浮著一座嶄新的祭壇。

    進士獵場入口處,各國進士紛紛離開。

    「告辭!」武國進士快速離開。

    武國的文戰風氣極濃,不似慶國那般喜歡算計人,無論是與妖蠻還是鄰國,都是直來直去。

    武國與慶國雖然都跟景國對立,但在與方運相關的歷次事件中,慶國有大量讀書人碎文膽,但被碎文膽的武國人很少,他們反而對方運越來越敬重,積極學習方運的戰詩詞。

    眾人對進士獵場的地形了如指掌,哪怕妖蠻分佈有所變化,也難不倒他們。

    景國早在三天前就想好了各種方案,甚至還進行預演以防不測。

    方運在三十進士中地位最高之人,但領隊卻不是他,而是以三境《轅門箭》聞名的詩狂馬朝明,他在兩界山經常帶領小隊舉人或進士對妖族稍強妖帥或妖侯進行斬首,而景國進士第一唇槍舌劍何魯東雖然不弱於馬朝明,但他更適合率領千軍萬馬征戰。

    「四大強國與孔家果然謙讓,或前往山林或前往沙漠,我等按照先前的方案,沿著江邊狩獵,遇蠻族小部落則直接殺過去,與中部落且戰且退,遇大部落……先商量再說。」馬朝明說話的時候看了方運一眼。

    其餘進士立刻明白,方運在天樹一戰雖然沒有被大張旗鼓宣揚,但稍有地位的讀書人都已經知道他在天樹內的經歷,馬朝明明顯想讓方運做出最後的判斷。

    方運沒有答話,天樹和這裡不一樣,自己在天樹毫無顧忌,反正自己在天樹中死亡不是真死,而且後來底牌盡出,可春獵要持續三天,若見到一個大部落就耗盡底牌,得不償失。

    「走!」眾人開始慢跑起來,越跑越快,最後速度幾乎等同普通人全力奔跑,但他們身上不流一滴汗水。

    方運看著眾人,除了他和一些半聖世家子弟,其餘讀書人大都背著半人高的大書箱,哪怕是重要的進士春獵,景國也無法給所有人配備最底層的含湖貝。

    景國一州也不過有兩三件含湖貝。

    方運倒是有多餘的含湖貝,但一些放在家裡,手頭所剩不多,便準備找時機借給其中的幾個中年進士。

    馬朝明和何魯東都有景國賜予的含湖貝,但春獵結束后必須要歸還。

    跑了片刻后,馬朝明道:「緩步,我即將書寫《常武》!」

    眾人減慢腳步,最後停下。

    《常武》是進士出征詩,可以為數百人甚至數千人加持力量,方運曾在大源府文院外出滅妖的時候得到過加持,讓身體素質全面增強。

    馬朝明放下胸前的擋板,正要書寫,方運道:「《常武》至少持續數天之久,馬先生就用我的筆墨吧,我這裡還有多餘的聖頁。」

    方運與馬朝明文位相同,理應以兄台相稱,但馬朝明比方運大近三十歲,尊稱先生最恰當不過。

    「如此甚好!」馬朝明眼睛一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