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儒道至聖》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一些人原本對方運失望,而一些人雖然口中不說,但對方運心中仍然有期待。顏域空之所以沒有立刻跳下去而是回頭看了一眼,就是因為心中有一個期盼。

    方運還在!

    許多正在戰鬥的進士在間隙回頭看了一眼,眼中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看,不是普通的紙張,是聖頁!」

    「未必是回氣詩,但一定是強大的戰詩詞!」

    「我就說方虛聖可以!」喬居澤緊握雙拳。

    「對!」

    方運還在!

    所有原本正心靜思的人睜開眼睛,一起看向方運。

    他們彷彿有種錯覺,就算方運寫不出回氣詩,只要方運在,自己就不會死。

    方運深吸一口氣,道:「我入泉園多日,偶得一首小詩,但一直缺些什麼。今日聽諸位之言,偶有所感,便書寫全詩,以助眾位!」

    說完,方運提筆快速書寫。

    「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一層傳世寶光,一層原作寶光,一層首本寶光,一層聖頁寶光,還有文寶筆、墨汁與硯台形成的寶光!

    一股浩然蓬勃的力量自文章上散發出來,天地生風,讓人甚至無法呼吸。

    聖頁飄飛,突然向外投射出泉園中一座方塘的影像,就見那方形池塘猶如一面鏡子,天空與雲朵的影子落在池塘中輕輕晃動,這池塘無比清澈,因為在池塘的源頭,不斷有新的清水注入。

    聖頁焚燒,一股飄飄渺渺的聲音從火焰中傳出,那聲音與方運之前的聖道之音有些相同,但更加隱晦,也更加輕盈,似乎並沒有涉及真正的聖道,但也接觸了聖道邊緣。

    所有的進士不由自主驚呼,無論是見多識廣的孔家人還是歷經戰火的詩狂們,哪怕是控制雷礫的瘟疫之主都為之色變。

    瘟疫之主忍不住罵道:「這他媽是聖道戰詩啊!怎麼可能會出現在本聖面前!哪怕只是涉及聖道邊緣,那也是聖道戰詩!這等戰詩一旦到四境,可能喚出完整的半聖意志!到了五境那簡直不敢想象!此詩,方運一旦悟透,必然是我妖界的災難!不過,還好不是聖道殺敵詩,若是傳世聖道殺敵詩出現,天地為之震動,恐怕能把祖神化身逼回妖界,那可不是聖血分身,而是比大聖更強大的存在,殺我等半聖如捏死螞蟻一樣簡單。」

    回氣詩的聲音向四面八方擴散。

    數十里內所有瘟疫屍兵全部滅絕,隨後它們的身上長出生機勃勃的野草。

    離城堡最近的妖蠻慢慢倒下,這種倒地的行為彷彿能夠傳染,成片成片的妖蠻如同被割掉的麥子一樣,陸續倒地不起。

    「不好!」雷礫大叫一聲,對著前方伸指點出。

    「砰……」一聲不知道從何而來的聲音響起,雷礫身形一晃,目光恢復明亮。

    「救我……」

    雷礫喊完,目光突然再次黯淡,隨後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驀地,他的雙眼化為一片碧綠。

    「兵蠻聖果然乃我妖界智者,早早就認定方運乃我妖蠻必殺之人物。可惜那群老東西昏聵無用,生怕兵蠻聖帶領蠻族壓過妖族,不派遣善戰半聖出戰,逼得他親自前往妖祖門庭,最後卻中了人族眾聖的奸計,被書山鎮殺。兵蠻聖,你未盡之志,由本聖為你完成!哪怕讓本聖本尊受創,也必殺此子!」

    雷礫的眼中,燃燒著碧綠的火焰,倒映前方的城堡,城堡之上,唯有方運一人。

    方運面前,戰詩化成一片方形水塘,均勻地分成三百餘分,落入每個進士的眉心。

    「啊……」

    「太舒服了……」

    許多進士不由自主閉上眼,忍不住呻吟起來,每個人都如同久旱逢甘霖的枯草,瞬間獲得強大的生命力。

    這些進士的文宮中,才氣如江河奔涌!

    每個人的文宮都彷彿多了一個才氣源頭!

    方運書寫完這首前所未有的傳世進士回氣詩,輕輕咳嗽起來。

    這可是華夏古國大儒朱熹的名作,蘊含極其深厚的哲理,強行寫出,耗盡方運身上的所有才氣,幸好文宮內有文曲星殘片,在最後提供了文曲星力,不然方運至少會被抽干十年的壽命。

    朱熹在儒家的地位,乃是春秋戰國之後第一人。華夏孔廟之中,除卻至聖孔子,還有四聖顏子、曾子、子思子和孟子,之後地位最高的是十二哲,其中十一人是孔子的弟子,而唯有朱熹一人非孔聖弟子!

    連罷黜百家的董仲舒、衛道先驅韓愈、理學鼻祖周敦頤和心學大成者王陽明等人都在朱熹之下。

    方運曾經說過「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引發了聖道之音,就是朱熹之言。

    方運的眉頭微微皺起,這首回氣詩的威力很強,強到一次作用於三百餘進士,但唯獨自己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看來還是回氣詩太過特殊,自己能用出來已經是極限,至少要到了大學士才能讓自己也獲得才氣回復的效果。

    「也好。」方運淡然一笑,消耗自己所有才氣,換取百倍的才氣乃是大賺特賺之事。

    此刻的獵場是鉛雲之下有天光,分不出白天與黑夜,但在聖元大陸,正是夜裡九點多,許多人閑來無事,關注文榜的人比白天多。

    景國京城的學宮門前,豎立著巨大的光幕,光幕顯現十國在獵場的名次。

    慶國因為昨日連夜殺妖蠻,一直位列第一,而其後是啟國與武國,再之後是雲國與蜀國,第六名則是景國。

    榜下眾人議論紛紛。

    「可恨,慶國竟然位列第一!」

    「不著急,我景國一定可以慢慢超越。」

    「可惜啊,就在前不久,我景國榜值躥升,到達第四,真是前所未有。」

    「一定是方運所為,除了方運,誰也不可能讓我景國進士殺妖滅蠻比其他強國還厲害。」

    「要尊稱,要稱為方虛聖!」

    「不過,就在前不久,我景國的榜值突然漲勢極慢,現在竟然已經到第六了。照這麼下去,很可能被嘉國和悅國超過。」

    「不會是方虛聖出事了吧?」

    「烏鴉嘴!方虛聖怎會出事!」

    「一定是方虛聖在韜光養晦,或準備很強的力量!」

    「對,一定是!」

    話音剛落,就見文榜之上,排名第六的景國後面的數字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暴漲,那數字迅速翻飛,眨眼間就增長上千榜值。

    不過幾息間,景國排位就超過雲國,位列第五。

    「看!所有國家的榜值不動了,唯有我景國在狂漲!已經第五了!」

    「好快,第四了!又回到第四了!」

    「天啊!竟然到第三了,簡直難以置信!」

    「還在漲!還在漲!不知道最終能到第幾名!若到第一,老夫光著身子繞京城跑一圈!」

    「老翰林,您可不要開這種玩笑。」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