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已經跑過沙漠,來到妖山附近的草原。

    「諸位,事到臨頭,我們只能硬著頭皮上!抱最壞的打算,做最大的努力!不才只是拋磚引玉,以虛聖的身份聯合眾人。如何衝到瘟疫之主面前,理應由兵家人指揮,而具體如何與瘟疫之主作戰,還望有經驗且修習過醫書的前輩定下策略。」

    方運說完,眾人想法不一,有的人覺得方運謙虛得體,知人善用,但有的人卻冒出另一個想法,方運真圓滑,萬一失敗,有借口不承擔責任。

    接下來方運沒有越俎代庖,而是讓兵家人和有醫書的人發揮特長,他只不過提出幾個注意事項。

    眾人正說著,姬守愚突然面色一變,大聲道:「不好!快快用醫書!瘟疫的力量襲來!」

    方運急忙向前方看去。

    荒城古地的草是灰色的,但此刻,前方的草正在枯萎,由灰變黃,隱隱又有病態的綠意。那奇異的黃綠色正緩緩向四面八方推進,很快就要來到眾人的面前。

    張子龍道:「是厲害但稀少的瘟疫!這是壞事,也是好事,說明瘟疫之主雖然強大,但剛獲新生,積累的瘟疫量很小,只能影響近處。」

    華玉青仔細一看,喜道:「與我之前想的毫無二致!瘟疫之主來這裡的本來就是分身,又死過一次,過了數個月才復活,現在極度虛弱。只要我們能在明天天亮前能衝到他面前,絕對可以殺死他!」

    「哦?不需要特別的醫道手段就可以?」方運問。

    「不需要!他現在的身體依舊是『死』的,只有力量積蓄到一定程度,才會完全活過來,到那時候,他散發的每一絲瘟疫,都是他的分身。只要一絲瘟疫之力逃脫,他就可以再度死灰復燃!」

    「如此甚好!」

    華玉青道:「眾人停步,我要調配能大幅度削弱這些『瘟疫之力』的葯。不過,我手裡的葯不足,接下來我會說幾種我華家的藥物,誰有一定要給我!辟瘴丸,要專供十寒古地的。」

    「我有五顆!」

    「我有兩顆。」

    方運搖搖頭,自己倒是有華家的辟瘴丸,但沒有專供十寒古地的。

    「好,誰有三年前華家制的牛黃解毒丸?」

    「我這裡正好有一些,正準備扔掉。」

    「誰有熏妖香?特等的,我也沒有。」

    方運道:「我有!」

    等收集完藥物,華玉青用奮筆疾書在紙上寫了一些字,遞給張子龍,道:「張兄,我聽聞您已經有『分葯』之能,還請您分解部分藥物,供我煉藥。」

    「真有此事?」方運驚奇地看著張子龍,連二境醫家人都未必學得會分葯,張子龍不過醫道一境就能做到,可見醫術無比紮實。

    張子龍現在就會分葯,基本相當於方運現在有真龍古劍一樣奇異。

    張子龍接過單子看了一眼,輕咳一聲,道:「不曾想我隱瞞多日,華家還是知道。不過我也只能做到『半解』,好在你也並非是分解全葯。」

    就見張子龍打開醫書,醫書放光,投射出一個三尺高的葯鼎立體影像,隨後葯鼎蓋子打開,形成強大的吸力,把那些藥物中的一部分分解出來。

    隨後,華玉青收起所有的藥物,望向方運,道:「此葯已經有一定的療效,但若要更強,還望方虛聖賜一枚延壽果、一枚生身果外加兩片龍蛇草。」

    方運聽后忍不住笑罵:「好你個華玉青,看來早就盯上我的虛聖賀禮。罷了,這些東西我都有不少,需不需要別的?」

    「這些已經足夠。」

    眾進士都暗暗咂舌,這三物可不便宜,只有最出色的世家子弟,才能得到一枚延壽果。普通半聖世家的主家一代人有兩三千,但其中能得到延壽果的不足三十人,真正的百里挑一。

    方運把三種神物給了華玉青,華玉青小心翼翼拿出一個瓷瓶,打開瓷瓶,一股海腥味蔓延,就見一滴鯊魚狀的血液從瓶口飛出,但被無形的力量壓回瓶中。

    張子龍恍然大悟,道:「此乃鯊族大妖王之心頭血,對各種疫病有奇效,玉青你當真捨得。」

    「命都快沒了,哪還在乎這些。」

    華玉青迅速把葯配好,分給三百餘進士。

    吃下藥不久,瘟疫之力襲來,眾人腳下的草地徹底變色。

    大多數人身上立刻出現各種細微的病狀,如發燒、咳嗽、冒汗等,但這些病狀對普通人來說都很輕,對進士來說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醫家之人有醫書護體,沒有出現任何病症,而凡是曾經跟方運見過帝洛的人,都沒有出現任何病症,至於方運更是生龍活虎,沒有絲毫異樣。

    啟國的一個新晉進士突然道:「我眼前出現輕微的幻象,不過不會影響我戰鬥!」

    張子龍道:「這種癥狀很正常,瘟疫之主的最強威能便是瘟疫,其次便是化瘟疫之力侵入他人身體,控制他人,自然也精通幻術。」

    「既然強大的瘟疫之主的力量被區區藥物克制到如此程度,說明他現在無比虛弱,我等必然能將其殺死!」

    眾人大喜,彷彿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方運看向姬守愚,卻發現他的面色更加凝重,一言不發,若是只看他的表情,甚至比當時得知瘟疫之主在都更加嚴重。

    方運心驚肉跳。

    但是,方運沒有提醒其他人,若是眾人發覺,那接下來的戰鬥沒有一絲的勝算。

    方運不再說話,靜靜地聽著兵家進士與中年進士們商議,最後眾人推演了敵人可能出現的戰鬥方式,又給出幾種解決策略,甚至精確到每個人在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

    商議完對策,方運道:「請諸位把對策在心中一字一句默背一遍。」

    眾進士一愣,隨後按照方運說的,把敲定的方案在心中默默背誦。

    方運也在心中默背戰鬥方案,之後又快速默背了一次。

    待眾人都默背完畢,計知白突然道:「前些日子與方虛聖一同上課,偶然聽到他說過一句『細節決定成敗,性格決定命運』,今日才知他為何有此領悟。方虛聖並非完美無缺,但他一直在向正確的方向改變。」

    「計兄過譽了。」方運客氣道。

    「實話實說。」

    兩人相視而笑,頗有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意味。

    「前面有妖蠻來了。」孫仁兵道。

    黑壓壓的妖蠻如同一道海浪從前方湧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