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有心報人族,戰死獵場又如何!」

    妖蠻終於沖近了。

    人族秀才戰詩的《易水歌》所能攻擊的距離很短,但《石中箭》的距離則遠遠超出普通妖術的距離。

    哪怕是妖侯的妖術,也只有在二十丈內有威力,若超過這個距離,則威力大降,只因為大多數妖蠻的妖術完全由氣血形成,沒有引動天地元氣。

    人族不一樣,隨著文位提升,各種戰詩詞的攻擊距離也會大大增加,普通進士的唇槍舌劍甚至能飛到百丈之外。

    新晉進士們悶頭寫《風雨夢戰》,而青年進士與中年進士則使用與風雨相關的戰詩詞,在五十丈外展開攻擊,就見各種奇異之物呼嘯而出,有雨化成的箭矢,有冰形成的刀劍,有水怪海獸,有寒冰槍矛……

    「吼……」

    最前面的妖將和後面的妖帥立刻齊齊使用妖術,憑藉絕對的數量優勢,抵消眾進士的戰詩詞,甚至形成餘波反攻眾進士。

    但眾進士在書寫完后,立刻後退,這是人族與妖蠻戰鬥的基本方式,保持距離。

    十國的青年進士中,有幾人是一國狀元,擁有平步青雲,但進士春獵中被聖位力量限制,不得使用平步青雲,導致他們也只能與其他進士一樣後退。

    但是,就在人族進士後退並準備使用唇槍舌劍的時候,三隻翠綠色的鳥兒從幾頭象妖的身後冒出來,站在象妖的後背。

    所有進士無不變色,有的進士甚至驚慌得得中斷戰詩詞。

    「鳴奇!」許多進士脫口而出。

    鳴奇迷聲。

    那是三頭鳴奇妖帥。

    凡是文膽不到一境巔峰,面對鳴奇妖帥必死無疑!

    因為鳴奇妖帥一旦叫出來,文膽一境巔峰之下的所有人,必然陷入昏迷,全身酸軟。

    許多進士目瞪口呆,他們都知道獵場內偶爾會出現妖將鳴奇,妖將鳴奇對進士有少許威脅,但並不致命,妖帥鳴奇才可能殺死進士。

    妖帥鳴奇只生活在中間那最大的妖山,因為聖位力量在那座山上設下阻礙,不允許妖帥鳴奇下山,可因為月樹虛影的關係,那座山上的聖位力量消散。

    那三隻妖帥鳴奇沒有立即發出迷聲,眾人正奇怪,一隻更大的鳴奇飛到半空。

    「妖侯鳴奇!完了……」計知白喃喃自語,無比後悔當初為什麼放棄學習方運的煉膽文,以至於自己文膽力量大降。

    幾乎所有進士陷入絕望之中,他們原本以為要堂堂正正對戰,哪怕面對妖帥鳴奇,眾人還有一戰的信心,可妖侯鳴奇竟然出現,那意味著戰鬥已經結束。

    一隻妖侯鳴奇和一隻普通妖侯,對戰一百普通人族翰林,那麼,妖族勝!

    鳴奇迷聲,乃是比瘟疫或劇毒都更克制人族的力量,迷聲一旦響起,完全可以碾壓同位階的人族。

    哪怕是剛剛晉陞妖侯的鳴奇,也是所有進士的噩夢。

    當年在大源府的時候,方運與同窗遇到過一隻妖兵鳴奇,相當於人族秀才,差點使得文院的秀才全軍覆沒,還好當時方運已經有了文膽,並以孔聖之言終結鳴奇的力量。

    顏域空突然道:「我來!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顏域空說完,就見他的文膽以孔子名言為載體,化為無形的力量掠過大量的妖蠻直衝向四隻鳴奇,所過之處,雨水彷彿出現了短暫的凝滯。

    「呀……」三隻妖帥鳴奇突然嘶啞起來,在顏域空文膽力量之下,暫時失聲。

    「不愧是當年的第一舉人!」

    但是,那妖侯鳴奇露出嘲弄之色,張開嘴輕叫。

    眾進士面色大變,用盡全力外放文膽之力,要阻擋鳴奇。

    「奇……」一聲奇特的發音響徹全場。

    許多進士已經做好昏迷的準備,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文膽絕對不可能抵擋妖侯鳴奇的力量,連顏域空都如臨大敵。

    孫仁兵徹底絕望,因為他發現,無論是月樹虛影降臨,還是瘟疫之主分身復活,無論是妖蠻大量聚集,還是妖帥大批晉陞,還有此次鳴奇出現,無不說明妖蠻中有一個深諳兵法的大家,利用獵場有限的條件,製造出殺盡進士的絕地!

    計知白突然自嘲一笑,幸好自己臨死前化解與方運的恩怨,若是自己連死都解不開這個心結,那恐怕會死不瞑目。

    「唉……」姬守愚輕聲一嘆,沒想到這還不是自己預測的最後災難,就讓所有進士束手無策。

    但是,所有進士發現,他們聽到了鳴奇的聲音,卻沒有感到任何不適,隨後,他們覺察原因。

    方運的文膽之力籠罩所有人。

    眾人愕然發現,方運周身生出一種莫名的力量,宛如立於天地唯一的生靈,如同在天地盡頭高高聳立,哪怕是天空也無法籠罩他的偉岸。

    就見方運伸出食指,點向鳴奇。

    「子曰: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

    尤其最後四個字「勇者不懼」,宛如一道驚雷在半空炸開,震得眾進士耳膜嗡嗡作響。

    二境巔峰的文膽之力掠過數百丈方圓。

    文膽一境,韌如草木,一旦達到一境巔峰,便可外放,形成的力量可以掃斷草葉。

    文膽二境,堅如頑石,一旦達到二境巔峰,就可形成強大的實質性傷害。

    「噗……」

    就聽三聲悶響,三隻妖帥鳴奇的身體炸開,鮮血四濺。

    「噗……」

    第四聲悶響,就見妖侯鳴奇的頭顱炸開。

    鳴奇很強,很特別,甚至能剋制文膽力量,但最大的缺點是,一旦遇到更強大的文膽之力,便是一隻紙老虎。

    隨後,就見前方超過五千妖蠻身體一軟,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這些倒地的妖蠻沒有一頭妖帥或蠻帥。

    而方運的身體輕輕一晃,方才的文膽之力消耗太大,若是馬上再用一次,那麼文膽必然動搖。

    「方虛聖的文膽竟然達到二境巔峰了!」

    所有進士都不敢相信親眼看到的一切。

    方運放下手,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低頭書寫第三遍《風雨夢戰》,一邊寫一邊道:「繼續。」

    每個進士都覺得身體燃燒起來,充滿了無窮的鬥志。

    這才是虛聖應該有的力量,這才是虛聖應該有的從容!

    妖侯鳴奇是可以橫掃普通進士,但,方運不是普通進士!

    十五萬妖蠻大軍出現短暫的混亂。

    一隻妖侯鳴奇竟然被一個進士的話生生說死,這實在太可怕了。

    一頭妖帥突然大叫:「就是他!魔王方運!只要殺了他,就會得到眾聖獎勵,祖神垂青!必然能脫離獵場,成為妖聖!」

    「殺啊!」眾妖蠻突然振作起來,踩著昏迷的妖蠻的身體衝過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