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新一輪的戰鬥開始,十萬妖蠻包圍城堡,大量的瘟疫屍兵衝過來,妄圖以身體搭成梯子攀登城牆。

    但是人族進士經驗豐富,不僅在城牆下喚出大量元氣士兵防守,城牆上更是布滿密密麻麻的元氣士兵,不斷射擊。

    而墨家城堡可不僅僅是建築,裡面還有許多機關,經常有妖蠻突破元氣士兵的防線,攀爬到城牆上,城牆立刻出現一個孔洞,多支長矛突然探出將其洞穿,然後迅速縮回。

    大量的機關長矛在牆壁上進進出出,讓妖蠻死傷無數。

    有了城堡,人族進士的壓力大大減輕,一些人甚至在紙上談兵的間隙展開議論。

    「誰有好的辦法?才氣恢復得再快,也比不上消耗的多。」

    「沒有辦法,只能在最後釋放星位力量,或可殺光妖蠻。」

    「這可是六七十萬妖蠻!意味著還有六七十萬的瘟疫屍兵,殺不完!你們看天上的太陽之火,已經越來越小。」

    那人剛說著,張知星輕嘆一聲,對準下方一指,碩大的火球砸下妖蠻。

    但是,那些妖蠻早有準備,上千妖帥聯手合擊,大量的妖術攻去,把太陽之火轟碎。

    破碎的火焰落下,僅僅燒死了兩千餘妖蠻。

    「可惡!加上之前殺死的妖蠻,等於我三百進士大戰百萬妖蠻!若有無窮才氣,哪怕一千萬也不怕,可我等才氣有限,怎會是百萬妖蠻的對手!」

    何魯東無奈道:「在兩界山之時,無論是妖兵還是妖將,哪怕就是妖帥,我也毫不在乎,可現在卻要被這些畜生耗盡才氣而死,實在不甘心。」

    「要是有大儒在就好了,以微言大義配合『回氣詩』,必然能讓我等才氣涌動,快速恢復一部分。」

    「回氣詩乃是人族最難寫的詩詞之一,只有少數大學士或進士能作,真正傳世的不過區區一首,至少要大學士才能用出。」

    「不要妄想了。回氣詩雖能讓我等恢復一定量的才氣,但不要忘了,回氣詩遠比殺敵詩更加難作,殺敵詩只要書寫戰鬥場面或兵器,哪怕是秀才也可寫成。但回氣詩不同,什麼景物能讓才氣回復?完全沒有,必須要透過表象,直達內在,形成感悟和道理,才能寫出回氣詩。」

    「的確。甚至可以說,回氣詩實際涉及聖道力量,至少即將觸摸聖道邊緣之人才可能作出。」

    「唉。我等不過是進士,怎可能作出那等詩詞,還是不要妄想了。」

    「是啊,那種詩出來,必然有聖道之音,進士怎可能……」喬居澤突然閉嘴,本能地扭頭看向方運。

    其餘人看了看方運。

    喬居澤繼續道:「咱們這裡,還真有一位妖孽般的天才,當年連舉人都不是,就引發了聖道之音!」

    「方虛聖,您能不能想想辦法,現場創作一首『回氣詩』?」一個新晉進士道。

    「哈哈哈哈……」不遠處的雷礫大聲笑起來,「你們這些可憐的人奴,有句話怎麼說來的?我非常討厭的一句俗語,對,是病急亂投醫。連本聖都知道回氣詩難作,你們卻在妄想,簡直令本聖笑掉大牙。放心,我給你們時間,方運,你慢慢考慮回氣詩,反正城堡就那麼小,同時所能參與攻打的妖蠻有限,不著急!哈哈哈……」

    瘟疫之主的嘲笑讓眾進士臉上無光。

    「瘟疫之主這個混蛋,若我將來不死,有實力面對他,一定拔光他的牙!」

    「罷了,其實他說的也是事實,方虛聖天賦了得,書寫出各種戰詩詞與煉膽詩並不稀奇。但回氣詩不同,回氣詩不重情,更重意趣,重道理,方虛聖終究年輕,就算偶爾出現聖道之音,也不可能寫出蘊含大道理的回氣詩。」

    聽到別人不相信方運,一向維護方運的景國進士們沒有開口,無論是張知星還是喬居澤,都默不作聲。

    因為他們說的有道理,戰詩詞是外在力量,而回氣詩涉及文宮裡的才氣,僅僅詩情畫意還不夠,更要蘊含真正的道理。

    方運一開始正常戰鬥,但在聽到眾人的話后,在召喚了大批量的寒冰鐵騎后,回到正心席坐好。

    時間慢慢過去,各處妖蠻陸續到達,六十萬大軍把墨家城堡圍得水泄不通。

    但墨家城堡太小,同時可以攻擊的妖蠻連一萬都到不了,後面的妖蠻也只能等著。

    那雷礫沒有絲毫焦急之色,無比耐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隨著才氣越來越少,許多進士心生絕望,但仍然咬著牙戰鬥。

    突然,一個慶國人低聲道:「方虛聖已經好久沒有參戰了,只有那霧蝶一直在。」

    「咦?我這才想起來,怎會如此?他怎麼一直坐在正心席上?」

    「方鎮國絕不會貪生怕死,但……莫非是喪失鬥志?」

    「不能吧,他方才之言鏗鏘有力。」

    「絕不可能。」

    「但他為何一直不參戰?」

    「罷了,或許他是累了,繼續戰鬥。」

    「唉,最多一刻鐘大部分人的才氣都會耗盡。不過,我不會氣餒,哪怕才氣耗盡,我也敢赤手空拳與妖蠻死戰!」

    「方虛聖或許在思索勝利之法。」

    「真有可能。」

    一些進士相信方運沒有偷懶,但還有一些進士看了一眼方運,露出失望之色,沒人想到堂堂虛聖會在這種關鍵的時候出問題。

    若非方運是虛聖,而且寫出許多詩詞,這些進士必然會他給一個「不堪大用」的評價。

    不過方運地位太高,之前也為戰鬥立下大功,眾人只是心中感慨,並無一人公然指責方運。

    連計知白都只是輕輕搖頭,繼續戰鬥。

    「我的才氣不多了,只有不足半寸。」馬朝明無奈地回頭望向正在正心靜思之人,那些人有八成是剛剛坐到那裡恢復才氣。

    「我的也不多了。」

    「臨死前,不能留著星位力量不放!我來吧。」孫仁兵說著,動用了自己的星位力量,喚出孫子意志,改變周圍的環境,讓城外的地面化為泥沼,讓墨家堡壘更加堅固。

    接著,其餘星位進士陸續釋放星位力量。

    眾人的星位力量極強,一次就能擊殺數以千計甚至上萬的妖蠻。

    但是,擁有星位力量的人終究是少數。

    顏域空長長一嘆,他是曾經的第一舉人,天賦過人,可現在也只是新晉進士,天賦再好,才氣也只有一寸出頭,天賦再好,掌握的進士戰詩詞也不熟練,天賦再好,唇槍舌劍也只是剛剛開鋒。

    「諸位,我先走一步。」顏域空低聲說完,從含湖貝中拿出一把大刀,就要跳下去與妖蠻同歸於盡。

    身旁的宗午德收手拉住顏域空的衣袖,道:「使不得。」

    顏域空微微一笑:「一死而已,有何使不得?」

    「咦?方虛聖怎麼坐在原地寫詩?」

    也不知是誰說了一聲,顏域空急忙望向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