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人沒有插嘴,方運說的很對,哪怕實戰經驗遠不如中年進士,但見識卻不遜色多少。

    「所有有醫書之人報上名,並明說自己是醫道幾境。」

    張子龍解釋道:「醫道與琴棋書畫稍有差別,醫道最重實踐,最耗時間,所以兼修醫道者往往停留在一境巔峰,很難達到二境。而專修醫道者,也少有人在四十歲前達到二境。醫道之慢,眾所周知。各國年過四十的醫家進士中都有二境大夫,但春獵重殺伐而輕醫療,所以隊伍中無人達二境『藥到病除』,最多是與我相仿,達到一境『對症下藥』。不過,有醫書之人不少,我是其一。」

    華玉青隨後道:「醫道一境,有醫書。」

    「有醫書。」

    「我亦有醫書,只涉及外傷以及小病,並不涉及瘟疫。不過,醫書至少可護我一人削弱瘟疫侵襲。」

    「我書中倒有祛毒篇,只是我治的是死毒,而瘟疫是活物之毒,效用極小。」

    「我也有……」

    紛紛有人說自己有醫書,一共有十二人,其中只有張子龍與華玉青主修醫道,其餘十人都是輔修醫道。

    方運知道只有一境之人才有醫書,醫書可不只是記錄文字的書籍,而是蘊含醫書主人對醫道的理解,有著神奇的力量。醫書主人若對某種病頗有研究,並能記錄到醫書里,那醫書主人遇到患此病的病人,就可以直接用醫書治療,而且治療效果是普通療法的數十倍。

    方運去年在聖墟里中毒,為了尋找最後的機會,讀遍醫書,可離一境仍然有不小的差距。後來雖然沒有再遇到危險,但也會學習百家經典,其中就包括醫家的書籍,早就默背下聖元大陸最有名的那些醫書,也背了數百部華夏古國的醫書,甚至發現了聖元大陸一些醫書的謬誤或不足。

    不過,方運一直沒有深入實踐,也沒有把華夏古國的醫書寫出來,一來醫家的真正力量是醫道,華夏古國的醫術可能與聖元大陸有衝突;二來則是自己若寫出正確的醫道,必然與現存的醫家流派有衝突,輕則爭執糾纏,重則涉及聖道之爭。

    不過,醫家的聖道之爭比較溫和,最多是相互比較醫術,不像兵家之爭動輒赤地千里、法家之人刑罰相見或雜家之人破家滅門。

    聽十二個人說完,方運心中無奈,就目前來看,這些人的醫書可以輕鬆杜絕輕度的瘟疫,稍稍削弱中度瘟疫,遇到重度瘟疫,就只能勉強自保不死而已,無法相助他人。

    而瘟疫之主哪怕現在力量極弱,一出手至少是中度瘟疫,稍加積蓄就能散播重度瘟疫。

    哪怕進士的身體得到才氣加強,甚至能用才氣稍稍抵消疾病或毒物,可在重度瘟疫面前依舊會無比虛弱,最後甚至手無縛雞之力。

    若是瘟疫之主用上聖位瘟疫的力量,三百進士絕無可能一人存活,但偏偏瘟疫之主的分身極可能在明天就獲得聖位瘟疫的力量。

    方運嘆息道:「瘟疫為禍已久,最近數十年,妖蠻不時向我人族散布瘟疫,幸好醫家諸位妙手仁心,一一化解。我當年也曾憂心瘟疫,曾在悟道河畔讀過幾本醫書,甚為痴迷。后因身中劇毒,被玉青兄所救,對醫道更加嚮往,近年來我涉獵各家,醫道也算是我輔修之一。」

    當年小方運的確從縣文院中借讀過一些醫書,現在還有記錄。那是因為他發現自己能力不足,最重要的儒家經文又全都被借出去,乾脆分別借閱了各家書籍,想試試各家之道是否適合自己,可惜草草看了數十本各家書籍,毫無所獲,只得老老實實主修儒家經典。

    「我聖元大陸可不比古地這種無法無天的地方,有人界之力在,妖蠻的聖位瘟疫無法進入,聖位之下的瘟疫再多,也不是我醫家的對手。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方虛聖涉獵醫道,那您看我們應如何對待?」張子龍十分好奇。

    華玉青也雙目放光,方運的煉膽詩文對醫家作用不小,畢竟醫生要經常面臨危難或抉擇,但方運的天演戰詩對醫家人作用不大,若方運真能喚出和「史道石門」或「禮樂編鐘」一個層次的「懸天之壺」,整個醫家的力量會得到巨大的提升,人均提升小半個境界不成問題!

    方運道:「我其實也毫無頭緒,但用醫家手段對付瘟疫之主乃是唯一的方式。除非我等有浩然正氣,可就算有浩然正氣也只是治標不治本,在無窮無盡的瘟疫面前必然潰敗。非要說策略,恐怕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諸位有醫書之人聯手形成醫道之力,削弱侵蝕我們的瘟疫,然後我們衝進瘟疫之主分身所在,將其斬殺!」

    孫仁兵點頭道:「在瘟疫之力和半聖分身面前,還是不亂用兵法的好,越是用複雜的方法,失敗的可能性越大。此時此刻,我們必須像方虛聖所說,以正勝奇!」

    「既然瘟疫之主已經發現我等,必然把其餘妖蠻調集到左面那座山上,至少會有二十萬妖蠻,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妖侯。」孔德天道。

    方運道:「其實原本的妖侯也不算什麼,妖蠻眾聖捨得動用月樹虛影,又讓瘟疫之主的分身前來,那必然捨得一些秘法。進士獵場的積年妖帥一定不少,完全可以讓他們在短時間內突破,成為妖侯。」

    眾人無不動容。

    「糟糕!如此說來,妖山的妖侯極可能過百!不過好事是,那些妖侯在之前不敢突破,只會在月樹虛影降臨后突破,不足兩天,現在恐怕還不熟悉各自的天賦力量,妖煞也並不多。」

    「再不熟悉,也必然得到指導,定然能在第一妖侯平原立足,相當於我人族一殿翰林。」

    「這些妖侯原本分散在妖山各處,現在聚集起來,對我等大不利!」

    「殺瘟疫之主分身之前,首先要考慮如何戰勝那些妖侯!而且,新晉的妖帥數量也是一個可怕的數字。」

    「看來,我們之前把事情想的過於簡單。若無意外,我們可能連瘟疫之主的分身都看不到。」何魯東道。

    孔德天道:「有星位力量在,我們還是有把握見到瘟疫之主,但說殺他,可能太小。」

    「呃……我倒是忘記這一點,諸位眾聖世家的進士大都有星位力量。即便如此,我們能有幾人活著見到瘟疫之主?」

    眾人再度沉默,誰都不想死在這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