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雨幕重重,人族且戰且退,妖蠻徐徐前進,留下一地的屍體,活著的越來越少。

    當妖蠻從十五萬減少到十萬的時候,那三千妖帥沒有動手。

    當妖蠻只剩五萬的時候,三千妖帥依舊沒有動手。

    三百餘進士望著前方五萬妖蠻。

    妖蠻數量減少,本來是可喜可賀的事情,但在眾人眼裡,這五萬妖蠻比之前的十五萬妖蠻更加強大。

    因為,除卻方運,所有新晉進士的才氣即將枯竭!

    每人現在只能書寫兩首進士戰詩!

    上百新晉進士已經不再戰鬥,連唇槍舌劍都不能用,因為才氣的量正是進士的危險線,必須要留著才氣使用疾行戰詩保命。

    青年進士的才氣至多剩兩寸,至少剩一寸,遠比新晉進士多。

    中年進士們好一些,才氣少則三寸,多則四寸,他們對才氣的控制嚴苛到極致,因為一個個戰友的生命教會了他們應該如何戰鬥。

    除了方運,每一個新晉進士都在默背自己鑽研最深的眾聖經典,因為這樣可以加速才氣恢復,但再快也快不過讀書人正統的「正心靜思」,而且此時默背眾聖經典,不僅身體勞累,更要提防妖蠻,最是麻煩。

    在所有新晉進士啞火后,妖蠻的攻勢突然不如之前兇狠,好像失去了鬥志。

    孫仁兵罵道:「對方必然有高人在指揮,妖蠻絕不會想到這一點。他們減弱攻勢,根本不是想放我們走,而是會一直用這種方式跟著我們,拖垮我們的身體與意志!」

    馬朝明苦笑道:「問題在於,我們現在沒有反攻的能力,任由它們拖著。那可是五萬妖蠻,而且是最精銳的妖蠻,且不說那三千妖帥,還有上萬妖將明顯比其他妖將更加強壯,有一些妖將甚至還是十三軍中的成員,正在尋找機會,對我們進行致命一擊。」

    「我們能不能繞過他們,殺上妖山?」一個新晉進士問。

    「不可能!一開始我們那麼做,會因為離妖山太近被前後夾擊,現在那麼做,別說才氣不足以支撐我們一路疾行戰詩奔跑,就算到了那裡,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衝過妖蠻的防線,依舊會被前後夾擊。我們只能殺光這些妖蠻,然後正心靜思,恢復才氣,再上妖山。」

    「唉,若半聖還在,必然不會允許他們聯合起來,但現在沒了半聖控制,他們一旦聯合起來,數量太多了。現在倒好,他們不僅數量多,甚至還有高人指揮,我們更加不可能戰勝他們。」

    妖蠻不進攻,只是威逼,眾進士急忙討論對策。

    姬守愚看了看前方地上的妖蠻屍體,眉頭皺得更緊,但一言不發。

    「若是我等能一鼓作氣,殺死這些妖蠻,或許有機會衝上妖山。但……現在若動用星位力量殺死他們,則完全沒有登上妖山的可能。」

    「不知道不動用星位的話,我們能不能殺光那五萬妖蠻。」

    「絕對不可能!」

    「真沒想到,我們只是來磨礪,只是爭十國排位,最終卻要死在這裡。只是不知道我們死了以後,各國是否還按照現在排位分配進翰林院的名額。」

    「你不說,我都忘記我們來獵場的真正目的。由於妖蠻非常集中,而且我十國聯手殺妖滅蠻,今年的榜值會比往年多許多。我算算,十國匯合后,一共遇到四個部落,共殺妖蠻近九萬,后又殺十五萬大軍中的十萬,差不多可有五十五萬的榜值。加上之前的,僅僅兩天就超出往年三天。」

    「我看看排名。慶國還在第一,倒是景國躥升到第四,力壓兩個強國。」

    「一百新晉進士都要藉助方虛聖的霧蝶力量,他國新晉進士每殺一個妖蠻,都會有一部分算是方虛聖所殺,景國的榜值自然增速驚人。」

    「若無意外,景國恐怕會在此次春獵躋身前五。咦,嘉國怎麼掉到第八了?」

    「我方才一直看春獵榜,嘉國在有一段時間榜值暴漲,似乎是離去的雷礫等人遇到了一個部落,將其殺光。可從那以後,嘉國的榜值增速遠遠低於其他各國,著說明雷家五人之後沒有再殺妖蠻。」

    「哼,雷礫之前那般猖狂,原本景國比嘉國落後一萬,現在呢?景國反超嘉國近兩萬榜值!」

    「罷了,我等生死未知,還是不要計較排名了。」

    「此言差矣。我等都要死了,臨死前,自然要計較一下排名,若再不計較,以後永遠沒機會了。或許,以後我等若被眾人提起,大概會被說是死在獵場的那人。若我們能讓自己國家的排名提高,別人的語氣自然不同。我輩讀書人,求的不就是青史留名嗎?」

    「唉……」

    「說的也是。」

    馬朝明道:「我景國若能躋身前五,死而無憾。」

    喬居澤輕嘆道:「我死了無所謂,方虛聖若死在這裡,實在不甘心。」

    「我們還有機會!」方運道。

    姬守愚突然驚叫道:「馬上撤離!不然就晚了,快!向……那個方向!」

    姬守愚突然指著一個遠離妖山的方向。

    眾人一愣,怎麼好端端的要突然撤離。

    方運急忙道:「聽守愚兄的,所有人立刻使用疾行詩,馬上逃跑!」

    那些中年進士最先反應過來,立刻書寫進士疾行詩。

    而那些新晉進士才氣不多,只能書寫舉人疾行詩。

    三百多人書寫完畢后,以極快的速度向姬守愚指的方向發足狂奔。

    孫仁兵無奈輕嘆一聲,就見身前浮現一本兵書,兵書外放出一團白光爆開,隨後每個進士的腿上都出現淡淡的白光。

    眾人速度突然提升到極致,把所有的妖蠻甩在後面。

    那些妖蠻愣了片刻,然後大聲吼叫著追趕。

    在奔跑的時候,方運向四周查看。

    遠處那些妖蠻屍體的傷口處,竟然冒出絲絲綠色細線,把妖蠻破碎的身體粘連起來,隨後原本死去的妖蠻站起來,皮膚帶著著淡淡的綠意,而雙眼則血紅一片。

    復活的妖蠻拚命向人族進士的方向追趕,速度比正常妖蠻還快一些。

    那五萬活著的妖蠻見到剛剛復活的妖蠻就如同見到天敵一樣,紛紛讓路,唯恐避之不及。

    方運認得這些是什麼。

    瘟疫屍兵!

    這是瘟疫之主很出名的能力,沒想到瘟疫之主的分身也能用出來。

    強如瘟疫屍兵卻不能吸引方運的全部視線,更奇特的事情讓方運向獵場入口的方向望去。

    超過五萬妖蠻正衝過來!

    為首的不是妖侯,也不是妖帥,而是五個進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