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看《儒道至聖》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堡壘上,方運慢慢恢復才氣,而進士們依舊沉浸在第一次得到回氣詩的愉悅中。

    顏域空文膽僅次於方運,他最先驚醒,先是環視城堡外,發現大量妖蠻死亡,微微一愣,這才想起方運的回氣詩的力量層次接近聖道邊緣。

    回氣詩屬於戰詩,而不是普通的經義文章,戰詩詞別說接近聖道邊緣,只要稍稍與聖道有聯繫,威力就遠超普通戰詩,所以這首詩初次形成的力量可以輕鬆滅殺那些妖蠻,至少妖侯才能抵抗這種力量。

    看到遠處的妖蠻嚇得不敢進攻,顏域空鬆了口氣,沒有提醒其他人,而是看著方運,發現方運像是才氣消耗過度,立刻走到方運面前,以文膽之力護住方運,防止意外。

    遠處的雷礫似乎正要伸手,但突然輕哼一聲,似是不得不放棄針對方運的舉動。

    與此同時,顏域空感受體內的才氣,心中暗驚。

    不多時,眾人紛紛清醒。

    「這……真的是回氣詩啊!不是說只有碰觸聖道邊緣的少數大學士才能勉強作出嗎?」

    「是大學士所向披靡,還是虛聖技高一籌?」張知星笑道。

    「如此一說,大有道理!」眾人點頭微笑。

    「你們的才氣回復如何?」

    「一直在快速增多,不出意外,兩刻鐘便可完全回復到四寸。諸位中年進士的才氣早就達到十寸,可回滿?」

    「照這個趨勢,不僅能回滿,而且還會有剩餘。若我沒記錯,哪怕是大學士使用一境的回氣詩,也只能恢復三成才氣吧?這首回氣詩,簡直神乎其神。」

    「這畢竟是此詩第一次出現,有各種強大的寶光,回滿實屬正常。」

    「不愧是方虛聖,詩成后,以一己之力屠滅四五萬妖蠻。而且這些妖蠻恐怕不能被瘟疫之主操控成屍兵。」

    一個慶國進士無奈道:「別說了,你們看看春獵榜吧。」

    眾多進士神色一變,急忙用官印查看。

    李繁銘無奈道:「三十七萬,簡直晃瞎我的眼!我啟國不可能追上了。」

    谷國一人苦笑道:「你們還好,可我谷國榜值至今不足十二萬,也就是說,景國已經三倍於我谷國!春獵若能活著回去,無顏見江東父老。」

    「只要能活著回去,誰還在乎臉面!」李繁銘道。

    「不過,方虛聖好似才氣透支,莫非他沒有得到回氣詩的力量加持?」

    「極有可能,畢竟回氣詩乃是戰詩詞中的極為特別的分類,與聖道相連,進士用出,終究與大學士有所差別。」

    「方才真是錯怪方虛聖了,還以為他已經失去鬥志。」

    「我方才就說,千萬不要用你們的標準來衡量方虛聖,他明顯是在創作此詩。有了此詩,我等生還的幾率大大增加!」

    不遠處的雷礫低喝道:「繼續!」

    無形的寒意席捲全場,眾多妖蠻硬著頭皮攻擊,一些新晉妖侯猶豫不決。

    才氣完全恢復的詩狂們淡然看著那些妖侯,若是那種多年的妖侯,他們沒有任何把握將其殺死,只能說有勝利的機會,但對付這種剛剛成妖侯不足三天的妖蠻,一對一絕對可以輕鬆勝之。

    「本聖之前為防止爾等狗急跳牆,一直沒有親自出手,既然方運小兒氣焰如此囂張,那本聖就教爾等如何做人!」

    孫仁兵立刻嘲諷道:「瘟疫之主,你何曾當過人?要當人,還得我們教你啊!」

    進士們輕笑起來,壓下心頭的不安。

    姬守愚一言不發。

    方運依舊坐在正心席上恢復才氣。

    大量的妖蠻衝殺過來,雙方再次陷入激戰。

    過了片刻,方運突然睜開眼,道:「在妖侯沒有加入戰鬥之前,這些妖蠻無非是稍微強大的靶子。諸位中年進士前輩若見身邊的年輕進士有何不妥,不妨指點一二。年輕進士若有疑惑,可在不打擾前輩的前提下,請教一些問題。」

    方運說完閉上眼睛,繼續恢復才氣。

    「此言有理,在這等時刻學習,效率怕是平時的百倍!」

    「不過,萬萬不要分心,主修或兼修醫家的諸位就不要參與了,要時刻觀察瘟疫之主的動向。那瘟疫之主不知道何時會用瘟疫之力針對我等!」孫仁兵道。

    「幸好進士獵場沒有豹族妖蠻,若是有上千豹族,那我等就要頭疼了。」

    「多虧當年古妖一族對豹族發下大詛咒,若是豹族與其他各族一樣繁盛,我人族幾乎連守城的可能都沒有。兩界山大戰之中,十次城防失守至少有四次是豹族所為。尤其是能飛行的豹族王者,踏空而行,速度連鷹族都遠遠不及。」

    「是啊,豹族的速度太快了,短時間甚至能超過一鳴之速,與聲音等同,我人族又不是妖蠻,如何在近處規避?以至於兩界山甚至有多人著書總結如何對付豹族。」

    「尤其是少數豹族的『穿梭』天賦,視空間如無物,比鷹族的羽移都可怕,最有天賦者,能直接穿破防護戰詩詞。簡直是人族的剋星。」

    「這獵場只是磨礪我等,又不是讓我等送死,自然不會讓那等可怕的種族來這裡。像蛛妖一族,還有那些聖子甚至雙聖之子,若留在這裡,簡直就是定時的大炮仗。」

    隨著戰局更加激烈,聊天的人少了起來,一些經驗豐富的進士偶爾指點一下身邊的進士的錯誤,讓那些年輕進士受益匪淺。

    醫家的進士十分警惕,不斷觀察妖蠻和雷礫,避免瘟疫之力出現。

    過了片刻,一批速度較快的狼族參戰,一開始表現的平平,但在接近城堡后,所有狼族突然全部加速。

    「有問題!」孫仁兵大叫。

    「唰唰唰……」

    早就準備好的眾進士全力控制唇槍舌劍,優先擊殺所有速度快的狼族。

    就見城堡四周出現一道道唇槍舌劍的劍光,形成密密麻麻的劍網。

    但是,這一次狼族離得太近,又太多了。

    一頭狼妖將突然跳上城頭,身體爆裂,一股濃郁的綠霧就要散開。

    附近的進士幾乎停止呼吸,陷入絕望之中,事發突然,連附近的詩狂都反應不過來。

    但是,在狼妖將跳上城頭的一剎那,方運突然睜開眼睛,全力使用上品奮筆疾書書寫戰詩。

    「大風起兮雲飛揚……」

    一息詩成!(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