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進士一邊繼續跑,一邊望著在方運頭頂翩翩起舞的霧蝶。

    「可怕!」所有進士心中冒出同一個念頭。

    這才是奇物真正的可怕之處,一旦與人族力量結合,威力倍增。

    眾人心裡都清楚,全天下也只有方運才可能在舉人和進士的時期發揮霧蝶的作用,別人就算擁有也只能讓明珠蒙塵。

    方運等進士在擊殺完近處的妖蠻帥后,在寒冰騎士的掩護下轉身往回走,並擊殺一路上阻攔的妖蠻,最後與其餘進士匯合。

    三十進士匯合后,除卻計知白,人人使用兩把唇槍舌劍,根本就不用戰詩詞,妖蠻來多少殺多少。

    和其餘地方的妖蠻不同,獵場的妖蠻知道自己是被人族囚禁,哪怕再怕死,一旦遇到人族也會拚命。

    三十進士聯手,使用在學宮學習的合擊之術,讓唇槍舌劍組成一張可怕的劍網。

    眾人一邊後退一般控制唇槍舌劍,前方留下一層又一層的妖蠻屍體。

    那些妖蠻妄圖以妖術展開遠程攻擊,但方運外放文膽之力,把所有妖術阻攔,不會額外損耗半分文膽之力。

    這就是文膽的可怕之處,一旦到了極高的境界,低層次的攻擊再多再密集,都無法讓其損傷分毫。

    妖蠻們幾乎絕望了,他們最後已經不再是攻擊,而是自殺!

    眾進士們不再是戰鬥,而是在割草。

    位階的差距就是如此殘酷。

    等最後一頭狼妖民倒下后,視線所及,再無一頭妖蠻站立!

    何魯東感慨萬千:「此生殺妖三十餘年,未有一戰這般酣暢痛快!」

    馬朝明望著方運,道:「獵場之戰,雖是十國相爭,但真正的目的是檢驗人族的進步!窺一斑而見全豹,從此以後,人族的戰鬥方式必然會有一定改變。」

    方運終究不像馬朝明等人在戰場歷練數十年,一時間沒發覺,仔細一想才明白他的意思,每當有好的傳世戰詩詞問世,人族必然會圍繞著新戰詩詞創造出新的戰鬥方式。

    自從有了強弓詩《擒王》,在短短半年中,人族的弓箭手數量多了半成,也就是百分之五,形成數十上百萬的增幅。

    自從有了《石中箭》,人族秀才就不再只會用《易水歌》進行中距離戰鬥,而是可以利用《石中箭》進行遠程攻擊,戰術更加多樣。

    自從有了《風雨夢戰》,在有水有雨的地方,舉人的實力至少提高兩成!

    現在有了傳世藏鋒詩《寶劍吟》,人族必然會衍生出各種刺殺、斬首戰術,因為以前難以瞬間殺死的妖蠻,現在都有機會一擊致命!

    整個人族隨著方運的變化而變化!

    「我突然發覺,我們極可能位列此次春獵第五!讓我景國獲得前所未有的名次!」

    「十國大比若不算孔府學宮,我等可排在第六!此次春獵,真有可能排在第五!」

    計知白無奈道:「你們忘了嗎?嘉國和慶國,都要上妖山!」

    眾人默然,慶國和嘉國保持了多年的中等國度,但在十國大比之上被景國超越,對整個國家來說都是奇恥大辱,若此次春獵也落後景國,那對兩國的國運都有巨大的影響。

    兩國進士已經破釜沉舟,哪怕死,也要維護國家的尊嚴。

    「之前有人說了,可以輸給方虛聖,但不能輸給景國。今年春獵,我看我們爭第七吧。」

    「不甘心啊!我景國今年好不容易有方虛聖加入,有機會競奪第五,現在看來,卻是機會渺茫。」班明輕嘆。

    「可惡。不如我們也上妖山吧?」

    何魯東馬上反對:「不可!若在平時我們可前往妖山,但今日獵場變化極大,姬守愚又言此地有大災,我等寧可在各地拚命狩獵,也不能上妖山!」

    「理當如此。」

    「一起看看春獵榜排名。」

    眾人手握官印,仔細一看。

    第一武國,三萬六千四百二十二。

    第二啟國。三萬五千零三十四。

    第三景國,三萬零九百二十。

    第四蜀國,兩萬六千八百。

    第五慶國,兩萬二千三百七十一。

    第六雲國,一萬六千五百二十。

    第七嘉國,一萬零四百五十一。

    第八悅國,零。

    第九穀國,零。

    第十申國,零。

    眾人看著春獵榜七嘴八舌道。

    「武國和啟國的數字已經不變,看來他們已經各殺光一個部落的妖蠻,而且部落的妖蠻比我們多。蜀國、慶國和嘉國的數字還在上升,看來他們正在用保守的方式戰鬥,最後不知道是否能超越我國。至於雲國,數字不動,又那麼小,怕是遇到小部落,或者中斷狩獵。」

    「悅國、谷國和申國不知是倒霉遇不到妖蠻,還是無法確定是否直接攻打大部落。」

    「換成以前,妖蠻分的很散,大都要到第二天的榜值才能過三萬,可今日倒好,這還不到兩個時辰就過三萬。」

    「是啊,這樣是快了,但大家都快,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能成為春獵榜暫時的第三,也足以讓我景國子民高興一陣。」

    「哈哈……」

    景國,所有文院的正門口,都樹立著一面與科舉榜相似的巨大光幕,光幕上浮現春獵榜的排名和數字。

    「哈哈,十國第三,前所未有,哪怕是短暫的第三,也讓人高興!」

    「如此短的時間獲得如此多的高分,一定是成功把一個大部落一鍋端掉!」

    「必然是方虛聖的手段!除了他,我不信誰可以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成功!」

    「你們仔細想想,一開始他們的榜值是成百成百變化,看來是他們先殺妖帥!當真藝高人膽大!」

    「天佑景國!」

    「天佑景國……」

    景國各地民眾異常高興,許多人甚至拖家帶口在文院前,更有甚者帶著被窩準備在這裡看一夜,而且不止一個人。

    尤其是濟縣、大源府、玉海城和京城四處文院或學宮前,數不清的人帶著鋪蓋被窩,甚至有同窗、好友、親屬或鄰里結伴而來,簡直就像是逛廟會。

    在離景國不遠的慶國與嘉國,兩地民眾都悶悶不樂,慶國得第五本來沒什麼,可現在被景國徹底壓下去,慶國人實在沒辦法不計較。

    慶國文壓景國數十年!

    方運等人收起官印,馬朝明道:「此次戰術十分成功,既然如此,那我們便直奔下一個剛剛匯聚的大部落!趁他們關係不睦,我們或許可以更輕鬆殺光他們!」

    「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