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十國進士於狩獵的時候,第一百零一荒城與第一百零二荒城的人已經來到海邊,站在通往獵場島的橋頭要塞邊緣。

    那要塞堪比一座小城,擠一擠容納二三十萬人不在話下。

    兩城的荒守大儒把聖廟雕像向高空一拋,就見兩座聖廟越變越大,最後落在要塞之中,形成兩層強大的聖廟力量庇護要塞。

    站在橋頭要塞的高牆上,可以看到遙遠的地平線是黑壓壓的妖蠻聯軍,其中以妖族居多。

    在妖蠻聯軍的上空,有上百大妖王在半空飛行,每一位大妖王都相當於人族大儒,哪怕雙方相距極遠,要塞城牆的所有人都感受到沉甸甸的壓力,彷彿是一道接天連地的海嘯襲來。

    要塞的眾大儒與大學士愁眉不展。

    「月樹血光無法籠罩橋頭要塞,正在以聖廟之力打通孔聖文界,最多三天便可穩固文界通道!」

    「三天……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兩座荒城是為保護獵場島,不得不果斷棄城。其他荒城都連通各地文界,現在理應有半聖化身前來,最不濟也應該有大儒攜帶聖血,可為何遲遲無人來?」

    「不是無人來,而是,他們恐怕已經被攔截。」

    「唉……」

    「哪怕他們都來,也沖不破前方妖蠻王者的聯手,畢竟他們也帶著聖血,而且必然有半聖化身隱藏在其中!更何況,他們就算衝破妖蠻封鎖,也無法破碎這月樹血光。」

    「難道妖族是為報滅兩尊蠻聖之仇,讓古地的妖蠻與獵場島的所有人同歸於盡?」

    「我已經收到其他荒城的傳書,更遠的地方也有許多妖蠻傾巢而出,一起向這裡進發。」

    「唉,你們看群妖之中最醒目的三頭大妖王,我都認得,這三妖,都是祖神一族,身上流淌著祖神的血脈,相當於孔家之後,但繼承自祖神的力量卻遠遠超過孔家後人。其中任何一妖,都曾正面迎戰聖血化身而不死!尤其那頭金剛虎妖王,別說是聖血化身,就算是半聖化身也未必能殺死他!人族絕無大儒能與之匹敵,此妖與妖皇孰強孰弱至今沒有定論。」

    「金剛虎妖王?莫非是虎兇?」

    「對,正是他。」

    「完了,他來此的意義比那位牛蠻聖更加重大!這意味著,祖神一族開始全面出手!當年祖神一族很少出面,直到兩界山之戰的前兩年,祖神一族突然大量出現!」

    「難道……妖蠻準備第二場兩界山大戰?或者在荒城古地全面開戰?」

    「極有可能。」

    「眾聖可曾發出命令?」

    「無。」

    眾人沉默著,突然,前方不知道幾十萬里的地方奇光連閃,猶如一個個小太陽爆炸,濃厚的鉛雲不斷震蕩。

    「聖血化身與半聖化身們交手了!」

    眾人繼續沉默著。

    聖位無論死活,只有一滴血就可形成化身,實力還在大儒之上。

    若聖位活著,除了可以凝聚聖血化身,身上隨便一物凝聚聖位化身,血滴、頭髮、指甲甚至常用的文寶衣物等等都可顯化聖身,比聖血化身強大,但比本體則弱小許多。

    甚至哪怕人族眾聖死亡,平時常穿的一套衣冠都擁有莫大的威力,這是妖蠻半聖無法做到的,至少要妖蠻大聖才能將隨身之物聖化。

    當年在兩界山,數十眾聖世家的家主身穿聖化衣冠參戰,光芒沖霄,與眾聖聯手擊退數十妖蠻半聖。

    聖血化身極為安全,而聖位化身極有可能被敵方當作跳板攻擊半聖本體,各有優劣。

    「備戰!」

    梁思禮一聲大喝,聲音如雷,要塞的人族開始行動起來。

    參與伏擊妖蠻的大儒中,有三人從神貝中拿出一件書箱,背在身後。

    讀書人成翰林之後很少背書箱,大儒幾乎都有含湖貝,三位鬚髮皆白的大儒背著書箱略顯怪異,但無人發笑,反而帶著敬重之色看向書箱。

    書箱沒有散發任何氣息,乍一看就是普通的竹制書箱,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表面有一層奇特的微光,柔和卻又讓人敬畏。

    一些大儒與大學士甚至露出羨慕之色,都清楚書箱內聖物的珍貴。

    荒城無白晝交替,天空永遠被濃厚的鉛雲籠罩,始終是灰濛濛的。

    景國進士在方運的帶領、馬朝明的指揮下,沖入第三個萬人部落,殺光一萬兩千人,留下一部分妖蠻問訊,得到的情況與之前差別不大。

    時間已是聖元大陸的深夜,景國的眾進士圍在篝火周圍,商議春獵。

    「或許是我們運氣好,遇到的妖蠻多,牢牢佔據春獵榜第四位,超過老牌強國雲國,也超越中等三國,多虧方運。只是,方才問訊的話你們也知道了,妖蠻有大陰謀。」

    「我們到底是否應該前往妖山?」

    「我堅信眾聖不會拋棄我等,無需去妖山!」

    「萬一妖山是眾聖的考驗又當如何?」

    「若真是眾聖考驗,有啟國、蜀國、武國和雲國四大老牌強國在,更有慶國與嘉國為了排名上妖山,六大國家齊相爭,我等拿什麼去跟他們拼?最弱的嘉國都有多位詩狂,甚至有一位是浴血之士,若生死相搏,怕是方虛聖都難以企及。」

    「諸位似乎忽視了一件事,我們景國只是末等國家,而進士春獵又是多人聯手,就算有了方虛聖,也不應讓我等生出可以跟強國相爭的錯覺!」

    計知白說完,包括方運在內的所有進士終於冷靜下來。

    「計兄說的沒錯,一人之力終究有限。我等若攻妖山,妖侯們只要纏住方運,我等必然陷入死地。」

    方運想了想,道:「這樣吧,其他國家的進士離我等大都相距不足百里,我們以舌綻春雷告訴他們此事,商定相互之間最好不要脫離百里。另外,我等和以往一樣,向妖山方向前進,殺死途中的所有妖蠻,最後無論妖蠻是否展開反獵殺,這都是恰當的做法。」

    「看來只能如此了。我來吧。」何魯東說著以舌綻春雷傳音,先說明身份,然後把方才的事情和眾人的決定傳遍百里。

    很快得到回應。

    「悅國三十進士謝過景國文友!或有遠景國文友而近我等之文友或許未聽到,在下重複景國進士所言……」

    於是,人族各國進士以舌綻春雷聯繫,最後只有深入森林的啟國和孔家進士沒有反應,武國、蜀國與雲國已經各分出一位中年進士進入深林,前往提醒。

    三國進士的行為立刻得到其餘各國進士的讚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