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外放的機關鳥看到兩處妖蠻的新聚集點,形成新的部落,經過估算,一個大約有八千妖蠻,一個大約有一萬二。

    根據氣血多寡可以模糊算出,妖民、妖兵和妖將的比例大概在二比五比三左右,而妖帥大概只有妖民的十分之一。

    外界妖蠻位階數量是正金字塔形狀,妖民數量巨大,越往上數量越少。

    但此地大都是俘虜,所以妖兵與妖將的數量反而多,妖民比妖將都少,其中的妖民大都比較年輕,很大一部分是在獵場活下來的妖蠻的後代。

    有了第一戰,眾人信心十足,士氣高昂,在趕路的途中,幾個中年進士甚至講了一些軍中趣事,讓眾人開懷大笑。

    唯獨計知白一直面無表情。

    計知白很想找機會讓方運出醜,但想了許久,終於放棄,萬一自己的舉動影響此次春獵,在場的進士真敢血濺五步將其滅殺,獵場的聖位力量只會保護進士不被妖蠻殺,可不會保護進士之間的廝殺。

    計知白現在沒有絲毫暗殺方運的念頭,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殺了方運,不僅自己,他的恩師柳山也必然被緝捕入聖院的罪獄古地,計家甚至被誅三族。

    之前宗家、蒙家和雷家敢誣陷方運,現在別說罪名是涉嫌不救雷九,只要方運有足夠的理由,甚至有權直接殺雷九。

    計知白望著方運的背影,在他眼裡,方運的頭上簡直懸浮著明晃晃的「虛聖」兩個大字。

    計知白默不作聲,前方的進士卻十分健談,畢竟這將是他們青史留名的機會,對過半人來說,可能是唯一的機會。

    「蜀國在春獵榜上已經超越我等,位列第三,我們已經被擠到第四。其他國家至少在今日沒希望了。」

    「不錯。這些年哪怕景國在春獵中運氣再好,也不曾到過第四名,最多在第六停留過兩個時辰。」

    「一定不能放過前面的部落!」

    「只是……孔聖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今日的妖蠻表現太過奇怪,不能不防。」

    「我等自然要小心行事,只不過,若妖蠻的行為真正威脅到我等,半聖自然會出手。或許是半聖故意考驗我等,記得兩界山大戰後的三年,就曾出現過半聖故意放妖侯下山攻擊春獵進士。」

    「說的也是。可惜荒城古地除了生於此地的半聖可以來去自如,外界封聖之人都不可進入,半聖也只能讓化身進入,實力有限。」

    「是啊,若是我人族半聖能進來,我等更加安心。」

    「不過,你們說妖蠻突然聚集在外圍,所為何事?」

    隊伍陷入沉默。

    方運卻道:「在戰亂之時,我聽到有妖蠻說過,似乎要阻止我等上妖山。等到下一個部落,留一些妖蠻帥或妖蠻將活口。當時怕出意外,所以沒有在戰時提醒。計兄,等到下一個部落就靠你了。」

    「呃?一定!」計知白愣了一下,然後挺直胸膛,隱隱有些自豪之意。但計知白很快發現自己心態變化,暗罵自己修養不足,竟然聽方運說一句話就覺得有面子。

    「阻止我等上妖山?莫非妖蠻在其中醞釀什麼?」

    「不會是想反獵殺各國進士吧?」張知星笑道,但說完笑不出來了,又加了一句,「或許真有這個可能!」

    「應該不會太危險,否則半聖必然阻止。」

    「若是打不過,跑完全沒問題。」

    高庸無奈道:「諸位都是多年的進士,文宮中的才氣少則三寸,多則十寸。可我們這些新晉進士的才氣勉強一寸出頭,進士疾行詩掌握得並不嫻熟,若被妖蠻追殺,短時間或許可以逃掉,但絕對無法長途趕路。」

    馬朝明道:「沒關係,我們這些老傢伙可以扛著你們趕路。」

    九個新晉進士頓覺無奈。

    「方虛聖,您的才氣多少寸了?」

    方運想了想,自己的才氣成長太快,完全超出常理,不能說出實情,只好往少了說:「五寸。」

    驚聲連連。

    馬朝明苦笑道:「我是在成進士第六年才有五寸才氣,方虛聖倒好,從成聖前進士到如今,還不到三個月。當真天縱奇才。」

    計知白低頭不語,他已經成進士一年多,又入過學海,遠超同輩,可才氣也不過三寸。

    張知星道:「在下忝為聖院七進士之一,天賦勉強位列人族進士一流之列,但也用了一年半才氣才達五寸。哪怕文豪衣知世大人,恐怕也至少需十個月方可到才氣五寸。」

    「我用了七年。」一個中年進士搖頭道。

    「我三年……」

    眾人陸續報數,越發清楚與方運之間的差距。

    方運被誇的不好意思,道:「前方就是那個八千之數的妖蠻部落,這一次我先重創一些蠻帥或蠻將,然後再全力廝殺!」

    「如此甚好。」

    不多時,眾人來到第二座妖蠻部落外。

    和第一座部落不同,這裡八成的妖蠻剛從別處遷徙而來,正在忙碌地建造營帳和妖窩。

    這原本是一處中型部落,八千妖蠻還沒有磨合,妖蠻軍旗的力量遠不如上一個部落,眾人信心十足。

    稍加商議,景國的進士們便在「瞞天過海」的力量下沖向營地。

    這一次戰鬥遠遠比上一次更加順利,方運把四頭蠻帥和二十多頭蠻將的四肢切斷,耗盡他們的才氣,而後計知白利用雜家與縱橫家之術迷惑這些蠻帥蠻將。

    「我什麼都……不知道……」

    「只聽說是妖侯的命令,說是我妖蠻被狩獵多年,不如趁此次機會反擊,與人族同歸於盡……」

    「發號施令的妖蠻很自信,看他們的樣子,好像真的能殺光所有進入獵場的人族進士。」

    「他們已經定好時間,讓我們千萬不能過早遷移。原因?沒說……」

    「他們的行動很隱秘,生怕被發現。」

    「我才不信他們能殺光人族進士……」

    「對,就是命令我們儘可能拖住人族進士,不要讓人族進士上妖山。」

    「妖侯狼弓大人很厲害,我們都要聽他的……」

    這些蠻帥蠻將你一言我一語,眾進士越發糊塗。

    等妖帥蠻帥實在說不出有價值的信息,何魯東殺光他們,然後眾人找了一處乾淨的營帳休息,商量此事。

    「此事很明顯,妖蠻中有高人,極可能真的對我等展開反獵殺。」

    「不僅如此,他們似乎在積蓄力量,讓其餘各地的妖蠻拖延我等,時機一到,必然全力出手!」

    「危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