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山的山腹中,血池已滿。

    大量的血液向中間匯聚,最後形成一個血色的蛋殼,飛到祭壇之上。

    祭壇表面的紋路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如同活物一樣融入蛋殼之中。

    「砰……砰……砰……」

    血色蛋殼之中傳來沉穩有力的心跳聲,隨後蛋殼由紅逐漸變綠。

    一層濃厚的綠霧從蛋殼上冒出,瞬間布滿山腹。

    不過眨眼間,山腹內上萬妖蠻突然露出痛苦之色,身體滾燙,發出凄厲的慘叫,最後全身抽搐倒在地上。

    躲在遠處的二十四頭蠻侯發現不妙,第一時間躲避,但仍然有兩頭蠻侯被少許淡綠色的霧氣影響,全身抽搐。

    其餘二十二頭蠻侯急忙跪向那蛋殼,一頭狼妖侯道:「聖尊垂憐。」

    那綠色的蛋殼收斂霧氣。

    兩頭妖侯緩緩恢復,只是身體極弱,如同普通人連得數種大病一樣。

    山腹中的上萬妖蠻過半已經死亡,剩下的也已經奄奄一息。

    隨後,一絲絲極淡的綠色煙霧向四面八方傳播,周邊所有的妖蠻痛苦哀嚎,但九成的妖蠻在經歷了痛苦之後,恢復了正常,不再畏懼綠色霧氣,只有一成的妖蠻死亡。

    妖山附近的氣候發生細微的變化,彷彿聖位降臨,環境變換,一股陰冷的氣息向四面八方傳遞。

    周邊的植物在迅速枯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呈環狀向四面八方變色。

    妖山遠處,景國進士圍坐在營地中,許久無話。

    誰也沒想到,一次普普通通的春獵,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馬朝明道:「有一個辦法可以試探獵場的聖位力量是否消失,也可試探眾聖是否在庇護我等。」

    「如何?」

    馬朝明道:「很簡單,我們其中一人主動要求離開獵場,若半聖有回應,那一切必然是半聖在考驗我等。若無回應,那說明……我們被困在獵場之中,半聖無法援手!」

    「妖蠻有如此力量?」

    「短時間封閉獵場島,至少比降下月樹神罰輕鬆。」何魯東道。

    「說的也是。」

    新晉進士高庸道:「由我來吧。」

    高庸說完,向天空拱手,朗聲道:「學生高庸,才疏學淺,難以勝任狩獵妖蠻之戰,望離開獵場。」

    周圍靜悄悄的。

    除了風聲,什麼聲音都沒有。

    眾人足足等了幾十息,高庸如同木雕一樣一動不動,隨後輕嘆一聲,道:「看來,眾聖真的無法感知到我們。我等與外界唯一的聯繫,恐怕就是春獵榜了。」

    方運問:「朝明先生,我們能原路返回離開獵場嗎?」

    馬朝明搖搖頭,道:「半聖意志既然不在,那控制獵場的聖位力量就是死的,它會把我等當成妖蠻,永遠不可能讓我等離開。不過,若我等有大儒的實力,大概可以破開控制獵場的聖位力量。」

    方運輕嘆一聲,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只有一條路可走,與十國和孔家聯合起來,直接殺上妖山!」

    「你願意,我等也無異議,但其餘各國未必同意!」馬朝明道。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方運說著,向四周張望,發現有一處丘陵較高,於是道:「所有人跟我前去那座小山!」

    「走!」馬朝明第一個跟上。

    計知白默默地跟著,一句話也不說。

    不多時,眾人攀登上那座丘陵,方運以舌綻春雷大喊。

    「不才方運,忝居虛聖,春獵人人等同,不分高下。但此次春獵突生異變,半聖意志失卻,獵場斷絕與別處聯繫,形勢危急,我便當仁不讓!我以虛聖之身命令,獵場所有人前往丘陵所在,向我靠攏,以發亮的機關鳥為目標聚集。商討一個萬全之策!聽到之人,請立刻以舌綻春雷向其餘地方傳播。」

    方運沒有說太多的客套話,全力使用舌綻春雷。

    其他進士使用舌綻春雷最多聲傳百里,但方運的舌綻春雷竟然聲傳三百里。

    不多時,陸續有其他國家的進士傳回來。

    谷國、申國、悅國與雲國第一時間表示趕過來,雲國甚至放棄攻打妖蠻部落,讓景國進士暗嘆不愧是老牌強國,識大體知主次。

    慶國說殺光那個妖蠻部落前來,嘉國則表示正在考慮。

    在最近的谷國到達丘陵后,武國、啟國、蜀國和孔城進士有了消息,正在全力趕往這裡。

    谷國與景國雖未接壤,但因為整個國家被雜家控制,與景國頗為不睦,但這些進士卻沒有任何阻撓或敵意,與景國進士友好地交流事情經過,除了少數幾個人有些顧慮,大多數都馬上同意聯合行動。

    一支支隊伍陸續到來,在聖元大陸時間中午時分,除了嘉國未到,其餘九國加孔城進士全部到齊。

    慶國進士們的表情都有些陰翳,哪怕是平時風輕雲淡的顏域空都沉著臉,相識多年的文友死在絕對不可能死亡的獵場外圍,這是一件讓人無法接受的事。

    「既然嘉國不來,那我等便將其放棄!」方運道。

    無人有異議,連計知白都不反對,甚至對嘉國和雷家生出輕蔑之心。

    二百九十九人位於一處平坦的丘陵上,或坐或立,個個神色嚴肅。

    方運掃視眾人,道:「我先梳理一下事情,之後再來商議。第一,妖山上的妖蠻在妖山積蓄力量,一旦力量足夠,便會對我等進行反獵殺!第二,此地已經被隔絕,我們與外界無法聯繫,唯一能做的就是看春獵榜。第三,我們接下來要做出選擇,是聯手殺上妖山,趁妖蠻力量未足之前將其連根拔起,還是聯手窩在一處等待眾聖救援。誰對荒城古地最了解,那我問第一個問題,妖蠻為何能隔絕獵場和眾聖?」

    武國一個半聖世家的青年進士立刻道:「此事我能猜到。妖界在許多古地都有月樹分影,若妖蠻動用月樹分影,足以封鎖春獵島與孔聖文界,壓制聖廟,從而隔絕獵場。」

    方運點頭道:「很好!下一個問題,眾聖化身若從其他荒城前來救援,妖蠻是否有能力阻攔?」

    「有。」

    「有!」

    多個進士陸續說出肯定的答案。

    隨後,方運以清晰的思路提出一個又一個問題,讓眾人一一解答,最後眾人發現,殺上妖山會死人,但也會有人活下去。若被動等半聖救援,可能一個都不死,也很可能全軍覆沒。

    隨後,各國進士低聲討論。

    「我們武國讀書人何曾怕過妖蠻?坐以待斃不是我們武國人的性格,我提議直接殺上妖山,在他們力量未積蓄充足之前先行屠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