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看《儒道至聖》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進士獵場中,戰場一片狼藉。

    所有妖蠻瘋狂逃竄,唯有瘟疫之主控制的雷礫站在原地不動。

    有多道瘟疫光刃掠過他,但雷礫毫髮無傷。

    方運殺完妖蠻,靜靜地看著「雷礫」,因為他很清楚,戰鬥並沒有結束。

    那些被瘟疫巨刀殺死的妖蠻,還能化為瘟疫屍兵!

    眾進士興高采烈,方運道:「戰鬥還沒有結束,大家儘快正心靜思,恢復才氣。」

    說完,方運坐回正心席上,繼續默念《春秋》恢復才氣。

    其餘人立刻行動起來,新晉進士警戒,其餘進士正心靜思。

    雷礫的額頭浮現一道深綠色的紋路,所有望向雷礫的人族和妖蠻看到聖紋的一剎那全都頭暈目眩。

    「哇……」負責警戒的五十餘進士哇哇大吐,而且吐出來的東西竟然有綠色的蟲子。

    張子龍也看了雷礫一眼,卻毫無異樣,隨後喊道:「不要去看雷礫!那是聖紋,你們沒有醫道力量護佑,哪怕只是看一眼,身體也會發病!諸位醫道文友,一起醫治!」

    多個修鍊醫道的進士紛紛拿出醫書,治療那些生病的人,並把穢物拋到墨家城堡外。

    雷礫坐在蛟馬之上,雙目蘊含著無盡的怒火,臉上卻浮現怪異的笑容。

    「不愧是人族第一天才,本聖耗盡爾等才氣后,本以為能以瘟疫之雲將爾等統統殺光,誰知功虧一簣!兵蠻聖說的果然不錯,若無萬全把握,不要讓方運知曉本聖的力量。可惜兵蠻聖沒料到,你們會提前知道我的存在,又果斷上妖山殺我,逼得本聖只能調動大軍圍殺爾等。你們的確讓本聖遭遇挫折,但這種事不會再度發生了!」

    隨後,所有進士看到壯觀的一幕,就見數不清戰死的妖蠻晃晃悠悠起來,除了那些被火焰焚燒的妖蠻屍體,無論是被戰詩詞殺死還是被其餘瘟疫巨刀殺死的妖蠻,全都開始向墨家堡壘聚集。

    「聖尊無敵!」一個妖侯忍不住高聲喊叫。

    「妖界必勝!」方才如喪家之犬的妖蠻們大聲歡呼。

    「走,我們跟在這些瘟疫屍兵後面,絕不漏掉一個人!」一頭狼妖侯口中不斷滴著口水。

    墨家城堡之上,除了方運,所有進士停止了正心靜思。

    張子龍嘆息道:「新的瘟疫屍兵不下於四十萬,我至少要到大學士才有手段徹底消除這些瘟疫屍兵的力量。」

    「我哪怕犧牲也無能為力,抱歉。」華玉青嘆息道。

    孫仁兵介面道:「非不為,而不能也。我們……連最基本的才氣都不足,哪怕先祖孫聖親自指揮,也必敗無疑。」

    「守愚兄,你還有沒有什麼妙計?」

    姬守愚緩緩道:「從一開始,我就有許多話沒有說,而現在,我依舊不打算說。」

    眾進士一愣,這才回憶姬守愚之前表現的種種,原來自始至終姬守愚都沒抱有勝利的希望,一定是他通過《易經》覺察此戰不可能取勝。

    「難道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姬守愚看了看「雷礫」,緩緩道:「這些妖蠻都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瘟疫之主的分身。瘟疫之主在戰鬥中敗給我們,但在全局上贏了。因為就算我們殺到妖山,迎接我們的也是我們絕對無法戰勝的瘟疫之主。我們甚至連他分身一里之內也無法靠近。」

    方運一心二用,這才明白,瘟疫之主已經立於不敗之地,用後世的話說,瘟疫之主在戰術上失敗,但在戰略上勝利。

    人族勝利所需要的因素太多太多,但瘟疫之主所需要的很簡單,時間,只要能拖延時間,勝利就屬於他。

    孔德天道:「我們與妖聖分身戰鬥到如此,哪怕身死,也無須沮喪。我們儘力了。」

    「是啊,我還有一些才氣,臨死前要多殺一些瘟疫屍兵。方虛聖,您那裡還有多少聖血?」

    方運道:「多虧眾聖世家的厚禮,人族半聖之血兩滴,妖聖蠻聖之血二十四滴。殺這些瘟疫屍兵,夠了。」

    「此話怎講?」

    眾人疑惑。

    方運淡然一笑,又從飲江貝中拿出一個蘊含聖道氣息的瓶子和一張聖頁,道:「無論如何,我也是一位詩祖。我之所以算計瘟疫之主,讓他放出瘟疫之雲,還因為,若他保留力量,接下來我便殺不死這些瘟疫屍兵。」

    方運說完,把瓶子中金色的妖聖聖血滴入聖頁之上。

    聖頁立刻吸收整滴聖血的力量,迅速由淡金色變為金黃色,同時紙張輕輕震動,發出奇特的聲音,如同有了生命一樣。

    一股股奇異的聖道力量向四面八方散播,這力量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但卻形成莫大的威嚴,讓那些瘟疫屍兵的步履維艱,走起路來極為緩慢。

    原本想要趁火打劫的妖蠻帥和妖蠻侯們則感到心驚肉跳,踟躕不前。

    方運蘸飽濃墨,緩緩書寫曾在書山中殺樹妖姥姥寫過的那首詩《經火山》。

    「紅焰燒虜雲,炎氛蒸塞空。地裂赤漿流,焱出百里動。不知陰陽炭,何獨燃此中……」

    黑色的墨汁落在金黃色的聖頁上,形成的卻不是黑色的字,而是紅色。

    聖頁之上出現的不是墨汁文字,而是如岩漿一般的奇異文字。

    每出現一個岩漿文字,方運周圍就更熱一分,在方運寫完第一句的時候,周圍熱浪撲面,所有進士本能向後退去。

    眾進士一邊後退,一邊看著方運,眼神恍惚,因為他們眼中的方運已經消失,現在那裡好像正孕育著一座巨大的火山。

    大地彷彿即將開裂,火焰即將籠罩世界。

    在方運寫完《經火山》全文的一剎那,身後浮現一頭虎族半聖的虛影,那虛影仰天嚎叫,形成莫大的威壓。

    周圍的人族進士還好一些,那些妖蠻一個接一個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虎聖虛影化為一團火光,融入聖頁之中,多了一層聖血寶光,讓這首原本只有一境層次的《經火山》,直接獲得二境的威力,除此之外似乎毫無異樣。

    戰詩詞不經聖頁就可發揮力量,但非戰詩詞需要以聖頁為載體,化虛為實,形成與戰詩詞毫無二致的力量。

    文房四奇中,聖頁的真正力量就是化虛為實。

    沒有人看到,方運腦後突然生出一片清光,那清光猶如萬界混沌、天地初開之時的第一縷光芒,啟迪眾生,教化萬靈。

    隨後,一尊三足兩耳的青銅小鼎從清光之中飛起,懸浮在半空。

    那個青銅鼎的正面,以甲骨文書寫著一個「詩」字。

    「鏗……」

    一聲清脆卻有著奇特質感的金屬聲自詩鼎上發出,瞬間傳遍整座荒城古地!(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