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知星笑道:「全天下的進士里,除了孔家人,也只有方兄捨得在這種時候使用聖頁,我手頭不過四頁,一直捨不得用。」

    「當然了,各世家的賀禮中大都有聖頁,聖院更是一次性賞賜一百聖頁。」

    「不能比,不能比啊……」

    方運微笑不語,把硯龜、龍血墨、聖頁和一支翰林筆遞給馬朝明。

    所有進士都羨慕地看著搖頭晃腦表示不滿的硯龜,別說是他們,就連他們的半聖先祖都不曾有過硯龜,而且是這種狀如龍龜的奇異之物。

    馬朝明強忍心中喜意,平靜地接過方運的文房四寶,深吸一口氣,調整心神,然後小心翼翼在硯龜身上研墨。

    墨汁翻騰,傳出細微的龍吟之聲,一聲,兩聲,三聲!

    眾多景國進士目光熾熱,恨不得馬上奪走硯龜,哪怕是死也值得!

    龍吟聲傳遍數里,附近幾國的進士都為之色變,一起望過來。

    「龍吟墨汁,三聲長鳴,稀世珍寶……」

    嘆聲陣陣。

    馬朝明身經百戰,早就錘鍊得喜怒不形於色,很多時候微笑也好,生氣也罷,更多只是一種表達態度的方式,但現在卻發自內心地笑起來。

    沒有讀書人能在這等硯台和墨汁面前鎮定如常。

    「能用龍吟墨汁書寫戰詩,便是此次春獵最大的收穫!」

    硯龜撇撇嘴,一臉的不屑。

    馬朝明慢慢書寫壯行詩《常武》。

    「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師皇父……」

    這篇出自《詩經》的古詩稱頌周宣王出征,有著強大的作用,也是人族普通士兵能跟妖民妖兵戰鬥的原因之一。

    只可惜人族的傳世《壯行詩》只此一首,且威力最大,其餘壯行詩都非傳世,威力偏小,連許多大儒都有高境的《常武》增強人族戰詩。

    近十幾年人族也曾努力,但好詩可求而不可得,越是過於強求,越是寫不出好詩來。

    寫完《常武》后,馬朝明淡然一笑,上面竟然浮現一層二境詩魂寶光!

    壯行詩是晉陞境界最難的戰詩。

    隨後,龍血墨汁形成三成寶光,文寶筆形成四成寶光,但是,硯龜讓龍血墨汁的寶光瞬間翻倍,形成六成寶光!再加上二境書法,詩魂寶光之外多了一層二成寶光。

    隨後,聖頁的力量讓這層寶光翻倍,使得此詩有三層外加四成寶光!

    這還沒有結束,硯龜的龍吟墨汁有三聲,不僅讓墨汁寶光翻倍,在寶光形成后,又額外增加了三成。

    《常武》的威力比原本增加了三點七倍!

    鐘鼓聲聲,號角長鳴。

    聖頁燃燒,分為三十道光芒落在每個人的身體里。

    每個人的身體都發出輕微的爆豆聲,迅速膨脹一圈,撐得文位袍鼓漲。

    喬居澤道:「這《常武》的力量,幾乎相當於大學士親自書寫!連翰林寫出的《常武》都沒有如此功效!」

    「那可是一張聖頁,自然與眾不同。」

    「有了這《常武》,哪怕妖帥近身,我們也有躲避的機會!」

    「對於我等來說,壯行詩最大的作用是能保持體力,不至於因為連番戰鬥而導致體力下降,繼而影響戰鬥。」

    「有此《常武》,我們殺敵效率至少提高一成!」

    「走!」

    景國眾人士氣大振,加速奔跑。

    計知白落在最後,身邊跟著兩個進士,都與左相或康王關係親厚。

    計知白望著方運的背影,神色頗為複雜,沒有往日的憤恨,更多的是無奈,還有一絲的羨慕。

    進士獵場極大,不下於一府之地,各國進士向不同的方向奔跑,不到最後一天,幾乎很難碰面。

    許多妖蠻喜歡沿水居住,景國三十進士因此沿河岸前行,不多時,眾人發現最近的部落。

    不用馬朝明下令,所有人本能地停下來。

    那是一個大型部落。

    放眼望去,形形色色的營帳或妖窩足足有三四千,這意味著,這是一個萬人大部落。

    這種萬人大部落的妖帥數量不會低於一百,而且至少有四五頭的實力不下於普通妖侯。

    這裡的妖蠻與別處不同,每日就是拚命修鍊,為了對抗人族,反而比聖元大陸普通妖蠻的實力更強。

    「該死,妖蠻什麼時候變這麼聰明了?若是一路遇到的妖蠻是從少變多,我們可以毫不費力殺死許多妖蠻。現在有萬人部落在,若直接攻打,我們必然消耗大量才氣,甚至會有傷,接下來難以快速屠滅那些小部落。若不攻擊這個大部落,等攻擊附近小部落的時候,這個大部落必然救援!」馬朝明快速做出分析。

    方運道:「如此說來,攻打,我們則有損傷。若不攻打,就要繞過附近的部落,去更遠處尋找,耽誤寶貴的時間。」

    「的確如此。只能說我們今天運氣不好。」

    方運微微一皺眉,道:「你們仔細看那些妖窩的樹枝,非常新,還有外圍營帳的皮毛,也很新。何將軍,您的經驗豐富,想必已經看出問題。」

    何魯東點點頭,道:「那些營帳和妖窩建造的時間不超過十個月!」

    「姬守愚說的沒錯,一定是這裡的妖蠻發生了變化。如何是好?」

    馬朝明道:「若是中等部落,我可直接下令攻擊,但這是大部落,一旦強攻必然有人受傷,我不應獨斷專行,還是以人數決定吧。方虛聖你意下如何?」

    「我是舌劍進士。」方運道。

    眾人微微一笑,舌劍進士或許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膽子大,寧折不彎,明顯是要進攻。

    「我也是舌劍進士。」喬居澤道。

    新晉進士們無所畏懼,他們在會試結束后立刻孕劍,時隔近一個半月,都已經孕劍成功,也都是舌劍進士。只不過他們不敢輕易對妖帥出劍,只能用來攻擊妖將。因為妖帥可以輕鬆擊碎他們新凝練的唇槍舌劍。

    他們可沒有真龍之骨,更沒有那麼好的孕劍詩與開鋒詩。

    他們不怕,但馬朝明卻不能不在乎。

    方運道:「妖蠻是有強大的妖族軍旗,也是我人族最忌憚的力量。既然這裡營地是新的,說明他們之間沒有經過長時間的磨合,妖族軍旗力量不強。我們只要將其所有妖帥斬殺,他們不過是烏合之眾。」

    計知白張口道:「此處情況與天樹不同,聽說你在天樹有特別的力量增強,而在這裡,稍有不慎便是重傷導致被移出獵場。以我之見,理應另謀它策。」

    「知白兄是老成之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