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看《儒道至聖》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在狼妖將爆炸的下一個剎那,《大風歌》形成的龍捲風出現在那裡,龍捲風形成莫大的吸力,不僅吸附住狼妖的屍體,連所有的瘟疫之霧也被吸走。

    大風歌繼續向城堡之外推進,疾馳百丈后,突然爆開,籠罩三十丈範圍的所有妖蠻。

    「啊……」

    數百妖蠻被瘟疫之力波及,慘叫著在原地打滾,可怕的瘟疫力量不斷侵蝕他們的身體。

    瘟疫之主卻連看都不看那些妖蠻,這些鞭炮紙灰般的炮灰根本不值得他消耗半點力量拯救。

    那狼妖的瘟疫之力是瘟疫之主特別控制,波及範圍小,但濃度高,持續久。若是大範圍使用瘟疫之力,不僅會減慢他的分身成長,反而可能因為不夠濃郁被眾進士輕易破解。

    畢竟火焰和大風是瘟疫之力的剋星。

    城堡上的眾進士出了一身冷汗。

    「慚愧,我等無能。方虛聖明明在正心靜思,卻還要相助我們。」

    方運道:「諸位不必如此,那瘟疫之主太狡猾,他知道只有我與顏域空可以快速解決這等程度的瘟疫之力,所以讓此狼在遠離域空的地方爆開,讓他救之不及。接下來諸位要更加小心,他會繼續消耗我等才氣,在才氣再度減少的時候,必然會開始源源不斷使用瘟疫之力,逼我等逃離。」

    「你……」孫仁兵差點指責方運,明知道瘟疫之主能聽到眾人說話,方運還如此說,簡直給瘟疫之主出謀劃策。

    方運目光一閃,似乎知道自己錯了,閉上嘴,不再多言。

    姬守愚詫異地看了方運一眼,似是懷疑什麼。

    其他大多數進士疑惑不解,但沒人計較,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誰都有口誤的地方,畢竟方運也是在好言相勸。

    「哈哈,多謝方虛聖指點本聖,本聖知道你欲投效我妖界的拳拳之心,想要殺光他們,然後不讓一人知道你活著離開此地。好!我答應你,可以幫你隱姓埋名,讓你方運之名在人族歷史上永遠……你那首詩怎麼說來著?對,要留清白在人間!」瘟疫之主借雷礫之口大聲笑道。

    孫仁兵嗤地一笑,道:「如此離間計,實乃低劣,狗屁聖主,不過如此。我等文膽俱在,豈會被你小小言語打擊?」

    眾進士完全沒有被瘟疫之主的話刺激,繼續悶頭作戰。

    只是,眾人士氣有些低迷。

    瘟疫之主發現這一點,嘿嘿冷笑,他根本就沒考慮過真能離間人族進士,只需要讓他們士氣低落即可。

    戰鬥繼續進行,瘟疫之主偶爾用瘟疫人自爆,但都被人族進士解決。

    一刻鐘后,方運參戰。

    過了半個時辰,眾進士的才氣再度面臨枯竭,眾人正心靜思的頻率越來越高。

    至於妖蠻,已經死傷了十五萬,還有四十餘萬。

    「方虛聖,您……還能再用一次回氣詩嗎?」武國一個新晉進士問。

    方運輕嘆一聲,搖搖頭,道:「我已經試過,無法再次使用,若強行書寫,可能還沒完成,我的才氣就會崩潰。」

    「可以理解,畢竟是萬載不出的進士回氣詩。唯一可惜的是,此詩似有教化之道,再有才智的進士,也不可能立等學會並使用,連大學士都可能要耗費多日。」

    「沒關係,或許眾聖會很快相救。」

    此言一出,眾人陷入沉默之中。

    把希望全都放在眾聖身上,這已經是比絕望還絕望的事情。

    在中年進士的才氣也所剩不多的時候,「雷礫」放聲大笑,命令妖蠻停止攻城。

    「既然你們將死,那我就如實相告。殺死你們只是第一步,之後我以瘟疫之力殺光獵場島眾人,配合月樹虛影污染聖廟,是第二步。另外,這獵場島與他處不同,我妖界早就垂涎,只要佔領獵場島,不用三年,便能研究出其中奧妙,並以獵場島與荒城古地為跳板,侵入聖元大陸!兵蠻聖雖死,但遺志猶在!」

    換做平時,眾進士會紛紛反駁,但此刻眾人卻失去了反駁的勇氣。

    「雷礫」說完,對準城堡一指,就見妖山方向突然飛來一團綠色雲朵,快速向這裡飛來。

    但雷礫額頭浮現滴滴汗珠,而目光不斷閃爍,時而清明,時而暗淡,極為吃力。

    眾多進士看著那烏雲,沉默不語,那是瘟疫之力,甚至可能涉及聖道力量,眾人絕無可能勝過。

    「可惜,若這裡是聖墟就好了,家族會提前贈與我等聖血。」李繁銘嘆息,若這裡是聖墟,眾人在臨行前必然可被家族賜予聖血等神物,哪怕不能完全發揮,也有莫大的威能。可這只是進士春獵,根本沒有家族會贈與他們聖血。

    「方運虛聖手裡一定有聖血吧?」

    「不,有聖血也無用。月樹虛影之下,聖血裡面的半聖意志會被碾碎,我等只能把聖血融入戰詩詞,無法形成聖血分身。整個獵場島上,只有聖廟內部的聖血可以形成聖血分身,但是,形成的聖血分身恐怕已經被月樹虛影堵在聖廟之內。」孔德天道。

    方運微笑道:「若是死了,就算有聖血也無用,等臨死前,我會把聖血融入戰詩詞,爭取殺傷更多的妖蠻。誰有信心激發聖血的力量,可與我一起使用戰詩詞。」

    所有進士齊齊搖頭,若是能激發裡面的聖位意志,部分人的眾聖血脈還有用處,但若不能使用聖位意志,還不如方運自己融入戰詩詞裡面,哪怕是詩狂,也不敢說在這方面超越方運,畢竟,方運也是詩狂!

    看著那團綠霧越來越近,方運問:「諸位有何妙法?」

    方運掃視眾人,一些人搖頭,一人低下頭。

    張子龍輕嘆道:「我醫家之人最清楚。你們看那墨綠雲朵之中,隱隱有蟲形,說明那是接近聖道邊緣的力量,相當於妖王或大蠻王的層次。當然,只是層次接近,實際力量還達不到妖王親自施為,畢竟瘟疫之主現在很虛弱。不過,即使是這樣,我等也無法破解。不過諸位放心,瘟疫乃是我張家必備醫篇,如若可能,我會耗盡所有壽命激發『碧血丹心』與所有才氣激發『胸無點墨』,足以讓此瘟疫削弱一層。」

    華玉青道:「我也可將其削弱少許,這樣,只能讓諸位病而不死,扛過此番瘟疫攻擊。瘟疫之主此刻終究復活不久,這等層次的瘟疫之力只能使用一次,若再使用一次,則明日可能無法積蓄足夠的力量,若熬到獵場打開,我等或許有救,他不敢冒這個險!」

    「我等無能。」孫仁兵死死握著拳,咬著牙。(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