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可未必。」馬朝明的聲音比之前輕了許多。

    「沒什麼未必的,我等三百進士,必當在此地為方虛聖殉葬!方虛聖也算死得其所,重於泰山了。」雷礫的話語里隱藏著難掩的憎惡與憤怒。

    「雷兄何必如此?我等還有希望,既然是積蓄,那就等於是部分聖位力量,我等還有機會!」

    計知白嗤笑一聲,道:「何必自欺欺人?連姬守愚的天賦之眼都被輕易阻擋,連眾聖都不能援救,此次必死無疑,說是為方虛聖殉葬並不為過。」

    「話不能這麼說。」何魯東道。

    雷礫冷笑道:「我問你們,若今年沒有方運,妖蠻會捨得用月樹虛影殺死我等嗎?沒了月樹虛影,荒城古地的妖蠻在五年內無法接受妖月光芒洗禮,足以讓我人族反攻,妖蠻損失之大,不亞於死亡上百大妖王!除了方運,何人值得妖蠻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孔德天冷冷地看著雷礫,道:「雷兄似乎已經放棄謹守君子之道!此時此刻,怪罪任何人都於事無補,我等要做的,是齊心協力共渡難關!」

    「我將死亡,難道不應譴責兇手嗎?」雷礫反問。

    「兇手?是方虛聖逼你到此,還是他對你起了殺心!若方虛聖是兇手,那惹怒妖蠻眾聖的文王是兇手,逼得妖界簽下千年條約的孔聖更是最大的兇手!而共抗外敵的眾聖,同樣是兇手!連最蠢之人都知道,妖蠻欲殺之人,必然是我人族死保之人!你身為虛聖家族精銳,與妖蠻鏖戰十數年,卻連此事都看不透,當真丟臉!」

    眾人沒想到孔德天如此憤怒,但轉念一想,恍然大悟,當年孔家之龍就是被妖蠻眾聖聯合妖皇殺死,所以孔家之人遇到相似的事,必然會憤怒。

    雷礫氣勢一弱,道:「我並非指責方運,只是為自己的死感到不值!沒有直接死於戰場,反而間接死在妖蠻的算計之下,我不甘心!」

    「是啊,大家不要責備雷兄了,沒有死在戰場,死在算計之下,我也不甘心。」計知白嘆息道。

    許多人目露哀色,的確沒有人會想到自己會死在這種地方。

    方運抬起頭,盯著雷礫,堅定而有力地道:「這裡,就是戰場!妖山是戰場,荒城古地是戰場,我們人族腳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戰場!若無這個覺悟,就不要妄談什麼文位進取,若再敢提及聖道,簡直就是對聖道最大的侮辱!」

    雷礫啞口無言,沒想到方運如此年輕,卻對自我與兩族的關係理解的如此透徹,甚至發現自己若反駁方運這話,將與自己本心違背,導致文膽受損。

    「此言有理。妖界若突破兩界山,我聖元大陸必然淪陷,在妖蠻的威脅下,我輩讀書人理應時時刻刻當自己立足戰場,我們的敵人,就是所有妖蠻,就是整個妖界!」

    「死在春獵場,與死在其他地方毫無二致。」

    李繁銘突然輕聲一笑,道:「有虛聖和我們一起死,還有什麼遺憾的?」

    顏域空介面道:「原本以為我的文位會被方運超越一大截,讓我以後無顏面對家鄉父老,現在不用擔心了,他方鎮國再厲害,最後也只是和我一樣是進士。多謝妖蠻眾聖幫我保住了顏面。」

    眾進士頓時輕笑起來,緩解了方才緊張的氣氛。

    「此事以後就不要提了,還是繼續商議正事。三座妖山必然都有重兵把守,看似近,實則相距甚遠,而且每座山周圍必然有過十萬的妖蠻,更有大量妖侯,殺三萬妖蠻和十萬妖蠻絕非一個概念,或許我們才氣枯竭都未必殺得光他們。所以,若不能找出禍源所在,我等只能一座山一座山試探,只一座山就足夠我們搜一天,和在原地等死毫無二致。守愚兄,三百多條命全靠你了。」

    姬守愚沉思片刻,道:「我有辦法破除聖位力量,看清源頭所在。只是,需要藉助幾人的力量。」

    「哦?誰能助你?」孔德天問。

    姬守愚掃視眾人,道:「助我之人,日後會有一些災禍。」

    方運微笑道:「再大的災禍,也比不過死字當前。說吧。」

    「守愚兄說吧,事到如今,我等還有什麼捨不得的?」

    姬守愚點點頭,再次掃視眾人,一邊看一邊點名:「方運,孔德天,顏域空。我需要你們三人。」

    這話一出,許多進士神色一凜。

    這三人可不一般,方運乃是寒門子弟之首,千年不出的天才,景國民心與國運所向,更是眾聖冊封的虛聖。

    顏域空則是世家的代表,天縱奇才,在方運之前乃是人族最璀璨的新星,又是半聖弟子。

    孔德天本身是聖院七進士之一,乃是孔家中的翹楚,別的不用說,單憑他是孔家家主的嫡孫,就有眾人難以企及的身份。

    眾進士馬上明白,姬守愚是在藉助他們三人身上那冥冥不可知的氣運。

    《春秋》知過去,《易經》斷未來,姬守愚是要憑藉自身的天賦和文王遺留的王之星位的力量,獲取三人那不可知的力量,破除妖蠻的聖位力量。

    那不可知的力量說是無用,實則是在透支三人的未來,比透支壽命更可怕。

    壽命可以彌補,但那不可知的力量失去就是失去,沒人知道能不能補回來。

    如同一個人拚命努力,會積累足夠的力量,這份力量未來必然能讓他中進士,但若是這種力量減少,就極可能無法中進士。

    那不可知的力量若是減少,影響的不僅僅是文位,還包括性命!

    人人都清楚。

    「原來如此,拿去便是。」方運微笑道。

    「小事一樁。」孔德天道。

    「不值一提。」顏域空道。

    三人無比坦然,沒有絲毫的不舍。

    「好!」姬守愚同樣乾脆利落,雙目重新浮現兩道淺金色的文王八卦圖,先是一一仔細查查看方運、孔德天與顏域空,最後轉身望向三座妖山。

    「轟……」

    一股巨響過後,姬守愚如同被巨錘撞擊,慘叫一聲倒飛出去,身體重重撞在身後的啟國進士身上。

    「不好!」

    方運等人快步沖向姬守愚。

    某處妖山的山腹中,綠蛋之中突然浮現一個蛇影,一個陰邪尖銳的聲音傳遍所有妖侯的耳朵。

    「卑賤的人奴發現本聖的存在,無須再隱瞞,妖山所有妖蠻盡出,全力圍殺,逼他們逃跑,為我拖延時間!只要堅持十個時辰,哪怕大儒親至,也能將其滅殺!」

    「遵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