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S:看《儒道至聖》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方運聲音不算大,只有區區十個字,但所有進士聽到后,不由自主充滿了期待。

    方運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首振奮詩,每一句話都好像是一首壯行詞。

    不過眨眼間,戰場發生異變。

    那十個岩漿之球砸在地上后,徐徐流動,很快冷卻凝固,看樣子要形成灰色的岩石。

    突然,方運上空的詩鼎輕輕一動,鼎面上的「詩」字爆出只有方運才能看到的白光,遍布戰場,同時形成人人都能聽到的聲響。

    方圓千里,玉器震動,金屬嘶鳴。

    「金聲玉振!」

    詩鼎不僅能讓詩詞的境界提高一層,最為重要的是,可以為詩詞增添連半聖都無法完全掌控的奇特偉力。

    因為,「金聲而玉振之也」此句,乃是亞聖孟子稱讚聖人孔子之言,以此命名的偉力,威能難以估量。

    當年方運憑藉那首《蝶戀花*春景》激發了最初步的金聲玉振,而此次的詩鼎則直接賦予此詩更高境界的偉力。

    原本即將冷卻的熔岩表面突然裂開,地面上升,形成新的火山口!

    所有妖蠻與人族目瞪口呆,十座直徑百丈的新火山冉冉升起!

    每一座新火山都開始向外噴出巨大的岩漿之球,每一顆岩漿之球都準確地落在妖蠻群中。

    有多頭妖侯聯手攻向一顆岩漿之球,使得岩漿之球突然爆開,但岩漿之球的影響範圍更大,死傷妖蠻更多,攻擊岩漿之球的妖侯都被小塊岩漿砸中,慘叫著被燒成灰燼。

    妖侯絕對可以硬抗幾息普通岩漿,但方運的戰詩形成的岩漿卻遠遠強於普通岩漿。

    十座火山,每一座都噴出十個直徑五十丈的岩漿之球!

    一百個巨大的岩漿之球如雨點般遍布全場,落在地面,迅速連成一片熔岩地面。

    無論是瘟疫屍兵還是活著的妖蠻,或被岩漿之球砸中,或被滿地的熔岩堵住,全被生生燒死。

    在戰鬥的最後,到處都是妖蠻的慘叫。

    不多時,聲音全無,鮮艷的岩漿之中,漂浮著許多黑色的骸骨。

    此刻的瘟疫之主實力並未恢復,瘟疫之力再強,也難以抗衡這近乎天災般的力量,全被岩漿毀滅。

    被瘟疫之主控制的雷家五人中,有四人被岩漿活活燒死,唯獨「雷礫」立於半空,熔岩不能傷。

    「此戰,你勝了。但最終的勝利,必然屬於本聖!」瘟疫之主深深看了方運一眼,周身噴發出濃濃的瘟疫氣流,向妖山飛去。

    「終於活下來了!」李繁銘一屁股坐在地上,順勢躺下,一動也不想動。

    「呼……」

    許多進士重重吐了口氣,坐在地上,閉目養神。

    除了那些實戰經驗豐富的中年進士,其餘進士大都萎靡不振。從十國進士聯手開始到現在,眾人已經連續戰鬥了數個時辰,實在超出了他們的極限。

    「方虛聖,您最後戰詩力量陡增數十倍,威力已經接近大學士戰詩詞小範圍的力量,可是拜詩祖力量所賜?」

    「是的。」方運有氣無力坐回正心席上,呼吸變粗。在火山數量由一座增長的十座后,他體內的才氣簡直如江河決堤傾瀉而出,最後因為才氣不足才中止。方運心裡有種感覺,若是自己才氣足夠多,最後的一百顆岩漿之球,必然能化為一百座火山!

    許多沒有立刻休息的進士盯著方運,無法用任何言語描述出心中的震驚。

    當年項羽為學「萬人敵」,走兵家之道,可方運卻在進士就達到萬人敵的層次,殊為恐怖。

    眾人見方運十分疲憊,沒有再問他,而是低聲交談。

    「好可怕的火山詩,最為天才的翰林全力一擊也不過如此吧。」

    「聖頁、聖血加詩祖的力量實在強大。難道說,詩祖的獎勵,就是可以隨時隨地使用金聲玉振?」

    「使用金聲玉振必然還有其他的條件,若是隨時隨地可以用,方虛聖已經帶領我們登上妖山了。」

    「不愧是詩祖……」

    「對了,我勸你們不要看春獵榜。」

    眾進士一愣,意識到什麼,齊齊看向春獵榜。

    此時,春獵榜的榜值一漲就是十萬,根本停不下來,遠遠比之前任何一次增長都快。

    這次方運殺的妖蠻太多。

    兩萬餘妖蠻帥,每一頭都有一百榜值。四十萬瘟疫屍兵,妖將過十五萬,每一頭妖將都有五榜值。

    方運一首《經火山》,收穫榜值三百萬!

    顏域空苦笑道:「瞧瞧,景國一國的榜值,比我們九國加起來還多!」

    「若個人也能參與十國進士春獵,那方虛聖一人便有三百餘萬榜值,排在十國之首!這麼一想,我不想活了!」孔德天道。

    「什麼叫以一敵國,我今日算是徹底見到了。」

    「國士無雙,真正的國士無雙。」

    「不爭了,根本爭不過!」

    「今日若死在獵場,我們也算揚名了。比如後世介紹我,一定會說,兄台知道李繁銘么?就是在方虛聖創造四百萬榜值的神話之戰中死去的進士。」

    「我們未必會死!有方虛聖在,我等就有希望!」

    「守愚,我等現如今希望幾何?」

    姬守愚眼中閃過一抹異色,看了看方運,堅定地道:「原本毫無希望,而如今,活著走出獵場的希望有了一成!」

    「什麼?才一成?這和毫無希望有什麼區別?」

    「會不會太少了?」

    眾人不敢相信。

    「一群進士被兵蠻聖算計、被瘟疫之主分身獵殺,一成的勝算很高!很高!高到哪怕半聖都不會相信。」姬守愚的語氣非常鄭重。

    「都說你是文王世家千年最傑出的傳人,甚至說你的眼睛可以看到未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眾人期盼地看著姬守愚,可以說,眾進士之所以有希望,姬守愚居功至偉,若沒有姬守愚發現瘟疫之主,眾人恐怕已經被瘟疫之主用陰毒的手段殺死。

    「怎麼做?我不知道,等方運醒來再做決定吧。」

    「可他不是文王後裔,看不到未來。」

    「或許他看不到未來,但,我所看到的未來,已經被他改變!」姬守愚的雙目比月圓更明亮。

    眾人愣住,也不知為什麼,只覺這話無比令人震撼,比方運寫出回氣詩和形成金聲玉振更讓人震撼。

    「他……真的能改變未來?」

    「他能!」姬守愚的聲音斬釘截鐵,鏗鏘有力。

    顏域空望著方運,微微一笑,道:「在聖墟的彗星長廊,我們就是望著他的背影,看著他一步一步向前,用自己的雙腳踏出新的未來!」

    「方運在,就一定有希望!」華玉青道。(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
最近更新小說