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德天道:「我和德論都有『正心席』。」

    一旁的孔德論也從飲江貝中拿出一卷散發著淡淡聖光的草席。

    孔德論是新晉進士,曾在聖墟中與方運並肩作戰。

    「不愧是孔家。」幾個低聲稱讚,連這種年輕的進士都有正心席。

    半聖故居雖然可以聖化物品,但終究有限,遠遠不及孔聖世家。這正心席一般的半聖世家不過擁有十餘張,都是那些大學士乃至大儒使用,哪怕是重要的嫡系子孫也只能偶爾使用。

    亞聖世家的幾人也陸續拿出,最後一共有十二張正心席鋪在堡壘的空地上,若擠一擠,足以坐七八十人。

    妖蠻越來越近,眾人迅速進行分配,由於才氣越多恢復越快,而且不同人對才氣效率的運用不同,眾人被劃分了五等,根據等次決定使用正心席的頻率和時間。

    其中十六位浴血之士與方運最重要,隨時可以使用正心席,位於第一等。中年詩狂位於第二等,普通中年進士與聖院七進士位於第三等,其餘青年進士和擁有蛟龍骨的進士位於第四等,剩餘的新晉進士在第五等。

    那些較低等的人沒有抱怨,現在可不是分貴賤,而是能者上不能者下,讓實力強的人回復更多的才氣,對所有人都有好處。

    分配完畢,方運道:「現在攻打的妖蠻少,我先休息。」說完當仁不讓坐到一張正心席的一角,正心靜思,不斷在心中默背《春秋》。

    不同的人追求不同的聖道,默背的眾聖經典不同,方運自從在十國大比閱遍《春秋》實景后,便以《春秋》作為正心靜思的主要書籍,效果是閱讀其他眾聖經典的十數倍。

    妖蠻大軍並非一起衝到城堡下面,最先衝到城堡下的是那些瘟疫屍兵,但在大日之火的曝晒下,他們的實力大降。

    由於瘟疫控制,使得他們的跳躍能力變差,無法跳到三丈高,威脅反而最小。

    第二批達到的是從妖山而來的五萬殘軍,雖然是十五萬妖蠻最後殘存的,但大量的妖帥與妖將一直沒有出手,整體實力還要超過死去的十萬妖蠻。

    等方運恢復了九成的才氣后,立刻站起來,此時,被瘟疫之主控制的雷礫五人率領另一支妖蠻大軍抵達城堡下方。

    方運環視遠方,除了前面兩支大軍,還有十一支妖蠻大軍前來,總數量達到空前絕後的五十萬,使得這裡的妖蠻總數量超過六十萬!

    整個進士獵場的妖蠻一共也不過百萬左右。

    方運輕嘆一聲,兵蠻聖與瘟疫之主準備得如此充分,自己若死在這裡,也不算冤枉。

    不是這些進士不行,而是人族的才氣有限,而且只有兩條路可走。

    若不攻妖山,那等瘟疫之主坐大,必然死亡。

    若攻妖山,無論怎麼戰鬥,最終都會被早有準備的妖蠻包圍。

    這裡不是信息對稱的戰場,瘟疫之主連他們低聲說話都知道,必然可以知曉整座獵場的一舉一動。

    瘟疫之主哪怕是分身,也是半聖的分身,現在力量再弱,也擁有聖位的力量。

    雷礫騎著蛟馬,停在城堡數百丈外,五萬妖蠻大軍跟在其後。

    雷礫陰陰一笑,大喝一聲:「停戰!」

    所有妖蠻包括瘟疫屍兵立刻向後退去,放棄攻打城堡。

    眾進士也停下來,一些人根本不去管雷礫說什麼,立刻就地坐下正心靜思。

    雷礫右手握著馬鞭,望著城堡以舌綻春雷道:「方鎮國,你乃人族不世奇才,而我妖界正缺你這種天才。祖神已經下令,只要你願意投效妖界,我等就給你一具祖神後裔之體,只比真龍一族稍弱。眾聖會全力相助你,保證你在百年內封聖!只要你能幫我們攻克聖元大陸,我們必將封你為人族之主,而後全力助你成大聖,十萬年不死!」

    全場鴉雀無聲,少數進士心跳加快,瘟疫之主的話太有吸引力了,人族之主、百年聖位,多少人族或妖蠻夢寐以求的事。

    一些進士擔心地看著方運,但更多進士卻沒有絲毫的擔心。

    方運望著雷礫,淡然一笑,道:「你說的那些,不用你給,我方運親手取!」

    方運的聲音充滿前所未有的堅定,與文膽共鳴,散播十里。

    數以萬計的妖兵抱頭慘叫,只覺無數利刃在腦中切割,連軍旗都無法讓他們恢復,最後叫聲越來越小,七竅流血而死。

    那些瘟疫屍兵體表冒出滾滾濃煙,大量瘟疫之力被太陽之火焚燒。

    若瘟疫屍兵被火焰燒成乾屍,瘟疫屍兵將徹底失去威脅。

    五個雷家進士身體一晃,五個人的雙目突然恢復往日的明亮,但在一瞬間又被無形的力量遮掩,目光暗淡。

    「方運,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雷礫面目更加猙獰。

    「妖界的酒,我不稀罕!」方運道。

    雷礫譏笑道:「不愧是狂君方運。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眼下!就算你們可以恢復才氣,也非常有限,最多半個時辰你們的才氣就會耗盡!到那時,我要看看你如何狂!當然,我妖蠻求才若渴,我依舊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只要你投降,我便讓其餘三百餘進士活著離開!」

    方運面色微變,這瘟疫之主果然歹毒!

    顏域空突然冷哼一聲,舌綻春雷道:「瘟疫之主,你太小看我人族進士,也太小看方運!你以為如此說,我們會內訌甚至盼著犧牲方運來換取我們的性命?可笑之極!諸位人族,我只問你們一句,當你們成為讀書人後,誰沒有做好戰死沙場的準備?」

    馬朝明微微一笑,道:「何止死的準備,從十年前我被文友冒著生命危險救活后,我就知道,我每多活一天、每多殺一個妖蠻都是大賺特賺!今日能與數十萬妖蠻大戰,死有何懼!」

    「我輩讀書人,戀生,但絕不怕死!」

    方運輕輕昂起頭,看著瘟疫之主,道:「繼續攻打吧,說得越多,我們越是瞧不起爾等蟲豸!你們這些畜生,怎知我們人族之心!怎知讀書人之膽!」

    每個進士不由自主挺起胸膛,哪怕是那些在正心靜思之人,身體也徐徐挺直。

    被瘟疫之主控制的雷礫一愣,低聲咒罵:「一群卑賤的硬骨頭,真令本聖生厭!攻擊!」

    瘟疫之主一聲令下,萬妖吼叫,湧向墨家城堡,掩蓋了瘟疫之主的一聲嘆息,那嘆息十分複雜,有失望,有憎惡,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敬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