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五個進士,正是之前雷家離去的五人。

    「救命!方虛聖,我們錯了!我向您致歉!後面的妖蠻有十頭妖侯,請一定救救我們!只要您伸以援手,一旦返回雷家,我定當全力化解兩家的恩怨!你們說是不是?」雷礫轉頭看向身邊的雷家人。

    「救命之恩,猶如再造,我等必然全力斡旋!」

    「我們雷家以前錯了!」

    五個雷家陸續以舌綻春雷認錯求援。

    眾多進士猶豫起來,五人終究是人族中堅,人族榮辱與共,現在又真誠道歉,理當相救。

    許多進士一邊跑,一邊偷偷看方運,發現方運似乎不為所動。

    姬守愚則突然低聲道:「五人已經被迷惑心神,並非原本的雷家五進士。我等假意相助,等他們近了,將其斬殺!」

    眾人一聽姬守愚如此說,立刻提高警惕。

    姬守愚以才氣控制聲音,只讓周圍三百人聽到,大雨阻礙了聲音外散,眾人十丈之外就聽不到他的聲音。

    但是,那五個雷家進士身體突然一滯,為首的雷礫臉上浮現極為猙獰的笑容,道:「人奴小兒,你們倒精明,竟然識破本聖秘法。」

    雷礫的聲音充滿了奇特的金屬之聲,猶如刀槍交鳴,隱隱散發著說不清的陰寒,僅僅是聲音就讓眾進士心中生出無法消弭的恐懼,一些文膽較差的進士甚至雙膝發軟,差點摔倒。

    方運等少數幾個進士目光敏銳,透過雨幕,看到雷礫的表情十分古怪,似是憤怒,似是掙扎。

    孫仁兵輕聲道:「瘟疫之主不愧是最惡毒的妖聖之一。他若殺死雷家五人,五人不過是行屍走肉,還不如妖兵。但現在他不殺五人,憑藉妖術控制,想偷襲我等,可惜被發現。即使這樣,此五人對我等來說也是一個難題。」

    眾進士一愣,再次偷偷瞄向方運。

    這雷家五人還活著!

    方運乃是人族進士的領袖!

    殺是不殺,由方運決定!

    「好惡毒的瘟疫之主!」馬朝明咬牙切齒。

    隊伍陷入短暫的沉默,而孔德天的聲音迅速打破沉默。

    「吾以聖院禮殿『奉祀』之身,命獵場進士擊殺被瘟疫之主奴役的雷家五人!此五人,已不在人族之列!」

    喬居澤鬆了口氣,忙道:「既然孔奉祀下令,我等自然遵從。」

    方運望向孔德天,輕輕點頭表示致謝。

    孔德天如此果斷,自然是為了保全方運的文名。

    雷家自從被三禮之火懲罰后,臉面早已丟盡,只要有一點借口,就會如同瘋狗一樣亂咬。

    此時此刻,方顯同舟共濟之情。

    那雷礫突然舌綻春雷罵道:「無膽匪類,我一人對抗瘟疫之主,你們卻早早放棄,不當人子!若眾聖有知,必然聖罰爾等!」

    姬守愚目光一閃,道:「此人已經完全被瘟疫之主奴役,絕非是雷礫在說話,諸位萬萬不可上當!」

    墨山立刻道:「這是瘟疫之主管用的伎倆,我們墨家的書中有記載,瘟疫之主最喜奴役他人冒充人族!雷礫五人,已經死了!」

    墨山話音剛落,遠處雷礫苦苦哀求:「不要放棄我!我為人族流血,為嘉國狩獵,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千萬不要放棄我!我堅守文膽,瘟疫之主根本無法完全奴役我!當年一位大學士被奴役,最終憑藉文膽反傷瘟疫之主的神念!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顏域空嘆息道:「瘟疫之主果然奸詐,學雷礫學的惟妙惟肖,但,我等堅決不能被他誆騙!」

    「哪裡是瘟疫之主,簡直就是卑劣之主!」

    「區區雕蟲小技妄圖亂我文膽?可笑之極!」

    人族三百進士繼續奔跑,而妖蠻大軍要保持隊形,與眾人越來越遠,但是每個進士都知道,眾人的才氣已經不多,尤其是那些新晉進士,剩餘的才氣無法支持他們跑一刻鐘。

    但是,那些妖蠻卻可以長途賓士,必然可以追上眾人。

    很快,孫仁兵道:「不能再跑了,我等必須一戰。」

    方運無奈一嘆,道:「停下,稍作休整。這一戰,我等必須要用星位力量。」

    「但是,那些瘟疫屍兵怎麼辦?」一人擔憂地望向極遠處那些兇殘的瘟疫妖蠻,瘟疫妖蠻全身被瘟疫之力控制,身體在瘟疫之力的作用下已經發生劇變,變得更加堅硬,同時也身帶瘟疫,一旦靠近,會對眾人形成莫大的威脅。

    「我先動用半聖星位力量,喚出祖聖張仲景之醫道意志,足以在短時間內壓制瘟疫屍兵的瘟疫之力,只要在這個時間內殺光其餘妖蠻,安然逃離,瘟疫之主也不能拿我等如何。瘟疫屍兵一旦離瘟疫之主的分身過遠,必然自行消散。」張子龍道。

    方運道:「若用火攻如何?瘟疫起時,當以火焚燒。」方運說著,一揮手,漫天大雨消散,大量的雨水蒸騰,讓地面變得乾燥。

    張知星立時道:「醫家星位力量最終要剋制瘟疫之主,若現在使用,我等哪怕遇到瘟疫之主也束手無策。方虛聖所言不錯,既然要喚火焰之力,我可喚出祖聖張衡之念,動用渾天儀,招來大日之火,焚燒瘟疫屍兵。諸位若有火焰之詩詞,一併用之。」

    「只能動用星位力量了!沒想到,終究敵不過瘟疫之主。」

    眾人無奈,一旦動用星位力量,那幾乎不可能衝上妖山,這就是瘟疫之主所想要的。

    眾人再次準備,不多時,兩個五萬的妖蠻大軍一前一後包圍,而數萬瘟疫屍兵從另一側衝過來。

    之前一戰妖蠻死亡約十萬,死去的妖蠻連綿不斷爬起來,形成的瘟疫屍兵越來越多。

    三方合圍,三個進士陸續外放星位之力。

    張知星伸手一指數萬瘟疫屍兵,道:「渾天如雞子,天體如彈丸。日譬如火,火則外光!」

    就見張知星身後出現一位高瘦長須的老人,此人左手托渾天儀,右手托地動儀,抬頭望天。

    老人的目光猶如天地之刃,在天空中切開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

    一顆直徑足有一里的大火球從空間裂縫中出現,那火球如大日橫空,火焰焚天。

    人族還好一些,妖蠻的將帥無不皺眉,而所有妖兵全身火辣辣的,疼痛不已。

    那些瘟疫屍兵原本生龍活虎,但被這星位大日一照,全身綠色的瘟疫之力慢慢燃燒,化為腥臭的黑煙,變得無比虛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