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放肆,怎能對虛聖如此大言不慚!」何魯東怒視雷礫。

    「何兄不要動氣,雷家人猖狂慣了,連半聖世家都不放在眼裡,又怎會在乎一個虛聖。讓雷家人慢慢折騰吧,前一陣是違《三禮》,過一陣沒準就判他們一個逆種大罪!看看到時候誰不得好死!」一個與嘉國關係極為不睦的雲國進士譏笑道。

    「雷礫,請您謹守讀書人的分寸!你雷家人不要臉,我嘉國人要臉!」墨山毫不客氣指責。

    雷礫心中惱怒,但卻不敢挑釁其他人,冷哼一聲,不再作聲。

    方運不怒不惱,淡然道:「你應該慶幸自己在獵場,若是在他處你如此詛咒我,我定當讓你知道我方運是如何泯恩仇的!」

    雷礫嗤笑一聲,道:「我不僅有奮筆疾書文心,更在學海中習得文心『禍從口出』,磨礪多年,你豈是我的對手?」

    方運早就知道雷礫有文心「禍從口出」,此文心並非是指禍從敵人的口中出現,而是從擁有者的口中出現,形成影響敵人的災禍之力。

    奮筆疾書和口是心非等力量損耗才氣並不多,但禍從口出損耗的才氣較多,若非生死之戰,很少有人會使用,可一旦用出來,有極大的威力。

    張知星反駁道:「等你有君之星位再來口出狂言。」

    雷礫驕傲地抬起下巴,道:「不才十八歲中進士,在殿試高中榜眼后,直入兩界山,隨後歷經鎮獄海、十寒古地與荒城古地,至今四十九歲,何等人物沒見過?何等妖蠻沒見過?方虛聖誠然大才,但論生死相鬥,不才有信心在百息之內將其斬殺!」

    張知星無從反駁,雷礫說的沒錯,他的實戰經驗太豐富了,而他的才氣古劍是半條蛟龍骨孕育,只是比方運的真龍古劍低兩個層次,三十一年的磨礪足以彌補。

    許多人沒有再反駁雷礫,三十一年積累下來的戰鬥經驗,絕非任何天才能比。

    青年一代最強的進士是聖院七進士,哪怕是同樣有君之星位的孔德天,在雷礫面前也不過有一成勝算。

    因為,雷礫在年輕的時候,和聖院七進士相差無幾。

    「若能安然離開獵場,等我有機會文戰嘉國,或者參與古地擂台,定然要見識見識雷兄的風采!」方運道。

    雷礫譏笑道:「不用以後,在你我死前,嘉國與景國的春獵榜誰排名高,就是誰勝了!」

    「那便說定了!」方運道。

    兩人四目相交,虛空中彷彿生出火光。

    方運環視眾人,道:「事情諸位也已經清楚,毋庸置疑,瘟疫之主此來,就是為了殺我!在下向諸位道歉,是我連累大家!」

    宗午德道:「話不能這麼說。雷家和我宗家之人是沒得到你什麼大好處,但我們所在的國家得到了大好處,我們所在的人族得到更大的好處!只有白眼狼才只吃肉不出力。我們這些進士加一起,對人族的貢獻都未必有你高!絕非是你連累我們!」

    「午德說的不錯。人固有一死,死在月樹虛影之下,死在人族虛聖身側,死得其所。方虛聖,此事休要再提,現在最要緊的,是爭那一線生機!」顏域空道。

    「根本就不存在一線生機!姬守愚既然發現是瘟疫之主,以瘟疫之主的威能,必然也知道我們發覺,定然會有所行動。恐怕你們不等見到他,就被數十萬的妖蠻淹沒!我雷礫在古地中與妖蠻浴血奮戰,從未貪生怕死,但今日,我不與雷家之敵並肩,更不與害我之人攜手!諸位,想必不止我一人看清方運面目,還有誰與我一同離開?」雷礫道。

    「我!誓死追隨兄長,絕不與方運並肩作戰!」雷家的青年進士大聲道。

    「我也不與仇人攜手!」

    雷家其餘四人陸續靠近雷礫。

    方運冷冷地注視著雷家五人,道:「你們這是自絕於十國,自絕於人族!此時此刻,我不會動手,但一旦出了獵場,我必以虛聖之身,請聖裁治你們一個臨陣逃脫之罪!」

    「哈哈哈……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只是不去找瘟疫之主,又不是不去殺妖蠻!我讓你們知道,我雷礫如何以一敵萬!我倒要看看,聖院怎麼定我這個浴血之士的罪名!走!」雷礫帶著雷家四人轉身離去。

    從上空看去,在鉛灰色的陰雲下,原本聚在一起的白色團體出現了分裂。

    五個身穿白衣進士服的人脫離大隊,遠離妖山。

    「雷礫,你這是貪生怕死!」孔德天道。

    「我何曾怕死?我所怕的,是被無能的方運害死!」雷礫頭也不回大聲喊。

    看著雷家五人越走越遠,方運道:「誰若認為我會害死你們,現在可以走。現在走的,我不會追究任何責任。」

    慶國隊伍中一人輕蔑一笑,道:「我宗家雖與方虛聖有聖道之爭,但那是有理有據、有節有制的爭鬥。此時此刻,虛聖為尊,哪怕命我們慶國人送死,我等也理應咬著牙去!雷家,無禮之徒!輸給方虛聖是實力不足,成王敗寇,不丟人,但跟著雷家人走,那真是顏面盡失!」

    宗午德小聲嘀咕:「堂兄你總算說了句人話。」

    「嘉國之恥!」墨山搖搖頭。

    隨後隊伍一片寂靜,無人說話。

    方運點點頭,道:「事態諸位想必已經清楚,為了避免瘟疫之主的分身坐大,我等必須要用最短的時間將其殺死!我等勞累一天,本應休息,但時不我待,我這裡有一些華佗世家最好的行軍丸,足以讓我等連續三日不吃不喝且身體不疲憊。至於精神上的疲勞,以諸位之意志,完全可以剋制。等吃下行軍丸,我等一邊向左面的妖山跑,一邊商議細節。」

    方運說完,從飲江貝中拿出許多行軍丸,分給每一個人。

    華佗世家的新晉進士華玉青也在,他曾在聖墟中救助過方運,方運也給了他一顆延壽果作為報答,他的含湖貝里有行軍丸,便沒有要。

    張仲景世家的張子龍擺擺手婉拒,張家的行軍丸雖然比華佗世家的稍差,但也相差不多。

    吃下行軍丸,三百餘人繼續奔跑。

    方運一邊跑一邊道:「敵人是瘟疫之主,我們會遭到瘟疫攻擊。對於瘟疫,醫家已經有了定論,乃是一種傳染性很強的微小之毒物形成。所以,此次戰鬥,最需要的是醫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